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说不清外汇储备 道不尽数字游戏 – 国家篇



我国的外汇储备到底有多少? 这是一个看来连政府都无法回答的问题。好几年前,政府告诉时任总统的王鼎昌,这需要大约50个‘人年’。 当然,你也可以相信政府公布的一切,就像早报社论说的一样:

淡马锡不辱使命: 政府之所以要成立政府投资公司和淡马锡控股,目的在于更好地管理我们历年来辛苦积累的国家储备金,确保它能保值或增值 (07.07.2012)

或者,早报的报道:

淡马锡投资组合总市值再创新高 (06.07.2012)

当然,同一组数据,你也可以选择相信:

淡马锡2011净利润下滑16% (中国证券报, 06.07.2012) 

你有权选择淡马锡,政府投资公司,财政部,金融管理局所公布的一切。当然,你也可以怀疑这些只是数字游戏,真相如何,就连包公再世也可能理不清,金融工具,金融数字,是随时随地都在变动的,今天的一百万,明天可能是一张废纸,当然,也可能像苹果股票一样,一股上千元以上。

再加上,创意会计,选择性审计,未授权投资,假报虚报,在国际金融界经常发生,害的银行损失惨重,甚至关门都有可能。这是一个变化中的世界,谁能和敢说的准呢?

公积金局有没有钱要看淡马锡和政府投资公司

一直以来,国人对公积金局到底有没有足够的钱,发还给会员都有所怀疑。因为,公积金局的钱是通过政府借给淡马锡和政府投资公司,如果,这两个机构的帐不清,数不明,自然的,人们就会产生怀疑。

帐不清,数不明,不是说淡马锡和政府投资公司,没有公开账目让国人看。他们不但出账目报告,还在海内外的报纸,大登广告,唯恐天下人不知。但是,人们怀疑的是,这些账目数字背后的可靠性和准确性问题。

只相信主流媒体?

数目不会说话,但是,解读和理解却可以有好几种。当然,人们有权选择只相信一种 主流媒体的报道。很不幸的主流媒体最近也出现了有关‘地铁车门没关就开车‘的造假新闻。因此,完全相信主流媒体,未必能正确解读,充分理解新加坡发生的事情。报纸的社论和报道只能是一种解读和理解,读者有必要自我分析,自我结论。

这里有必要提出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一位洋教授 (Christopher Balding)对新加坡外汇储备的分析。
网址为:baldingsworld.com.

这位教授提出的几点分析和意见比较特别和新鲜,值得我们注意。不过,如果不幸,你选择相信他的说法,那你很可能会吓一跳。作为一位美国人,我们倒是要佩服他的敢言和直言,因为作为一个旁观者,身在北京,或许,他更能看出一个道理来。不过,信不信由你,今天今刻还没有标准答案,或许,对有些人来说,今生今世都找不到答案。

洋人的敢言和直言

现在按照发表时间后先,节录一些他的惊人之语:

#1 外汇储备相差一倍?
淡马锡和政府投资公司应该管理146百亿新元。如果依据最新的(新加坡)政府资产负债表资料列出的7千零50亿新元资产做比较,这显示有大约7400亿新元的误差。我们还可以继续忽视这个差别到几时?

# 2 投资回报只有0.004%
如果我们接受(新加坡政府公布的)盈余和借贷以及资产负债表为正确数据,这就显示新加坡政府从1974以来,只赚取0.004%的回报率,而不是(政府投资公司和淡马锡)所说的7-17%回报率。
这就是一些创意会计。谁说新加坡没有创意工业?很不幸的用错了地方。

#3 人民是窄取财富的源头?
新加坡政府的公共盈余并非因为税务非常沉重而是花费在人民的开支非常的低。新加坡有很高的财政赤字因为它抽税过度并且对公共产品和服务供给不足。新加坡把人民当成是财富窄取的源头。相反地,人民应该被当成是资源。
新加坡人民应该获得比缅甸和孟加拉更好的对待。

#4 人民为政府服务?
新加坡在教育和公共卫生开支上都排在末尾。新加坡政府包揽了人民生产力(创造后)的财务利益,但是,却没有提供公共产品和服务给理应获得这些产品和服务的人民。
拥有石油的国家有一大笔主权财富基金因为它们在地理位置上中了彩票。新加坡巨大的主权财富基金却是从人民的经济生产力中窄取而来的。
因此,新加坡人民是为政府工作。

依照惯例,新加坡政府,淡马锡,政府投资公司是不会对网上的言论发表意见,或者做出解释。因此,这谜团还是无法打开。选择相信与否,自我决定。

为了避免误读,翻译出现错误,读者还是自己上网看原文比较安全。

如果有一天,耶鲁国大博雅学院也出了一位这样的洋教授,不知道会是怎样的结果?学院内的自由,学院外看得到吗?

假如,Balding 教授的分析是对的,我国的外汇储备就少了。。。一倍?那公积金局怎么办?

到底是投资失利,还是高报投资回报,说不清,道不尽。这是国家层面的问题,但是,对个人来说,如果公积金局因收不到政府的借款,而发不了会员的退休金时,哪将会怎么办?个人如何应对?

#英文原文:

#1
Temasek and GIC should manage $1.46 trillion SGD. Given the most recent government balance sheet listing $705 billion SGD of assets, this would imply a discrepancy of approximately $740 billion SGD.
Using government of Singapore numbers and investment policy statements there is a $760 billion SGD discrepancy in financial accounts.  How long can these differences be ignored?
05.07.2012

#2
If we accept their surpluses and borrowing as accurate and their balance sheet as accurate, this would imply the government of Singapore they earned .004% since 1974 rather than the 7-17% they claim.
Now that is some creative accounting.  Who says Singapore doesn’t have creative industries?  Too bad they are the wrong kind.
02.07.2012

#3
Oil dependent countries run large budget surpluses because of the enormous ongoing royalties they receive from resource extraction. The government of Singapore is running public surpluses not because the tax burden is incredibly high but because the spending on its people is incredibly low.  Singapore runs large budget deficits because it over taxes and under delivers public goods and services.  Singapore is treating its people as sources of wealth extraction. Rather, people should be considered resources.
The people of Singapore deserve better than Myanmar and Bangladesh.
14.06.2012

#4
According to the World Development Indicators from the World Bank, when we compare Singapore to other major SWF countries with more than a few years in existence, the differences are stark.  Singapore ranks last in education spending and last in public health expenditure. The government of Singapore is capturing the financial benefits of its citizens productivity and not providing the public goods and services its people have every right to expect.
Whereas oil rich states have enormous sovereign wealth funds because they won the geographic lottery, Singapore created enormous sovereign wealth funds by capturing the economic productivity of its people.
The government of Singapore has built sovereign wealth funds not through natural resource wealth or shrewd investments, but capturing the financial wealth of the people of Singapore. The people of Singapore work for the government.
11.06.2012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有识之士拒绝发声,新加坡何去何从?

新加坡的精英、有识之士、知识分子、中产阶级拒绝对国家的发展做出积极的评论,分享,分析他们对国家前途的看法。这种情形在李显龙出任总理后,每况愈下,越来越严重,已经成为新加坡目前面对的最大挑战,国家继续前进的绊脚石。
最近,李显龙和他的一群高级顾问,不约而同的呼吁有识之士出来,提供意见,对国家各方面建设,提供不同版本的建议。
李显龙说,他尝试不让身边只有只说“对”的人。如果,整天被唯命是从的人围着,那将是一种灾难。言外之意,就是说领袖必须接受批评,承认错误。#1

李显龙的高级顾问更进一步。他们说新加坡需要说“不对”的人。他们要更多不同的意见,反对的声音,甚至悲观的声音。他们认为新加坡需要更多(公务员)人出来挑战当局。最重要的,他们认为有识之士对政策的发声,能够让新加坡未来50年更加美好。



这种呼吁,呼应要求有识之士出来发声,提供反对意见似乎是一种哀求。有识之士的反对意见有助国家未来更加美好?为何立国以来,从来就没有如此哀求过?可见,事情已经失控,有识之士已经意兴阑珊,提不起兴趣。他们翻看历史,提供反对意见的人,尤其是反对党的有识之士,下场如何?
【不出声的历史背景】
有识之士不提供意见,不改进、不改良政府的政策,不是行动党政府一直以来的国策吗?为何现在,李显龙和高级顾问,接二连三如此低声下气哀求有识之士发声呢?难怪,有识之士并不相信行动党的诚意,前车之鉴,他们害怕步上前人的后尘。
人民行动党在李光耀领导下,对于反对他的知识分子、有识之士、学术精英、专业人士,从来就没有给予尊重,不用内安法来对付已经是客气了。到了吴作栋出任总理,原本以为比较开明,也不是闹出林宝音事件。到了李显龙任总理,人民也没有给予厚望。林宝音在林宝音事件20年后,还给李显龙写公开信。她的建议,李显龙听进去了吗?
原本以为2011年大选,新加坡选民开始觉醒,明白手中选票的重要性。新加坡人愿意接受不同的声音,但是2015年的大选,却似乎极为容易被行动党的民粹所误导。有识之士看在眼里,能够不意兴阑珊吗?不仅有识之士意兴阑珊,连一些反对党人士,也意兴阑珊起来。
2015年大选后发生的事情,更加让有识之士提不起劲来。除了压制网络言论外,看看在国会通过的立法和修法,总统选举制度的变更等等,行动党政府是否真的有诚意,接受不同的意见,反对的声音?
这是行动党的困境,新加坡的悲哀。
新加坡的有识之士,怎么有可能出现儒家的所谓的”以天下为己任…

接管市镇理事会的政治考量、政治代价?

人民行动党政府已经做好司法程序,可以在模棱两可‘莫须有’的理由下,接管市镇理事会。国会已经通过市镇理事会修正案,一旦市镇理事会的管理出现所谓的状况,国家发展部长便可以顺理成章的、名而言顺的把民选市镇理事会的管理工作接管过来。
这里的市镇理事会,当然是指工人党管理的阿裕尼-后港市镇理事会。行动党没有傻到接管自己的市镇理事会。修改后的司法程序能够让行动党政府,合法合理的在符合新加坡法律的条文下,明目张胆的把一个民选的市镇理事会收归到自己的管理之下。就像民选总统那样,明目张胆的修改选举制度,否定一些人的参选资格。
新加坡人又能说些什么?又敢做些什么?就像陈清木昨天的记者会,他除了对总统选举制度的变更表示不满外,他还能说什么?就是这么简单,轻描淡写的回答:
行动党和李显龙总理,就是看准了,看透了新加坡人的心理,表明这是司法程序,在法庭、在法律上,行动党政府都不会被打败。那些敢于挑战法律的人,在新加坡的短短50多年的建国历史中,下场都是以悲剧结束。最近的一个例子, 就是新加坡最年轻的政治犯余澎杉在美国的遭遇。同样一个人,不同的国情,命运也不一样。
行动党已经做好接管的准备。现在,只是考虑政治上的得失和评估政治代价。当然,也会考虑时间点,什么时候切入最适合、最划算、最能够获得最多的选票。
【下届大选的变数】
今年的总统选举,基本上已经是没戏看了。大家大约都可以估算到结局。反而是三、四年后的大选,存在变数。 行动党也了解,要重获2015大选的佳绩,在没有造神运动的条件下,似乎是不可能。因此,要维持一个高得票率,就必须出一些怪招。把非选区议员人数增加到12位,就是给人民一个小甜头。如果真的上当,新加坡就清一色没有非行动党的市镇理事会了。
没有工人党的市镇会,这个机会似乎不高。因此,最好能够把工人党困在阿裕尼和后港。而通过合法接管,又通过媒体,社交媒体,一系列的‘转型正义’活动,说不定死马当活马医,动摇阿裕尼选民的心,从接管变成收复,那就是美事一桩。
事实上,市镇理事会修正案通过后,行动党和工人党表面上没有说出口。但是,大家都在盘算国家发展部长,会通过什么理由,什么时候,进行接管工作的法律和司法程序的准备。2017年是总统选举年,大概不会在这个时候出手。
但是,出手的时间,也不可以太过接近下届大选。最少要让行动党的所谓‘转型正义’(你做错,我有责任保护纳税人利益)的宣传活动进行到底,主流媒体和社交媒…

李显龙的幻象:新加坡人对他的 dishonorable 行为无动于衷。

李显龙的焦虑,最近特别的明显。焦虑后的行动决策,如,总统选举,李光耀孙子李绳武事件,议长人选,都显示他的幻象。他认为,新加坡人对他的所作所为,无动于衷。国人心里虽然不满,但是,在高压和照顾既得利益者的背景下,新加坡依然可以保持稳定,经济继续成长,政治上没有改变。
李显龙当然有焦虑,正如他的妹妹和弟弟对他的指责:Dishonorable son。李显龙害怕人们对他的诚信起疑心,因此,在国会搞了一个自辩。既然国会没有提出相关资料证明他的诚信有问题,那李显龙就是清白了。
同时,李显龙也明白,自己的清白,只是国会里才站住脚。在国会外,当然有不同的解读。李显龙还不至于把英国广播公司BBC给关掉,因此,英美的广播和新闻,还是,可以对新加坡政治发展做出评论。李绳武在脸书上对纽约时报对新加坡司法的评论文章,就让李显龙焦虑不已。通过私人管道,进入李绳武的私人脸书部分,焦虑的把私人空间,公开化并且告上法庭。李显龙不顾个人隐私,既然为了个人的焦虑,不惜进入别人的个人空间,这简直就是内安法恐吓手段的升级版。
新加坡人真的如李显龙幻象中的,无动于衷吗?原本上个星期六,在演说者角落,有一场抗议总统选举的活动,由于当局的种种限制,最后不得不叫停,从室外的公开活动,改成日后的室内活动。这不也是李显龙的焦虑吗?
李显龙的确有焦虑,但是,他却认为新加坡人很乖,很听话: 给你们什么总统候选人,你们就会认命接受; 想提告什么人,就提告,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没有人有意见; 给什么议长人选,国会就认命接受; 地铁误点误事,任何解释,人民都会接受; 无现金就是无限金,跟不上是你的错; 糖尿病就少吃白饭,多吃糙米饭;。。。。
这是一种李显龙独特的焦虑幻象。他很焦虑,自己无法做得比老爸好,甚至连吴作栋都不如。他也焦虑在后工业时代,新加坡无法创造高薪职位给年轻人;新加坡无法照顾贫穷老弱,无法为他们提供医药服务; 接班人无法胜任挑战; 新加坡人在无限金时代,成了乡下佬; 地铁和教育服务提不上来; 。。。
陈川仁自愿减薪出任国会议长,不论是升职还是降职,已经充分说明,他在国会外,在行动党的职业保护伞外,无法找到一份比国会议长,还要高薪水的工作。 这点显示他不如海军出身的吕德耀。吕德耀即使找不到高薪职位,也毅然离开内阁和国会。 陈川仁,为李显龙成川成仁,却也凸显接班人的素质问题和骨气问题。他们离开了行动党的大树,如何面对现实生活?李显龙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