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5 June 2011

市镇管理外包,行动党的亲民服务?

波东巴西单选区在5月大选被行动党收回后,凸显的问题是行动党的亲民态度;也展现了行动党事事要摆出一副专业服务的态度 - 专业到为民服务都可以假手他人,让一间公司来为民服务。

这里不谈原波东巴西市镇会的16位员工的问题,因为,“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行动党要怎样处理员工,是行动党的事。但是,从他们处理市镇的管理来看,确是道道地地的行动党作风,折射出严重的为民服务问题。

口说亲民,单独管理,为何要外包公司负责管理

司徒宇斌口口声声说要亲身管理,正如他自己建议不要把波东巴西归入邻近的行动党集选区,而要自己管好波东巴西,有能力管好波东巴西,但是,为何现在却还要动用外包公司呢?如果是司徒宇斌自己管理市镇,那16位员工,也就不用走人。他们可以在原来的岗位上继续为民服务。

原本寄望行动党能够通过亲身管理市镇内部的事务,好像詹时中过去27年来独立独行,没有外在支援的情形下管好波东巴西一样。 现在,这个希望没了。这也足以充分表现,说明行动党没有变,不想变,或是根本不要变。

行动党原本可以用波东巴西的自身管理,不假手与他人,把波东巴西管理得比詹时中更好,告诉国人,行动党行,司徒宇斌一人独立管理一个单选区,也能把市镇管理的好。现在看来是“自爆其丑”。还不是要通过外包公司来处理,来管理波东巴西。

问题是除了外包之外,不会管理市镇

看来,行动党议员是真的不会管理市镇,或者,他们根本无心管理,因为,他们除了议员身份外,还身兼数职。哪里还有时间管理市镇,这种粗重的工作,还是由外包公司负责,这些外包公司都是信得过的公司 - 你做事,我放心,钱多少,区民负责就是了。

政治真的这么简单吗?行动党如果要展现为民服务,就要叫司徒宇斌亲自管理选区,而不是借外包公司之手,以专业外包公司之名,行管理之权。如果真的这样简单,下回大选,我们投选外包公司就好了。何必多此一举,选什么代议士。

外包公司是行动党议员的防火墙?

如果是自身管理,一旦发生什么事,议员必须负责。现在,有了外包公司,如果做得不好,外包公司可以被替换,议员可以有机会脱身,把责任推给外包公司。这不是一堵防火墙吗?外包公司拿人钱财,当然有义务替人消灾。

还记得有一个集选区出现组屋女尸水槽事件吗?外包公司一层一层的包下去,好像跟议员本身没什么关联,结果是,建屋局发出新的指令,更严格管理组屋水槽,而议员只是喝喝几口水,事情就这么结束了。看来,专业的外包公司,只会程序工作,是专业的ISO公司,因为,人民的事情是议员的事,跟他们无关。这又是一一桩政府与人民脱节的事件。

不知道读者有没有发现,当这件事发生时,后港市镇理事会发表声明,列出有关组屋水槽的管理细节,我们就是看不到其他市镇理事会的相关条例和声明。从这个例子,我们看到自身管理和外包公司的不同。什么是为民服务,什么是亲力亲为。或许,这也说明为何后港单选区,即使换一个工人党的候选人,还是得票再度高升的原因吧?

以外包思维,处理市镇会的储备

这种外包思维,需要依赖外包公司才能做事的思维,延伸出来的为民服务的态度,和处理人民财务的心态,也表现在市镇会储备的投资上。如果是把人民的钱当做外包的钱来处理,信任外包公司的专业投资策略,当然投资在迷你债券,雷曼兄弟也是可以理解的。

同理,如果投资错误,那是外包公司的错。作为议员,我们已经研究投资策略,选择了一个可靠的投资公司,回报不理想,错不在议员,而是投资公司。现在我们人民才知道,管理市镇会的议员原来是“非执行人员”,什么事都是外包公司负责,出了问题,找外包公司负责就是了。

如果行动党议员是这个心态,这个思维,看来下回大选,多几个下台,是绝对可能的事。

再延伸一点,行动党政府,通过政府投资公司,淡马锡控股,把国家的储备投资出去,不知道是不是这样的思维,这样的心态。而政府投资公司,淡马锡控股把投资工作外包出去时,是不是也像市镇理事会外包工作时所持的思维和心态一样,对其后果也抱着同样的责任反映。

这个问题值得深思,这个问题我们是否也应该问一问即将出现的总统候选人。因为,总统是保护国家储备的把关人,手中拿着另一把钥匙。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