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8 November 2012

罢工暴露了行动党的困境,困惑和僵硬


对于惯于争取自身利益的中国人来说,持续的同工不同酬,当然会演变成地铁公司巴士司机罢工事件。问题是面对这样不对等的待遇,行动党政府明明知道迟早会发生罢工,为何没有及时采取行动,避免事情的发生。难道,政府有意让事情恶化,将人民一将,教训人民。

还是,这就是行动党的现状:在治国路上,出现瓶颈。因此,在国人,世人面前暴露出一幅无所适从的困境,困惑和缺少处事的灵活性。

我们比较相信后者,教训人民的代价很高,万一处理不好,行动党政府就得提早毕业了。

去年大选过后,选民已经向行动党表示应该限制外来人口,增加本地人的就业机会。同时,政府需要区分本地人和外地人的不同贡献,本地人的权利,和提高低收入人士的待遇。贫富的差距扩大,基本生活费用的高涨,屋价的飞扬,世界经济放缓,这些大问题都压向行动党。而要解决这些大问题,过去50年来成功的经济政策,就必须重新思考,甚至还要开倒车,走不一样的路。

什么叫做开倒车?就是以人为本,服务人民。例如:居者有其屋,建屋局的目的已经背离原本的目标很远了,从提供价廉物美的组屋,发展到以盈利为目的。又如教育,大学学位不足,学校为奖学金得奖者而设。但是,行动党政府有可能开倒车吗?为人民提供廉价组屋和大众教育吗?

因为,它整天说没钱,或许已经把钱花在不知道什么地方了 (虽然名义上我们的外汇储备丰富)。如果,要提供高质价廉的组屋,教育,医药等等服务,唯一的方法,就是增加税收。增加税率,在行动党看来,不只是国人不喜欢,外国投资就不会来了,这样一来,新加坡经济就推不动了。

所以,现在我们看到行动党政府的疲态,做得好辛苦。因为,以前一党独大好办事,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不需要做好好先生,要高经济增长,就高增长,需要人力,就进口。贫富差距没问题,高薪才能留住人才,无能低教育的人理应得低收入,再不好好工作,就用外劳代替。

经济困境
我国低收入人群10几年来一直处于没有 加薪的持续性零增长的状态。行动党政府不以为然。不但认为这么做是对的,甚至,在无法继续协助企业降低工资成本时,还同意让企业引进外劳,进一步降低成本。无形中,进一步把低收入人士的薪金拉低。

这么做,导致一个比一个来得低。本地人收入低,不要做就引进外人。当然,外人的薪金必须比新加坡来得更低。地铁巴士司机就是一个例子。新加坡司机低,马来西亚司机低些,中国司机更低。

http://www.sgpolitics.net/?p=7866

这个情形和美国不一样。美国企业为了降低成本,就把工厂搬到国外。在美国本土,合法的外国工人,当然是受到同工同酬的待遇。这点我们就没有向老美学习。(美国这么做当然有不好的地方,把工作机会给了外人。)但是,企业却不会遇到同工不同酬的情形。

奇怪的是美国地大人不算太多,还是要限制外来人口。新加坡地小人多,却反其道而行。我们还有多少机会通过人口来增加刺激经济增长?

不单是人力成本无法进一步降低,中小型企业还面临租金上涨的压力,人力和租金都上涨,企业老板吃什么?难怪,在新加坡,人人只想打工。但是,世界除了新加坡部长外,还有什么地方,这么容易得到高薪工作。所以,如何提供高质的工作,高薪工作给新加坡人,成了行动党的困惑。

治国困惑
地铁巴士司机不上班,要怎么定义?主流媒体不敢肯定,最后,代人力部长在事发第二天,才说这就是“非法罢工”。而政府绝对不容许这种事情发生。如果没有代人力部长这句话,主流媒体和国人不知还要被折腾到几时。

或许,不关罢工定义的问题,令人疑惑的是,几十年来,新加坡人,低收入人士,竟然能够容忍没有加薪的困境。而中国人,不到几个月,就有意见,就罢工。从中国人的立场来看新加坡,连他们也觉得怪怪的。为何不满意,就可以不发声,难道新加坡的法律比中国还要严,管的更严。

新加坡人也迷惑,我们几十年都可以忍,为什么你们几个月都不可以忍。到底是谁的自我意识高?这点可能连行动党也困惑了。

这说明了什么?为何中国司机知法犯法,遇到不合理的事情,就出声。而新加坡人,竟然无法百忍成金。不只没有加薪,反而可能减薪,或失去工作。难怪,我们可以容忍贫富差距进一步的扩大,中产阶级面临进一步萎缩。

无法进一步降低人力和租金成本,行动党政府怎么办?所以,政府就搞了全国对话,扮演好好先生,聆听国人的诉说。但是,不要忘记李显龙说的:"Inclusive politics, decisive government". 在政治上可以包含你,在决策上绝不手软。

因此,不只是行动党出现困惑,国人也很迷惑。国人投诉外人太多,就马上限制人力进口。国人投诉低收入应该加薪,结果就出现地铁公司的不三不四的同工不同酬的加薪制度。

现在警方涉入调查地铁巴士司机的罢工事件,结果不知道会不会让人更加困惑?

处事僵硬
迷惑的结果,就是拿不出主张。在行动党治理下,我们荣登世界最无感的人。冷漠无感反映在处事上,就出现僵硬的不灵活的处事方法。

政府部门一切照既定程序做事。组屋不够,就建组屋,价格不理,买不买的起是申请者的事。孩子不够,就给些奖励,欠缺人文的鼓励。医药费不够,就叫孩子,亲人补上。会考状元榜,有人不同意,就取消公布名单,这是不是小事情,行动党政府就扮演好好先生,大事情,还是不手软。例如,如果你问国库储备多少,回答总是我们有透明度,管理的很好。

过去50年一路走来,行动党政府都没有遇到阻力。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因此,做起事情来,就缺少灵活性。当然,政府会说他们做的都是有透明的,公平的,有监督的。试问,行动党自己监督自己,叫不叫监督?在国会里,设立政府国会理事会,行动党自己监督自己,叫不叫监督?

国会都如此僵硬,政府部门,部长怎么能不僵硬呢?

过去的成功造就了今天的僵局。高速经济增长,高速引进人口,最终出现发展的瓶颈,再发展的僵硬,缺少持续发展的灵活性。

当然,这不只是行动党的挑战,而是新加坡人的挑战。行动党成功背后的问题,要全国人民买单,让人民通过全国对话发发牢骚,这样做就够了吗?

为何不让国会有多一些监督,让部长们在国会真实的回答问题。当然,行动党不是不可取代的,如果它继续僵硬下去,选民就要灵活性的处理,让在野党上台做做看。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