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8 December 2011

都是钱作怪,从电梯翻新,看政府如何面对过去的失策。



美其名的电梯翻新,到头来对少数人来说,仍然是一场欢喜一场空。这个少数可以少到四户人家共用一架电梯,俨然有如私人公寓,有着自己的私人电梯一样,难怪政府不舍得为这些少数家庭提供这么昂贵的服务,以免浪费公款。

表面看来,的确是如此。政府组屋的目的是居者有其屋,政府还说这些组屋是贴钱盖起来的,因此,电梯翻新不能浪费公款,为少数人服务,希望组屋屋主和他们的家庭成员,能够谅解。

组屋电梯没有在每层楼停留,方便住户上下组屋,是以前建屋时的设想不周到,或许是当年人口年轻,可以追上追下,不觉得辛苦,也或许是当年的经济条件没现在这么好,可以省一点就省一点嘛!还是,当时没有选举的压力,根本也不用理会组屋翻新这回事。

不论什么原因,总之就是有这个上下楼的不方便。对于在建国初期做出贡献的老一辈人,当年身强有力,爬多几层楼,不算什么大事。能为国家省下一些钱,作为建设基金,贡献不是更大吗? 国家因此不用借钱,没有外债的忧虑,这在今天还是具有重大的意义,这是伟大的牺牲。

不知何时何月,我们健忘的政府竟然忘了老一辈人的贡献。和这些做出贡献的国人斤斤计较,大谈特谈经济理论,讲起生意经来。电梯层层楼停留,这个费用可不轻,不只建造费用不划算,维修费更高。因此,既然,过去都做出牺牲,为何现在不将就一点,多上或多下一层楼呢?

原则的问题


这是原则性的问题。当年申请组屋时,大家都一样,没有少数还是多数人用电梯的问题,大家都用中间的共用电梯,有些人上一层,有些人下两层,只有幸运的少数能够不用跑上跑下。现在,这些多数中又分出一些少数,对不起,费用太高,不能让你如愿,电梯一步到家。当年申请组屋时,也没有明文规定,有没有电梯翻新这回事,有没有少数人没有机会享受电梯一步到家服务这么回事。

如果当年有说清楚,组屋的选择就不是这么一回事了。组屋的售价也不是这么一回事了。精打细算的新加坡人,会同意花一样的钱买一间到头来没有电梯到家的组屋吗?想不到一讲到钱,政府就跟你斤斤计较起来了,而忘了往事。

这些当年的失算,失策,考虑不周,也不用去计较谁对谁错。眼下是如何正确的处理,公平的对待这些少数人。如果只是为了钱,而伤了和气,少了几张选票,那可能不很划算,万一就差这几票,输了大选怎么办?

严肃的问题

严肃的看待这个问题是有必要的。这是政府对待少数人的态度,从这点延伸出来,也代表政府如何对待落势群体,不幸的人士。我们的公共服务,交通运输,学校,图书馆,各种公共设施,可以不为少数人着想吗?可以只拿金钱,经济作为提供服务的标准吗?

既然把政府组屋当成公屋来看待,这就要从公共利益来着想,即使这是有利于这些少数人。不能因为以前是公共利益,现在组屋卖給你,是私人利益,提供电梯服务給少数人也是私人利益。从整体来看,政府组屋就是涉及公共利益,不论是否只为少数人提供电梯翻新。

我们虽然贵为第一世界国家,在照顾少数人,在照顾落势群体和不幸人士方面,真的是需要加一把力,把自己推得高一点。当然,如果样样都要以经济第一,金钱衡量,很自然的当然的少数人的利益就要被牺牲了。

少数人的利益不受到重视,被忽略,是行动党一贯的做法。这是因为的政府太过重视经济利益,有时甚至把少数人的利益,当成是一种施舍,一种交换条件,一种威胁。从组屋翻新,电梯翻新,公共交通的安排,公共设施的使用,都可以看出来。

在社会利益的分配如此,在文化教育的重点分配也是如此,当然,政治利益的分配更不得不如此。在这样一个背景下,我们在看待作为少数人的在野党时,就更要了解为何他们处处受到限制,处处听不到,看不到他们的身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