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6 March 2013

组屋部长职位出租,是为人民还是行动党着想?

部长职位通过非选区议员身份出租,的确证明行动党知道未来的大选,将会有更多现任部长落选。因此,需要通过非选区议员这种变通,来出租部长职位,填补空缺。

组屋出租和部长出租有啥不同? 包租公包租婆不能理解,政府让他们把组屋出租,赚取租金,为何跟部长职位出租给非选区议员有什么关系?难道,这些出租部长还会把议员津贴分给包租公包租婆吗?不是的。他们的共同点是行动党的变色龙政策,政策改变后的结果。

50年来,行动党的变色龙本色一直都没有改变。为了目的,什么原则,什么基本的理念,都是可以改变的。因此,组屋从居者有其屋,发展到今天组屋出租,这里面就可以创造不少经济利益。包租公包租婆赚的是租金,政府赚的可就大了- 组屋涨价。

许文远如果没有说出‘9万名’这个数目,我们很可能不知道,新加坡竟然有这么多家庭要依靠组屋出租来维持生计。因此,许文远猫哭耗子要为包租公包租婆请命,不能继续增加新组屋了。
 【国家发展部长许文远表示,组屋不能一建再建,否则多达9万名“包租公”“包租婆”将吃亏。政府今年将推出25000个新组屋单位,但许文远强调,当局无法每年都建造这么多的组屋,这是不切实际的,国人的拥屋率已很高,但每年只有15000对新注册的新人。“如果不断建造组屋来满足新家庭需求,那旧组屋怎么办?那些可以出租组屋的年长屋主,他们要去哪里找租户?而租户通常是那些负担不起买新组屋的人。”】 
http://news.omy.sg/News/Local-News/Xu-Wen-Yuan-Zu-Wu-Ruo-Yi-Jian-Zai-Jian-9Mo-Wu-Zhu-Jiang-Chi-Yu-144565 
组屋原本的目的就不是赚钱生意。但是,在有利可图的经济魔力推动下,政府就慢慢地修改条例,从一个房间出租,到甚至可以整间组屋出租。这样一推,就把新组屋的价格给推上去。因为,组屋不再是只拿来住,而是可以生财的工具,既然是生财工具,就要依靠市场来决定价格。

所以,政府每每告诉新加坡人民,建屋局的新组屋也要看市场走势,事实上,政府已经给予津贴了,政府没有从组屋售价中赚钱。当然,如果和私人楼市相比,政府很可能会说自己少赚很多,尤其是最近新组屋与组屋转售价脱钩的新政策出炉,表面上就是要压制新组屋售价。

为何以前可以多建组屋,而现在不能呢?
政府多推出新组屋单位未必是件坏事,因为这能让组屋转售价格更稳定。 建屋发展局前局长刘太格博士,昨天应宜居城市研发中心(Centre for Liveable Cities)邀请,就新加坡公共住屋政策的成功之道发表。他之后接受记者访问时说:我们以前也有这么做过,推出比市场需求还多出一些的新组屋数量。若多推出几百个新组屋(单位)能为市场降温,何乐而不为。 
新加坡每年只有15000对新人结婚,但政府今年却会推出25000个新组屋单位,有人担心新组屋日后将供过于求,导致大批组屋滞销。 刘太格也曾担任市区重建局局长。问及应该如何确保组屋价格是国人可负担的起时,他认为政府决定将新组屋与组屋转售价脱钩是个好的举动 
他说:我们应该单独看待预购组屋,并推算出合理的价格。若我们能在这方面做好,再配合即时的供应,组屋转售市场将能自我进行调节。我觉得一个基本的理念就是应该尊重市场力量,若开始干预转售组屋的价格,这将搅乱市场情况。  
刘太格认为,若要把组屋价格维持在可负担得起的水平,建造新组屋时应避免效仿公寓,因为使用昂贵的材料将推高组屋价格。谈到建屋局的主要宗旨,刘太格认为应该回到最初的定义,即为公众提供可负担得起的住房、利用现有的预算为居民建造最大空间的住房,减少过多装饰、即时提供足够的组屋供应,以及确保居住环境宜居。(早报, 322日)

行动党垄断取得经济利润大蛋糕

从经济学原理来看,赚大钱是要靠经济利润或者租金economic profits/rents. 而要达到这个目的,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垄断,不让市场竞争。不然,难一点的就要靠设计独特,不容易模仿,再难一点就是要不断创新,领先他人。

(行动党政府自从执政以来,就是依靠垄断,但是也用了不少设计和创新。组屋的使用和申请,公积金的使用和申请,选举制度的设计,创新。这些垄断,设计,创新,不是其他国家能够容易学习到手的。)

在一党独大下, 行动党为何需要不断的更改条例呢?组屋如此,公积金是如此,当然选举制度也是如此。因为,只有在不断地改变中,市场出现变化,新的经济利润才会出现。

的确,有些人在行动党新创造的经济利润中得到了一些好处。例如,组屋可以出租,组屋价格上涨,公积金买股票,房子,也赚到了钱。但是,赚到最多钱的却是行动党政府,大部分的经济利润都跑到政府手中。

不要忘记,能够从政府创造出来的新经济利润中得利益的人,一定要有一些家底。手中要有组屋,手中要有公积金存款,才能参与分享这块经济利润蛋糕。如果你在等组屋,没有组屋,没有公积金存款,对不起,你的那份经济利润就归政府所有了。

这种情形,最好的例子就是选举制度。如果说组屋,公积金,部分新加坡人还有分到一些一小部分经济利润,那么,选举制度的改变,选民就连一点经济利润都分不到。就以我们认为有突破性的 2011年大选来说,行动党得票60%,议席却超过90%。这不是一个垄断经济利润的结局吗?因此,当我们回头望一望过去,这么多次大选,次次大选的经济利润都归行动党所有。我们自己是否应该反省一下,组屋公积金多多少少都分到一些经济利润,为何单单选举没有。

不单我们反省而已,行动党也在反省,要如何完善选举制度,改变条例,加强垄断地位,继续独享经济利润。因此,行动党就试探性的提出非选区议员出任部长的建议。其目的就是即使有多几个部长落选,行动党还是可以通过出租部长职位,找到部长人选。

【如果增加10个非选区议员席位,并假设行动党的得票率与它在上届大选一样是60%,那该党就可获得六个非选区议员席位。其余四个则归主要反对党,席位分配同样以个别政党的得票率为依据。
  柯新治也主张,这些新增非选区议员的职务和权利应同其他议员一样,唯一的不同是他们无须负责选区工作。
  “行动党非选区议员也有受委为部长的资格。这使吸引才俊加入国会和政府的工作,不如以往般困难。如果采纳这样的一个制度,优秀的候选人不会失去服务人民的议席。” 】
(早报, 3月24日)
组屋,公积金,选举制度,原本的目的就是以人民的利益做出发点。居者有其屋,有家最好。公积金养老,不依靠他人。单选区选举发扬民主精神。但是如果这些制度都依原来的面貌,原来的原则和精神来办事,行动党就没有机会创造经济利润了,不可能一党独大,垄断一切了。

因此,我们看到行动党政府时不时,一直要改变条例,设计,创新制度,美其名是为了改变,变得更好,更加适应环境改变。是否如此?还是要一直垄断下去?

对于人民的基本需求,应该是回到原点,回到正常利润去,回到最初的定义 (刘太格语)。经济利润的发生,在分配上,就会让行动党有机可趁。行动党就是要继续垄断这个经济利润,不让正常利润出现。因此,它只有继续依靠垄断手段来维持下去。因为,行动党不想模仿他国的开放,也不想创新公平的选举制度。所以,说到底,行动党是为自己着想,而不是为人民着想。

1 comment:

  1. 建屋局往往为了自身的经济利益而编造各个不同的故事。昨天前局长刘某说, 建屋局如果不赚钱早就该破产了。
    我原先住在勿洛南打牌50, 7年前当局说那里的5栋楼房(46-50)要拆迁重建,让住户各自搬迁,当然, 当局也安排了新的地方让原住民选择搬迁,但是, 我们迁走搬空之后, 当局并没有拆除楼房, 而是经过简单的装修之后,摇身一变成了外来人才劳务的安乐窝。七年了过去了, 屋是人非,那么好的居住地点。让给外来人士居住。建屋局真的很会做生意,把外来人才(劳务)当成生金蛋的天鹅。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