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2 July 2012

从雷曼事件联想 储备金和公积金未归的个人处境


说不清外汇储备 道不尽数字游戏 个人篇

从雷曼倒闭事件的善后处理,我们可以想象如果不幸有一天外汇储备投资失利,公积金局无法及时收回借款,对个人来说,将会面对什么样的结局。

由于没有先例,只能通过联想,在新加坡雷曼事件所牵引出来的两件事:

1.   市镇政理事会投资失利的善后工作。
2.   不同的个人背景影响获得的赔偿。

我们知道有几个市镇理事会是雷曼倒闭的受害者。有些市镇理事会损失高达好几千万元。他们把钱拿去投资高风险的金融产品,为的只是要赚多一点利息。

公积金局也是如此,不然,它就无法付利息和退休金给会员。
公积金局拿了会员的 公积金存款后,就把钱借给政府,然后政府再转手借给淡马锡和政府投资公司。目的就是让这两个机构在海内外投资,赚取更高的回报。其结果是又能为国家创造更多财富(外汇储备增加)和如期把本金和利息(债券)还给政府/公积金局。

那么,为何市镇理事会损失了几千万元,仍然可以操作正常,一点都没有感觉到资金不流通,表面上也没事。如果没有人提起这件事,外人,居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国家的情形,也是否如此? 新加坡外汇储备投资如果失利,是否也是如此?

这就要提到经常项目和储备金的 问题。居民每月交给市镇理事会的费用,基本上可以分为两个部分:经常开支和储备开支。经常开支主要是日常的清洁工作的开支。因此,每个月的收入,扣除了储备金后,足够应付日常的 开支费用。

这有点像国家的管理。事实上,市镇理事会就是一个小小小政府。国家每年收来的钱,也要分作经常和储备用途。当然,这是指有盈余的情形,才有余钱充作储备。如果没有盈余,遇到经济不景,就要从储备拿钱来应急。这在新加坡有先例,但是,动用储备就要得到总统的许可。

在雷曼迷你债券风波中,有些市镇理事会损失几千万元,但是,由于经常项目继续收到钱,因此,运作上没有问题。垃圾,清洁,清洗,维修工作可以继续进行,不受影响。但是,要进行大事翻新,如电梯翻新,粉涮油漆的工作,就需要动用大笔的钱,由于过去的储备损失了,这些大工程,就必须延期(等待储备金增加到一定的数目),或者通过更多的政府津贴,或者居民付出更多钱来,才可以如期依照惯例完成。

以私人公寓的管理来说,如果不幸,管理的基金被人盗用,管理费用没有了,公寓居民还是要交每月的管理维修费,这笔费用可以应付日常的清洁工作,但是,一遇上大工程,如粉刷,修路,居民就得付出更多的管理费来支付这些工程。这就是没有“干爹”的坏处。

行动党市镇理事会的运气就比较好。政府可以通过津贴,更多的津贴,来弥补损失掉的钱 雷曼迷你债券。而居民却没有感觉到他们必须多付管理费。如果,遇到在野党管理的市镇理事会出现同样的情形,那就是大事了。大工程的进行就会遇到问题,因为没钱而延期,或者,居民要付出更多的管理维修费,来弥补损失掉的钱。这点当然会引起居民,选民的不满。

【所以,在野党管理的市镇理事会会比行动党的来得更加保守和谨慎。事实上,当年,后港市镇理事会能够做到‘电梯翻新,居民不出钱’,但政府却不同意。这是很难能可贵的。这或许说明为何后港补选,工人党的候选人能够继续以62%中选的原因】

如果真的不幸,淡马锡和政府投资公司投资失利,外汇储备受到损失,新加坡经济,应该也没有问题。因为,每天的日常运作,贸易来往,继续进行。除非,国际上其他国家认为新加坡信贷有问题,不愿跟我们做生意,或者以更加苛刻的条件和我们做生意,这就会对我国经济产生影响。由于在国际上,我们没有举债,新加坡政府的债务事实上是人民的债,欠人民钱,如公积金。这种情形和笨猪四国不同。

不同的个人背景不同的赔偿,不同的付出。

但是,雷曼迷你债券对个人投资者的处理就不一样了。有人拿回几乎全部投资,有人拿回一些,更有人拿回很少。受教育高的,拿回较少。

因此,如果公积金局真的没有收到政府的借款,自然的,就很可能不能如数的把62岁以后的退休金逐月发给会员。甚至,房贷,医药保健户口的钱都会受到影响。还有,人口的老龄化,拿钱的人多,交公积金的年轻人少,(不幸遇上楼市,股市崩盘),公积金局的缺口就越来越大。

有如雷曼投资者一样,中产阶级的人很可能受到最大的伤害。因为,他们都缴足了最低存款。但是,却不能每月拿回全部应得的退休金。如果,他们每月可以领取1000元,可能会少拿100, 200元。(除非公积金局/政府借钱来支付这些退休金)

低收入人士,没有缴足最低存款,基于政治考量,这些人原本应该拿几百元,就拿回几百元。外汇储备投资失利,应该不会影响到他们。

对于高薪人士,高收入人士,他们就算每月少拿几百元公积金局发的退休金,对他们的影响也不大。公积金最低存款对他们来说,并不是退休养老的主要钱源,不需要靠这笔钱养老。虽然有怨言,但是生活上还是没有问题的。

普通户口的房贷,医药保健户口的钱,这些关于民生,政治前途的大事,应该不受影响。政府即使借钱,也要稳住经济,楼市,医院卫生的正常运作,不然,后果不堪设想。通过公积金存款,应该交的房贷分期付款,医院手术费,住院费,还是会正常的付出。

不过,退休金(也包括政府雇员的退休金)如果,真的没钱,就会受到影响。看看西欧的福利国家,退休金,失业金,医药福利,也在逐年减少,这当然跟没钱有关。但是,公积金有一点不一样,那可是人民辛辛苦苦工作后的钱,不是福利,不是政府的施舍,而这个存款原本就是人民的,公积金局会员的。

新加坡人其实关心的就是62岁后,公积金局退休金的发放问题。新加坡人出名“怕输”,当然会害怕公积金局没钱,自己将来养老怎么办?怀疑公积金局有没有钱,有没有能力支付养老金,的确是应该和理所当然的。

所以,拿人民的钱去投资,要以很谦卑的态度去进行。而不要以为自己是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几个人之一。这顶帽子来自人民,人民却迷失在数字游戏中,看不清外汇储备,也道不明其来龙去脉。可笑还是可悲?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