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30 January 2016

行动党:自导自演 自作自受

行动党在国会内外自导自演,而国人却要分摊行动党自作自受的结局。



在新加坡,不论国会里,国会外,我们一直都看到行动党的自导自演。国会里,谁先发言,谁之后发言,都有一定的标准程序。少数反对党议员夹在中间,很难变出什么花招来的。国会外,更加不用说了,媒体的垄断,行政单位的垄断,反对党根本没有站的地方。


自导自演的贡献,根据行动党的说法,就是获得人民的强大委托。在务实和现实下,在沉迷于行动党的SG50画面下,选民不知不觉,就这样给予强大的委托。行动党可否在后SG50,继续自导自演,继续给新加坡人一个虚构的电影画面,而忽视务实的现状。


既然是自导自演,后果当然是,行动党也必须接受自作自受。电影没有人看,制作团队当然要自作自受。对于行动党来说,何解?为什么行动党千算万算,竟然还要面对‘自作自受’的结果。行动党定下的游戏规则,新加坡人人都要听从。这套游戏规则,原本就是要限制新加坡人,反对党人的一举一动。如果犯了游戏规则,就要被处罚。因此,这样的安排应该是:行动党‘自作,别人’他受‘,不是行动党’自作自受‘。

国会辩论非选区议员,工人党要求换人。在行动党看来,当然是破坏游戏规则。我们规定什么人出任非选区议员,就是该人出任。但是,游戏规则又规定最少9个反对党议员。总理还大声的说,将来还要增加到12人。行动党在不愿意的情形下,只能推出政治操纵轮,并且大力支持通过让工人党获得这个’换人‘要求。


当然,国会里,国会外,言论一面倒,就是工人党破坏游戏规则, 是’坏人‘,利用游戏规则的漏洞来达到目的。利用漏洞,务实的完成任务,不正是大多数新加坡人的心理反应吗?我们每天都想要合理依法的少交税,住C级,B级病房,申请政府组屋等等。工人党利用这个漏洞,就变成了政治操纵。而行动党却把自己的政治操纵当成理所当然,别人的务实行为,却是下流,肮脏的。


【行动党只谈过去和将来】


行动党大搞特搞SG50是一种过去荣光的自导自演。行动党大搞特搞后SG50(SG100)是一种未来幻想的自导自演。而现在,当下却很少提到。因为,这里出现了一个自作自受的问题。非选区议员就是一个问题。


当然,和民选总统的课题相比,这就变得’小巫见大巫‘。多一个,少一个非选区议员,对国会,对行动党,甚至工人党都不会出现大的变数。但是,民选总统,就直接影响到行动党的脑神经了。行动党害怕2011年总统选举版本的再现。


深一层想一想,这个害怕不正是自作自受吗?


当初,高举为新加坡好,为政治稳定好,而推出民选总统,非选区议员,官委议员和集选区制度。这些都是SG50的荣光,现在却要面对自作自受的困境。因此,行动党希望回顾过去,希望跳到未来的幻境。而不要处于现在,面对自作自受的结果。


【新加坡现在的问题】


这是行动党不愿意面对的。总理几个月前,国庆群从大会,大选,新年献词,不提经济数据。表面上说,要讲素质,不要一直讲钱。事实上,经济问题就是一个大问题。


最新的就业,生产数据都不好。国外的情形也不好。新加坡又是高消费,贫富不均的地方。行动党过去自导自演的这个良方,可以继续下去吗?行动党已经看到这个危机,因此,早早就进行大选。但是,总统选举却固定在8月,不能改期。不能改期,就改游戏规则吧!这是行动党自导自演的一贯做法。这次也没有例外。


行动党遇到了自作自受的困境,而务实的新加坡人,是否能够置身事外?不受到牵连?当然不可能。行动党的很多问题,现在面对自作自受的问题:移民政策,语文政策,教育政策,房地产政策,医药政策等等,都是全体新加坡人要面对的问题。行动党不会轻易放过国人,除非你很有钱,或许还能发一点国难财,因为,每一次出现危机,灾难,结果是富者越富。


我们除了看到行动党的自导自演,更加要了解行动党的自作自受,而作为普通新加坡人,我们也要分享和分摊行动党的自作自受,这是强大委托下的现实和务实反照。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