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7 March 2013

是谁架空检控酌情权 - 政府,主流媒体还是社交媒体?


检控酌情权,即是要不要提控一个人,要不要控告一个人,基于什么理由,法律有好多条,又是以哪一条来提控比较适合,甚至,控告一个人的胜算把握,总检察署都要考虑清楚,做出公平公正的判断。

由于新媒体的冒起,社交媒体的出现,大家多了一个舆论的平台,这的确会对总检察署造成压力。这个压力有着正面意义,对总检察署的检控工作是否做到公开公平公正,合情合理来个体制外的监督。

在压力下,总检察长庄泓翔在检控研讨会的发言和发表的看法,值得体制内和体制外的人一起来三思:  
【他指出,新加坡民众受的教育越来越高,更愿意提出质问和批评,甚至挑战检控决定,包括是否提控的决定。民众如今不单从主流媒体,也从新媒体获取消息。如此一来,一个互动和通常匿名的社群会即刻制造和传播信息,不管信息是否真实。】   
早报37

不知道,总检察长的这番话,是否是说网上的言论和信息,《如此一来,一个互动和通常匿名的社群会即刻制造和传播信息,不管信息是否真实。》是不可靠的。

或者,我们从另一个角度来看问题。50年来,在一党独大的背景下,以及在国会拥有绝对修改法令的有利条件下,行动党政府当然会把法令法律修改得对自己有利,总检察署是不可能违反法令,它只能根据这些法令条例来进行来检控工作。

这样一来,如果公众对某一条法令条例觉得不合理,不满意,当然就会觉得,提控的工作没有做到公平公正。因此,归根结底,如果法令条例一开始就出现问题,就出现偏袒,接下来的检控,不论如何包装,公众都会有意见的。

2012年出版的《独裁者的法律准则》(Authoritarian Rule of Law) 一书中,作者Jothie Rajah指出:这个个案希望描述新加坡的独裁主义如何显示“法律”。 如何通过国会去除国家权力的障碍,并且强化这个‘事实上的一党国家’的霸权。#1

政府可以通过国会修改法律,就好像国会通过《人口白皮书》一样,接着政府就去执行白皮书的内容。即使,公众要求全民表决,行动党还是装作看不到,听不到。法令条例修改后,总检察署,当然只能依法办事,不然就是藐视国会和法庭,违反修改过的最新版本的法令条例精神。 
【或许,对总检察长来说,不进行全民表决,不听公众的诉求,也像《如此一来,一个互动和通常匿名的社群会即刻制造和传播信息,不管信息是否真实。》因为行动党政府不知道这个信息是否真实。吴作栋也说了这只是一小部分人的意见。所以,政府不能答应全民表决的要求。】
《独裁者的法律准则》也特别强调,行动党政府通过修改法律,实行比英国人更为严格的法律来强化一党独大。因此,行动党的霸权地位,不是我们表面认为的选区划分,选举制度,集选区,非选区议员,官委议员,市镇理事会等等。它在法令条例的处罚变更,趋向严格,也为行动党一党独大立下汗马功劳。

这种修改法律的权谋,通过国会合法集中权力的做法,是《独裁者的法律准则》给我们指出,从另一个方向看问题。这个说法和新加坡国立大学法学院的王江雨教授的看法有一定的相似: 
[不过,新加坡民主不是典型的西方式的民主,因为李光耀某些做法是不符合现代民主社会要求的做法,他的权谋更多体现在法家韩非子权术式或者马基雅维利权术式的方式上面。] 
http://overseas.cn.yahoo.com/ypen/20130211/1602716.html
或许,对懂法律,搞法律的人来说,他们都明白这个道理,总检察长当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他的话,或者不是说给公众听的。而行动党搞法家这一套,也的确能够为君为党服务,而不是为民为人服务。


因此,英国早前立的法,事实上是比较仁爱,比较儒家的。但是,到了李光耀手中,就改变法律,更为严格,更为法家。这样一来,对于一党独大的巩固就更加有利了。

总检察长似乎不需要过于焦虑社交媒体的言论,网民是不能改变已经定下的,国会通过的,修改过的法令条例。因此,他认为检控酌情权‘不可以、也绝对不能被公众的舆论操控。’的说法,是有根据的,或许他要向政府表明立场,至于是不是说给公众听,那就不怎么重要了。

总检察长还举整形医生吴志良教唆老员工提供假资料给交警、谎称是超速驾驶这件案件为例子。他说,这些激烈言论主要因为对刑事程序和刑法缺乏认识导致的。

这里面又有另一种考虑。公众就是选民,选民在大选时选出国会议员,国会多数党领袖就出任总理政府部长。这些人是公民选出来的。如果正如总检察长说的,这些人‘对刑事程序和刑法缺乏认识’导致言论激烈,那么,这些人也很可能在‘缺乏认识’的情形下,而反对行动党,不支持行动党。

那么,如果新的政府出来,把过去行动党不合理修改的法令条例更正过来,不知道总检查察长,到时是如何诠释‘这些激烈言论主要因为对刑事程序和刑法缺乏认识导致的’。那他是否会守着旧框框,还是跟着新法令条例走。作为守法的总检察长,当然是跟着新修改,更正过的法令条例走。

在民心思变,选举制度变不出新东西,法令条例不可能更严格的背景下,不知道行动党还会有什么秘密武器还没有使出来?

#1
The case studies of this project illustrate the ways in which Singapore authoritarianism expresses itself through ‘law’, with legislation removing constraints upon state power and reinforcing the hegemony of the “virtual
one-party state”.

1 comment:

  1. 这么多年来, 执政党从草根政府, 关心人民生活的政府转变成为精英治国的经济挂帅的团队, 变成一党独大的你民我主的的政治机制。
    我不懂法律,可能也有很多人像我这样,触犯了法律才知道法律的存在,在我们的小岛国, 可能罚款就是法律的代名词之一: FINE IS FINE,地铁出问题, 罚款,公交出问题, 罚款通信出问题,罚款等等。而我们只能等着, 地铁没问题了,可能起价,公交没问题了,可能起价,部长已经发话,看来肯定涨价。我们似乎没有了话语权。每每在公交系统出问题的时候, 站出来讲话的不是企业负责人, 而是政府部长, 私营的公交通信系统在我的心的心中,似乎就是国营的政联公司。一位好心的议员说在特定的时间给予免费乘搭公交地铁,可能吗?我们这里还有免费的午餐这回事吗?等吧, 2030年以后。
    有人说这次的财政预算案是劫富济贫,也许是吧,其实我们都习惯了给五毛还一块的做法, 问题是我们先拿到五毛钱大家高兴,还一块钱是煮水青蛙的事。
    财政部长或者感觉到, 现在对政府感觉不爽的是首英文教育的中产阶级主流,什么都敢说,也许什么都敢做。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