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4 June 2011

从处理炸弹事件看政府的公关和思维


炸弹风波,从最初的警方不受理,到武装部队将炸弹移走,再到警方认为是沟通出现问题,整个过程,好像演出一场戏剧.无论如何,戏中的导演还是政府,因为,政府是管理警方,武装部队,公共部门的最后负责人。作为主角的警方在危机处理,公关应对,思考思维上,在在都反映了政府以及行动党的思考模式。

姑且不论是不是沟通出现问题,在公关上,在人民的眼中,政府在处理这个问题上,不能不说让人怀疑其诚意。 因此,这起事件才会引起人民的误解。虽然警方一再强调任何涉及公众安全的事宜,警方都不会置之不理。但是,在公关和形象上,却使到政府在办事能力和危机处理上,让人不够放心。

行动党,政府,公共行政的思维

公务员的思维在一定程度上也是行动党的思维。一直在想,警方是基于什么原因,认为炸弹应该由私人来处理,而不是交由警方来处理。然后,又开记者会澄清说,无论是公共场所或私人土地,只要涉及公众安全,警方责无旁贷。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出来强调人命关天,警方一定会出来处理这件事的。现在,才来开记者会,似乎是有着‘事后孔明’的感觉。

虽然在记者会上,警方表示将会在内部将通过例常的行动检讨审查这起事件的作业过程,检讨将来如何更好地向业主及公众传达正确的信息。但是,经过炸弹风波后,政府和警方在形象上多多少少都会受到一定的伤害。

除了形象问题外,另一个需要探讨的是思维问题,政府通过警方和其他政府部门,执行政策,处理问题,解决问题,危机处理,他们是怎样考量这件事,是以怎样的思维来处理民间的问题。警方的反映,是否是基于以下的考虑:

经济功利的理由:
这是比较直接的原因,因为,行动党讲效率,讲金钱。检查炸弹要2000元,拆个炸弹要8000元,把炸弹搬走的最低费用是1万元。最新的估计是移除、销毁的工程大约需耗费15000元左右。基于这个原因,政府不想,警方不愿纳税人负担这笔费用。

事不关己的考量:
这件事发生在私人的地方,应该由私人来处理,警方只是负责公共地方的安全,就好像私人公司,工厂,购物中心等,有自己的保安,这些内部的事务,警方不加以理会。因此,警方强调的是这是私人的地方,他们不能插手管这件事。希望警方的 内部检讨也把这种事不关己的考量和思维也加入在检讨中。

个别警员的判断:
个别警员个别警队在分析这件事情上,做出决定,这件事是属于私人的责任,炸弹不在路上,不在巴士站,不在地铁站,不在飞机上,不在船上,因此,没有威胁到公丛的生命安全,所以要由私人来买单,负责清理这颗炸弹。警方内部的审查也要针对个别警员个别警队的判断能力加以检讨。

人命生命的价值:
比较严重的看法,警方把有可能发生在私人地段的炸弹炮炸看得比在公共场所的炸弹炮炸来得轻,人命在私人地带比较不重要,而且人数较少,因此,这两个地方的生命价值有所不同,人多,而又是公共场所,人命就比较值钱。

恐怖分子的利用:
最为可怕的是,这颗炸弹如果不幸落入恐怖分子手中,让他们有机会利用炸弹内部的弹粉,重新包装,加以利用,危害社会。根据报道,好像私人公司也可以处理这样的炸弹,如果这样,恐怖分子也可以通过一些手段得到这些弹粉。

炸弹风波的联想

炸弹风波引起联想,很可能不只上述几点原因和后果,还可以有其他的原因及结果。不论基于什么思维和考量,炸弹可不是一般的东西,这是一个可以导致人命伤亡的杀人工具,当警方在决定这件事应该是私人和公共利益时,有没有考虑到人命关天,以及其后果的严重性有多大吗?

这使我想起几天前发生在家里的一件事。厨房的屋顶由于楼上漏水,导致厨房的灯发黑,发出臭味,几乎烧起来。女佣看到不对,但是却没有及时关掉电源,还特意跑来急急忙忙说厨房有事。幸好,还来得及把电源关掉,才没有导致大火。

如果真的发生大火,要怪谁呢?难道要怪女佣吗?难道要怪楼上的住户吗?作为主人,我们有没有给女佣足够的培训呢?我们有教导她危机处理吗?事情的发生有好多原因,有个人的,有集体的,也可以通过培训来减少意外,也可以通过个人的高警觉性来避免意外发生。但是,做为导演的政府,在主导政府行政人员的思维上,公关上有着决定性的作用。行动党和政府可以通过这次的炸弹风波,从中吸取教训,改变为民服务的形象。

公布内部检讨的结果

警方现在说,会设立内部检讨,但是警方更应该向人民解释为何有这个想法,如何定义私人和公共利益,是否是不愿浪费公款来协助私人处理炸弹,还是个别警员或警队误判炸弹风波。因为,从这里,从警方的解释中,我们可以看出行动党的思维,政府的思维,以及他们是如何通过警方展现出来,他们的为民服务的精神。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