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5 June 2011

全民总统之旁观者清

全民总统之旁观者清


不管是总统选举还是国会选举,每次选举都是很重要的。国会选举结束后选出新政府,总统选举后选出新的民选总统 -- 一个负责第二把国库储备钥匙的人。是否是以前没有总统选举,才会看起来不重要,还是以前的总统候选人不够大块头,所以不重要?

何以这次总统选举特别重要?

‘我决定参选是因为我相信这一次的总统选举是项重要的选举’这是陈庆炎的原话。

这么重要的选举为何现在才提出它的重要性。陈庆炎在宣布参选总统的记者会上特别强调本届民选总统选举的重要性。难道以前没有天灾人祸吗?以前的选举不重要吗?现在由于陈庆炎出来竞选,所以才显得重要,还是,行动党在5月的大选得票下降才显得民选总统选举的重要性,以防下次大选政权易手,落入敌方。行动党真是有远见的政党,尽然已经进入先发制人的地步了。

谁又能预料将来会发生什么事?但是,玄机是为何其他两位想参选的候选人和现任总统没有想到的事,陈庆炎尽然能提出来。早报报道:尽管宪法规定总统没有行政权,然而决定参加总统选举的前副总理陈庆炎博士认为,宪法并非一成不变的法律。要是国会考虑了国人的意见后,同意这部具有最高法律地位的法典仍可能进行修订,还是能修订的。

修宪为啥?

还没当选,就已经提到修改宪法。或者考虑修改宪法。这不是一般候选人敢回答的问题。虽然,陈庆炎说这是国会的权力,国人的意见,但是,人人都知道,谁是国会里的大多数,修改宪法不是一件困难的事,只要执政党说可以,就可以了。5月大选时,选民如果知道是这么回事,很可能结果会出现变数,多选几个反对党议员,不让执政党轻易修改宪法以及其他的法令。

独立性和旁观者清

有意参选本次总统选举的人都一直强调本身的独立性,要和行动党切割,不跟行动党有关系。唯独现任总统例外。这是选民的期待,因此,民选总统就是要有一颗清醒的头脑,以旁观者的身份冷静的保护着国家的储备。

陈庆炎71日离开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如果幸运当选,91日上任民选总统,那不是自己查自己的(旧)账吗?他是否能像其他候选人一样,没有看过储备,没有管理过储备,而能以第三者的观点看国家的储备,更加客观地看清楚国家的储备。不要忘记,政府投资公司和淡马锡控股也有联合投资项目,或交换投资项目,间接性的也能了解那边的情形。

先小人后君子 符合国家利益 

有人会说,你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以陈庆炎的德高望重,严肃态度,一定会公平对待国库里的钱。但是,有些事情就是要先小人后君子,因为,这是全体新加坡人民的钱,公积金的钱,国本的钱。正如纳丹总统说的选民要认真选择。他说,选民得自己根据每名候选人的理念作出判断。不过,他提醒选民有必要去了解到底什么才符合国家利益。

太过了解 太过投入

陈庆炎对整个国家的运作,国库的收支,行政管理,都太了解了。他对国家的激情,从他愿意挺身而出,为国服务看的出来。他说他不能坐视不理,因此,要出来竞选,而他自认能胜任。这点吴作栋也同意,更将陈庆炎形容为明显合适的候选人

在管理效益上,有好多大企业喜欢在企业外寻找接班人,担心的是内部提升的人入戏太深,太过了解,太过投入。 反而,无法做出变革,无法看清企业问题的症结,或是,在感情上无法做出大改变大决定来保护储备。我国好多大企业也是这么做,不然,那来那么多外来人才。甚至最近的部长大换班,也是希望能够以旁观者的立场来看问题,用不同的角度处理民怨。

太过了解反而误事,可能有人不能接受。应该是越了解越能有效解决问题,保护好国家的储备。这是见仁见智的问题。因为,王鼎昌出任总统前也曾经是副总理,也扮演好总统的角色。为何陈庆炎就不能呢?问题出在哪里。。。下文分解。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