Monday, 27 June 2011

全民总统之人文关怀

全民总统之人文关怀

民选总统选举即将到来,有意竞选的可能候选人,都打出自己是最能真正凝聚和团结国人,带领人民迈步向前的最佳人选,同时,自己本身最最能做个全民总统。
由于不是权力中心,不是第二政治中心,同时又要超越党派,因此,民选总统是可以,也应该扮演好全民总统的角色。可能的候选人之一的陈清木就一直强调,看过5月的大选,出席了反对党的群众大会,他很担心新加坡社会出现分裂。因此,他想通过参加总统选举,凝聚国人,团结国人,不让新加坡的分裂加深。

另一个可能的候选人,陈亮也表示同意,赞成并支持这项做法,看法。最后一位宣布有意参选的人,陈庆炎更是获得总理的支持。曾与陈庆炎共事超过25年的李显龙总理十分肯定,如果陈庆炎当选总统,他必将成为一位能团结全民并为国家增光的国家元首。

是否是一个强势的总统候选人就可以扮演好这个角色?不一定。即使不是民选总统的黄金辉,当上总统后,身体力行扮演好总统的角色,渐渐的被国人接受,越来越受爱戴,最后,还被称为全民的总统。

人文关怀的素质素养

是什么因素使到一个普通人成为人人爱戴的全民总统?一个重要的因素是这个人要接近人民,要有人文关怀的素质和素养。
这里,我们回味一下纳丹总统说的一句话: 
‘We just can’t distance ourselves from the govt’.
他似乎是说我们要接近政府,我们不能远离政府。即是说,我们要亲近政府。要向政府靠近,听政府的话。一般人都害怕政府,如何亲近政府?害怕政府寄罚单;害怕政府请你喝咖啡;害怕政府要你交多些税;和害怕政府推出新条例不利自己的生意,生活起居等等。

 

总统要亲近人民,不是每年开放总统府几次就算了事了;不是参加出席几次慈善晚宴,就可以了。要像陈亮一样,把薪金拿出大部分做慈善,关心弱势群体。 要像陈清木一样,以医者的心关怀人民。


谁该靠近谁

纳丹总统的建议,是人民要主动接近政府,那么总统该靠近谁?是不是总统也要靠近政府?如果总统也要靠近政府,那么其独立性就令人怀疑了。到底是谁该靠近谁?政府靠近群众,还是群众接近政府,总统靠近群众,还是群众接近总统。令人迷惑,令人不得其解。

看来,纳丹总统的意思好像是说总统和人民都要靠近政府,听政府的话,团结起来,为新加坡的将来继续打拼。一点也没有错,新加坡人是应该凝聚起来,团结一致,共同为将来打拼。但是,一旦发生事故,谁将以旁观者清的态度来保护新加坡的国库储备?

理性思考 人文考量

陈庆炎是学数学物理的人,脑袋里是理性思考,从银行,内阁部长,再到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做的几乎都是数字工作。 由于出身和家庭背景,他看起来就像高高在上的人,虽然担任过议员,但是其基层工作,就不如陈清木。他也没有王鼎昌的工会经历,到底他了解多少民间的疾苦。因此,他也会和纳丹总统一样,民间如有疾苦,他会叫人民靠近政府,接近政府,而不是叫政府靠近人民,接近群从。

在这一方面,他也不像杨荣文。人文的素质不如杨荣文。杨荣文在脸书上说,他喜欢道可道,非常道,道德经,红楼梦,三国演义,孙子,还有沙士比亚的著作等等。他也不像王鼎昌,还记得他的那一曲月亮代表我的心吗?

数字是经济的,人文是群从的。

博士是比较适合做研究的,或许,陈庆炎更适合做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的工作,研究投资的回报,决定投资的项目,判断投资项目的内部真正价值。正如美国华尔街有好多高管是印度的数学专才一样。

但是,总统作为一个凝聚团结国人的象征,就不能样样东西都拿数字,讲经济,算回报。就正因为行动党一路来都是以这套思维来治国,所以,选票一路下跌。而作为总统,如果陈庆炎也是和政府一样的思维,那么如何监督国库储备,如何纠正由于数字经济的误判所带来的人文伤害。

超越数字经济境界

当新加坡的贫富距离一直在扩大的时候,一个搞数字,重视经济回报的人,会不会伸出同情之手,鼓励人们,提醒政府,要以人民的利益为前提,要政府主动靠近人民,要政府接近群从,聆听民间的疾苦。

陈庆炎在数字上是很够资格看懂储备金,了解国库的来龙去脉,但是如果要做全民总统,就要超越这个境界,要以全体国人,全体新加坡公民的利益来看问题。现在就是害怕他太过喜欢数字,没有以人文的观点来看问题。

或许,让他先当上总统,然后再慢慢人文化他。这个数字风险,国人愿意承当吗?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