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3 March 2013

只要改变不要鸡肋,行动党的苦头来了。

鸡肋就是鸡肋,整形后的鸡肋还是鸡肋。行动党就是行动党,预算案后调整政策后的行动党,还是没有改变的行动党。
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因此,这是一种选择。行动党抛出鸡肋预算案,以及其他的鸡肋政策和措施,无非就是希望选民选择相信行动党的改变,误导选民认为政府是真心的聆听民意。但是,一个执政50多年的行动党,会违背它过去的成功模式,做出重大改变吗?

因此,行动党只能推出鸡肋,又为鸡肋整容,使它看起来像鸡腿,让人们幻觉这是好东西,行动党已经做出改变。但是,整容过的鸡肋,只是修整而已,调整政策而已,因此,它只能是无肉的鸡肋,表面改变而已。

历史的发展,往往有时候偏偏发生的无力反击的情形。当行动党最需要魄力领袖的时侯,却没有出现这样的人才。东西德合并,苏联解体,茉莉花运动,甚至更早的蒋介石政权。这里不讨论谁对谁错,当政者的政治智慧和领导能力,在最后时刻,是有可能扭转局面的。可惜,行动党现任领导人没有魅力人物。

看看行动党目前的领导层,我们看不到这样的素质。因此,没有‘料’,即使行动党想变,也很可能变不出东西来。再加上过去累积的包袱,更不可能跳出思维的旧框框。一个一直向右走的政党,有可能一下子往左走吗?除非行动党能像50,60年代那样,有那样素质的领导,从左走向右,背弃为人民而行动的原则。

这里从几遍发表的英文博文中,找出行动党不能,不会,也不愿改变的原因:

只有行动党是最好的
主流媒体一直是行动党手中的王牌,而且,只知道说反对党不好,行动党最行。这个情形不可能改变。就像法国大革命后,革命党人初期犯的错误,一直被敌对派,敌对国拿来当革命不好的负面教材。#1

法国大革命的一切都是不好的,魔鬼式的。The Contrast 1792 wikipedia

新加坡主流媒体,不也是对在野人士,反对党进行这样的攻击吗?不只是针对在野党,主流媒体还时不时的选择偏见式的报道。#2 海峡时报在榜鹅东补选前的选民调查,故意做出误导性的民意走向,最后在网民的压力下,不得不做出道歉。

东印度公司的管理
把国家当成公司来管理,这更不可能改变。不然如何维持‘高薪养廉’(真的吗?)。1819年新加坡开埠以来,从来就没有摆脱殖民地的管理方式。东印度公司唯利是图的管理,由英国总督接着顺理成章的接管过去。#3

1876-78 印度大饥荒,粮食还出口牟利。 wikipedia
不幸的是,1959年自治,1965年独立后,行动党政府还是没有摆脱这个殖民地时代的管理方式。不单如此,它还变本加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把新加坡转化成世界上最成功的经济模式。在这样的背景下,行动党会做出重大的改变吗?

最快最容易的解决方法 人口经济
新加坡要用最短最快的方法赶超发达国家,把其他小龙抛在后面,就是还是依然是利用人力来拉动。这从其他小龙人口增加幅度(另一个是汇率)没有我们这样快看出来。
Year
Total Population ('000)
Singapore Residents ('000)
Prime Minister
1990 (Census)
3,047.1
2,735.9
Goh Chok Tong
1991
3,135.1
2,794.7
1992
3,230.7
2,849.8
1993
3,313.5
2,904.5
1994
3,419.0
2,959.4
1995
3,524.5
3,013.5
1996
3,670.7
3,068.1
1997
3,796.0
3,123.4
1998
3,927.2
3,180.0
1999
3,958.7
3,229.7
2000 (Census)
4,027.9
3,273.4
2001
4,138.0
3,325.9
2002
4,176.0
3,382.9
2003
4,114.8
3,366.9
2004
4,166.7
3,413.3
Lee Hsien Loong
2005
4,265.8
3,467.8
2006
4,401.4
3,525.9
2007
4,588.6
3,583.1
2008
4,839.4
3,642.7
2009
4,987.6
3,733.9
2010 (Census)
5,076.7
3,771.7
2011
5,183.7
3,789.3
2012
5,312.4
3,818.2

Dept. of Statistics, Singapore

李显龙当总理用七年时间把人口增加一百万,同比,吴作栋却用了10年。#4#5 事实上,我们的经济在2000年代,甚至更早就应该转型,但是我们却没有这么做,或者不愿意改变。(吴作栋在做总理的最后三年2001-2003,新加坡人口并没有增加,这代表什么,想转型但是接班人却不愿意吗?难怪我们的瑞士生活无望。#5

因此,总理想出来的方法就是持续的人口(sustainable population)而不是持续的新加坡(sustainable Singapore)。#6

帝国伙伴中间人协助
英国帝国主义的殖民统治,不能只靠自己人。在印度,它就需要帝国伙伴这类中间人协助管理这个庞大的殖民地。因此,殖民地政府就培养了很多当地精英,由他们来负责政府的行政管理工作。#7

这些当地精英当然也乐得为君为民服务。除了当地精英,当然英国外国商人,也到印度做生意。大家为经济打拼,在医药保健,金钱,教育,社会地位都有所提高,互惠互利。

今天的新加坡当然依然有这些中间人,国内国外都有。因此,当工人党提出本身的人口政策时,我们就看到外国商会,本地商会,餐饮业公会,中小型企业公会等等都出来喊话。

行动党这种帝国伙伴的思维,维护伙伴利益的思维,不可能一下,甚至不可能去掉,所以,想要行动党做出大改变,是不大可能的。

独立思考的兴起
新加坡独立了这么多年,现在才慢慢出现独立思考。或许是媒体的控制,或者是帝国伙伴的思维,或许经济压过一切,或者人力太过便宜(本地低收入家庭),人们懒得独立思考。

但是,这种局面是不可能维持长久的。香港,台湾都出现港独,台独的思维(这里不讨论‘独’的正确与否),这显出这些地区人们的思维出现变化。#8 我们又怎能成为一个意外呢!

新加坡作为一个独立国家,其实,更应该有独立思考的机会。但是,行动党一党独大太久,我们的独立思考却被经济压下,直到我们被经济压倒忍无可忍,贫富差距越拉越大,才开始思考国家的未来。

行动党当然不希望看到这种局面的出现,也不希望改变。但是,这种独立思考却要求行动党做出改变,越来越多的的人,尤其是年轻一代,喝着行动党的奶水(教育),但是却是在投选在野党的气氛下成长。因此,改变和独立思考已经是一种诉求。

在建国初期,大家经济状况都不好的情形下,有鸡肋吃,应该是很不错了。但是,随着经济的蛋糕越来越大,有人却连鸡肋都吃不到。这不是变相退步吗?因此,他们只能寄望在改变上。日子久了,连中产阶级都觉得他们有可能也要吃鸡肋,这种危机感,不得不令他们也要求改变。

但是,行动党还是一直没有改变的诚意,反而邀请人们出席对话会,端出来的又是鸡肋。最强有力的证明行动党不变之心的是:该党议员林伟杰说一句话:即使遇到政治海啸失去政权,行动党还是要维持原则,只要对新加坡有利,行动党就去做。#3

看来久候的改变未到也不会到,行动党的鸡肋最终将变成行动党的苦头。正如林伟杰议员说的即使这是政治自杀,行动党也不怕。#3

#1


#2

#3

#4

#5

#6

#7

#8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