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5 July 2012

博雅的政治校园,能培养致力服务国家的人才吗?


自由女神如果来到新加坡,命运是否和
博雅学院一样?
www.weblicist.com


先谈后一个问题,“所有奖学金得主都该积极并致力于服务国家,思考我们的经济未来,努力把新加坡打造成美好的城市和家园。”

这原本是不用说不用提的,如果拿了奖学金,拿了国家的钱,拿了人民的钱,提高了个人的名声,而又欠缺为国服务的精神,那他是为啥为谁服务?

真的搞不清楚,一个拿过总统和武装部队奖学金的副总理,竟然说出这么“高”智商的话。
《副总理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及内政部长张志贤,昨天在奖学金颁奖典礼上指出,成立于1961年的经发局在新加坡经济发展中扮演重要角色,让新加坡从失业率高达14%,转变成接近充分就业(full employment),并充满国际竞争力。  他说,随着世界重心转向亚洲,新加坡未来将发展成亚洲和全球领先的城市,汇集各种构想、商机和人才,为新加坡人创造更多机遇和就业机会。  张志贤也主管公共服务署。他希望奖学金得主能专注服务国家。他说:事实上所有经发局奖学金得都该积极并致力于服务国家,思考我们的经济未来,努力把新加坡打造成美好的城市和家园。
所有奖学金得主都该积极并致力于服务国家,思考我们的经济未来,努力把新加坡打造成美好的城市和家园。》(早报724日)

服务国家,思考经济,不用考虑其他问题吗?或许,因为,这是经济发展局的奖学金,这位副总理才这么说。因此,过了一天,在公共服务委员会的奖学金颁发仪式上,才强调奖学金得主要走出校园。

《要成为一个好的公务员,他不仅学业成绩要优异,更须具备同理心,以及与广大社群联系的技能。公共服务委员会主席张赞成昨天在奖学金颁发仪式上,鼓励公共服务委员会奖学金得主,在求学期间,积极走出校园,与校园外的不同社群接触,继续参与社区的志愿服务。 他对奖学金得主说:这些与不同社群接触、参与社区志愿服务的经验,会让你在往后与不同利益相关者接触,共同制订一些影响国人的政策时,起着重大帮助。(早报7月25)
服务国家,与不同社群接触、参与社区志愿服务,这些原本就是奖学金得主应该就有的思考,他们应该比其他学生在心智上更成熟,但是,却要副总理,高官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为何?

还是,副总理,部长,高官这些人在以前领取奖学金时,根本没有考虑这个问题,根本没有服务人民的念头,和献身国家的精神。所以,他们才一直提醒现在的奖学金得主注意这个问题。当年,他们出国留学,就是要拿一等荣誉学位,回国好做个高官。他们当然没有思考国外校园的政治气氛,社群服务。一心只想读好书,回来有个好功名。

但是,现在是什么年代了?在十几年前,入读本地大学,不只学业成绩要可以,政治思想也要可以。没有一张“政治健康“证明书,就休想进入本地大学就读。现在的大学生当然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但是,没有了“政治健康“证明书,难道大学校园就有健康政治吗?政治开放了吗?

当然没有。因为,连最新引进,最美式开放的博雅学院都做不到。
美国的耶鲁大学特别发表一道文告,为它与新加坡国立大学联合开办的耶鲁-国大博雅学院禁止校园内的示威和政党活动辩护。其文告说:我们不要期望我们(耶鲁)在新加坡的存在能够即刻改变这个国家的政策或是文化。
看来,博雅学院比芳林公园的演说者角落还要不政治开放。学生能不能在这样的环境里,充分的学习到博雅学院的人文素养,人文教育。

或许,这正如当年新加坡的奖学金得主一样,他们到国外学习,眼睛看到只是自己的前途,校园内,校园外发生的事情,他们不需要知道。他们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要达标,达到公共服务委员会要求的学分和成绩。

所以,耶鲁-国大博雅学院禁止校园内的示威和政党活动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因为,从前,他们出国留学,也没有受到这些校园内外的政治影响,也没有接触这些活动,当然,把博雅学院搬来新加坡,也就不需要这套校园内的示威和政党活动。既然从前自己没有接触学习这些,没有受到这些影响,未来的领袖,下一代的接班人,当然,也就不需知道这些。

原来,文化和人文教育在新加坡是可以这么切割的。

禁止校园内的示威和政党活动,当然可以杜绝两党或者多党制度的发展,美国,欧洲等国家的校园政治活动等同校园外的国家政治。我们现在还是一党专政,因此耶鲁的文告说:我们不要期望我们(耶鲁)在新加坡的存在能够即刻改变这个国家的政策或是文化。看来,老外还是有其妥协和中庸之道的。不要说,红毛直,他们也懂得转弯的,该出手时就出手。

我们真的要衷心的佩服行动党政府,他们不只身体力行,还叫耶鲁大学和它一起起舞,支持‘禁止校园内的示威和政党活动’。看来美国人也不过尔尔。为了打开亚洲市场,美国人的自由女神不知是否也可以搬来新加坡。即使搬来了,自由女神的精神还在吗?就像是耶鲁的博雅学院搬来,其精神还在吗?

这让人想起中国有好多不知名的城市,依样画葫芦,把欧洲的城堡搬来,格局大小,布置景色,都一样,但是那份人文气氛,风土人情,一样吗?新加坡这么做,或许就跟他们一样,就是要吸引多些旅客,说不定我们的博雅学院,将来也是国外高官的必游之地。拍拍照,放在脸书上与人共享。

这像不像把赌场变名为综合娱乐城呢?害人之心有所减轻吗?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