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1 March 2013

行动党的推理:客观蝴蝶乐,主观青蛙悲。

客观海阔天高,主观固步自封。新加坡在更年期后,将会变成一只快乐的客观花蝴蝶呢? 还是一只悲哀的主观笨青蛙?还是猪八戒照镜子,什么都不像。成了一个无魂无魄的三不像?
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马凯硕教授最近在报上发表了《蝴蝶青蛙论》#1.间接性的说到,未来新加坡核心的问题。他说,新加坡正处于转化的过程中,但是这个转变不是物质或者思想,也不是经济或者政治层次上的转变,而是更高层次的精神和魂魄塑造。 
【新加坡的精神领域在塑造中,新加坡魂魄在被重新定义。】it is taking place in the spiritual sphere. The soul of Singapore is being redefined.#1
研究院作为行动党最高的智库之一,到底新加坡的精神和魂魄要如何塑造?如何形成?过去,我们在人文方面的忽视,为何现在却重视起来,难道这跟蝴蝶梦,青蛙情有关吗?

院长提出蝴蝶和青蛙两个极端发展方向:蝴蝶客观,自由的快乐地在花园飞翔;而青蛙主观则在井底不高兴的哇哇叫。客观来说,我们应该朝向快乐的结局。但是,主观来看,我们又很像往不高兴的路上走。#1
就是说:我们在客观意识上要求快乐,但是,在主观行动时,却又要往不高兴的地方去想。这是不是一种精神分裂?又要马儿好,又要马儿不吃草?

当然,他指的是两种极端现象。事实上,新加坡也的确有这种现象,贫富差距就是一个例子。有些人可以自由快乐的到处飞,有些人却连栖身之地都没有,自然也高兴不起来了。

因此,新加坡的精神和魂魄塑造要走中庸之道?即是,有喜怒哀乐;有时高兴,有时不快乐;应该快乐,就快乐?一个最大的转折点就是行动党已经无法主导这个历史过程。

50多年来新加坡的发展,虽然是行动党策划,主导,但是,它的发展却未必是行动党希望看到的。而院长说,我们现在还在更年,还未成形。但是,新加坡核心已经被提出来了。只是,大家还是有些迷糊,如何为这个核心定下一个规范,内容,包括什么,什么人在内,什么人在外?

如果我们以国民服役作为核心,这样一看就比较清楚,围绕在公民责任,国民服役核心,然后在把它扩大,包括家庭,工作,学校,孩子,父母,朋友,同学。。。当然,这样一个狭义的核心,很容易被有心人认为是一个排外的核心,因为,我们需要外人来协助新加坡的成长。当年,行动党设计国民服役时,是否是要构建一个核心,还是另外有其他的目的?

无论如何,国民服役肯定是个核心,没有这个基石,新加坡人的认同,凝聚力就形成不了。

但是,这个核心会不会有一天走向井底之蛙的道路呢?或者,在行动党看来,这个核心离行动党的理想,行动党的精神魂魄塑造越来越远?因为,它越来越主观,越来越不快乐,要求越来越多,行动党无法满足呢?而行动党本身却要做花蝴蝶,飞来飞去,花枝招展的以各种美丽吸引俊才,客观乐观的面对外人?

或许,以下的例子能够让我们看清楚谁是客观主观,为何有人快乐有人愁:

美丽的花蝴蝶可怜的傻青蛙1 –医药费
【但其实根据卫生部的数据,大部分住院病人须用现款支付的医药费并不多,80%受津贴病人只付少过100元的现金。卫生部是在2010年和2011年,分析了所有B2C级病房病人的费用后发现,每10个病人当中,有8个的费用在扣除了政府津贴、保健储蓄(Medisave)或第三方保障(如:雇主保险)后,需自掏腰包的费用少过100元。如果还是无法负担医药费,还可以通过医院的医疗社工,申请保健基金(Medifund)】news.omy.sg
花蝴蝶客观快乐的认为医药费很低,少过100现金
主观的傻青蛙则认为保健储蓄,保险也是钱,而且不是人人都可以申请保健基金。

美丽的花蝴蝶可怜的傻青蛙2 –接班人 
【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宣布,人力部代部长陈川仁已代替他,成为马林百列集选区的坐镇部长。吴作栋今早在个人面簿上表示,他已在昨早举行的马林百列集选区会议上,通知议员和行动党支部领导有关安排。陈川仁将代替吴作栋,带领由议员谢健平、陈佩玲和花蒂玛医生组成的马林百列集选区团队。】news.omy.sg
花蝴蝶客观快乐的认为集选区是他们家的事,他们换人坐镇,跟选民无关。他们还很高兴的认为,集选区有部长坐镇,就有保险。
主观的傻青蛙则认为选情变了,行情变了,不是行动党说了就算了,决定权在选民手中。行动党这么做,他们不高兴。

美丽的花蝴蝶可怜的傻青蛙3 –组屋出租 
【国家发展部长许文远表示,组屋不能一建再建,否则多达9万名“包租公”“包租婆”将吃亏。政府今年将推出25000个新组屋单位,但许文远强调,当局无法每年都建造这么多的组屋,这是不切实际的,国人的拥屋率已很高,但每年只有15000对新注册的新人。“如果不断建造组屋来满足新家庭需求,那旧组屋怎么办?那些可以出租组屋的年长屋主,他们要去哪里找租户?而租户通常是那些负担不起买新组屋的人。”许文远透露,本地目前有4万多名组屋屋主出租屋子,另外有三四万名屋主出租组屋房间,加起来多达九万名屋主收取租金作为收入。】news.omy.sg
花蝴蝶客观快乐的为“包租公”“包租婆”着想,而忘了《居者有其屋》的政策。几时开始,行动党为“包租公”“包租婆”想得这么多,为他们养老,医药费用而担心。
主观的傻青蛙则认为组屋何时才建好,几时才可以入伙。听到这个出租伟伦,傻青蛙能不生气吗?

蝴蝶梦是个仙境,要客观看问题才能到达。井底之傻青蛙如何能够理解呢?夏虫不可以语冰,蝴蝶又怎能理解青蛙有一天可能变成王子,自由自在快乐的和公主在一起?蝴蝶未必客观,青蛙未必主观,快乐与否,高智慧的院长可能还悟不到其中的阴阳变化。

#1
it is taking place in the spiritual sphere. The soul of Singapore is being redefined.
No one can predict the final outcome of this metamorphosis. There is a range of possibilities. Let me suggest two extreme possibilities using analogies from natural results of metamorphoses.
Singaporean society could either emerge as a happy butterfly, flitting around in a garden city, or it could emerge as a lonely frog, croaking away unhappily in a little well.
Objectively, the odds should favour a happy outcome. Subjectively, we seem to be headed for an unhappy outcome.
http://www.straitstimes.com/breaking-news/singapore/story/singapore-butterfly-or-frog-20130309

1 comment:

  1. 看了这博文,想起此寓言。。。

    医生到处宣扬,称自己医术高明,能够治好世上所有疑难杂症。行医口号为:只有想不到之病,没有治不好之人。其自信程度,当真世上无人能及。

    单纯村民竟然很容易就相信这种自吹自擂,也许大多数人都是单纯之人,而一旦他们当中出现异类,总是那么容易引发关注。加之这医生也确实医好过一些头痛脑热之类不舒服症状,好像为虚假宣传做了伪证,而这伪证也竟然就起到了效果。每日找上门来看病之人竟然还不少,这庸医内心那个喜啊,真正无以复加,整天得意地笑,还尽装在自个心窝里面,不让别人知道这个小秘密。

    不料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高兴过了头没提防就出了岔子,而且岔子出得还不小,关乎自己安逸生活能否保得住。话说有一名患者登了门,庸医拿眼一瞧,心里咯噔一下,情况有点不大对劲,咋的啦?那患者叫一个气色差!脸上蜡黄毫无血色,面如死灰,眼皮半耷拉着垂下,从中并不能发现半点生存光芒。庸医有一种强烈预感,凭自己能力可能没法搞定。

    但也不能把上门生意拱手让人不是?就是没这个金刚钻还不兴强揽个瓷器活?还就不信这个邪!挽挽袖子就准备干活啦,尽管心中有些忐忑,那也无碍,干大事不拘小节。何况患者进门那句话多诱人,“大夫,您就行行好,帮我治好这该死的病,无论花多少钱我都愿意!”

    http://chinafable.hj.cn/shownews.asp?NewsID=8103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