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6 May 2015

未审先判,强权治国,行动党否定真实新加坡。



什么是真实新加坡?真实的新加坡是不完美,不公平,贫富悬殊,社会矛盾,人际关系复杂,希望和失望并存。。。就像公园里,小贩中心,商场里,每一天有收集不完的垃圾,即使有再多的外劳工友协助,垃圾问题依然存在。

这和行动党版的真实新加坡很不一样。行动党把新加坡形容成人间少有的富裕小红点。这里风调雨顺,人人有机会发挥所长,依法治国,似乎一点垃圾都没有,甚至连不同的声音,不同的政治意见都没有的国家。整个新加坡就只有行动党一把好声音,连杂音都没有,就只有行动党一本治国方略,就只有行动党的人才,带领国人走向未来。

哪里有一个国家是十全十美,几乎接近完美的呢?行动党50年来,就是要虚构一个行动党版的真实新加坡,制造一个不真实的新加坡。因此,行动党人看到的新加坡和一般人民看到的真实新加坡,很不一样呀!这造成新加坡出现分裂,出现两种版本的真实新加坡。有人只相信行动党版,贬低不同意见,看轻别人的批评。另外有人相信一个不完美的真实新加坡,希望通过努力,献身,牺牲,发声来弥补我们的不足。

什么是未审先判?’真实新加坡‘网站的其中两位负责人,已经被告上法庭,法庭都还没有做出判决结果,作为行政部门的媒体发展管理局,就急急忙忙的吊销‘真实新加坡’的网站的法定类别执照。在司法法律面前,法庭还没有下判前,即使是杀人犯,任何人都是无罪的。媒体发展局的动作,似乎操之过急,为何不等到法庭有了判决后,才来采取行动。或许大选就要来了,为了不要让真实新加坡跟选民见面,不得不采取这股下策。灭了’真实新加坡‘网站,真的能够灭掉真实新加坡的不完美吗?

在真实的新加坡,未审先判的例子很多。早期的内安法,就是SG50常常提到的国家威胁,就是未审先判,甚至根本没有审判。把人捉起来,然后媒体就制造新闻,把内安法捉到的人,通通说成共产党,企图在新加坡搞颠覆活动。但是,这个方法,越来越不行,尤其是1987年的逮捕行动,连一些内阁部长都认为不妥,几乎导致内阁分裂。因此,内安法这一招,已经很少用,除非是对付真正的恐怖分子。

在内安法下被捕的人,不认同行动党版的真实新加坡,他们看到另一面的真实新加坡。就是因为他们看到这真实的一面,就如1987年一群天主教徒为了把真实新加坡反映出来,就被逮捕了。由于内阁里有天主教和基督教徒,他们就有不同的看法和决定。有些党领袖甚至不认同逮捕这些人。

50年来,行动党一直认为,甚至强行要人民认为,行动党版的新加坡就是真实新加坡。建国50年的庆祝,李光耀国葬的举行,就是要强化这个等号:行动党版的真实新加坡=真实新加坡。因此,行动党放大自我,把行动党的版本强加在人民身上。或许说,在以前高得票的背景下,在歌功颂德,在主流媒体的渲染下,这两个新加坡的大小很接近,人民分不清两者间的差别。人民认为,或者行动党版的比较小一些,只是小一些而已,因为,国会里,还是有一两个反对党议员,把两者隔开。

事实上,这是两个不同的形状。一个是方格子,代表行动党的集体思维,务实和强权治国。一个是椭圆形,就像新加坡地图。因为,有方格子和其他的不同形状的东西在里面,因此,它是具有包容性,灵活性和不完美的。SG50分不清方格子和椭圆形,对它来说两者是一样,步伐也一致。

真实新加坡并不是这样。

今天的新加坡已经很不一样。行动党无法叫面子书,推特,微信,微博等等网站停止服务。行动党无法禁止人民上网搜索新闻,转载文章或者叫博客停笔。这样一来,真实新加坡的真面目就出来。人民越来越清楚,真实新加坡和行动党版的新加坡是不一样的。而且,两者的距离,就像贫富悬殊那样,是看得到,感觉得到的。

行动党版的真实新加坡就是局限在行动党的框框里,是一个方格子。而且,越来越小。行动党现在正在通过各种努力,各种管道,要把这两者的分别拉近,甚至模糊人民的焦点,让人错觉这两者间没有差别,或者差别很小。

我们现在看到的主流媒体报道,政府对新闻管制,对社交媒体和网站的限制,还有各种各样的宣传活动,SG50,东南亚运动会,国庆活动,李光耀故居的处理问题,这些就是要把真实新加坡和行动党版的真实新加坡,搅在一起,让人分不清两者,行动党就能从中得利。人民越是分不清,对于行动就越好。如果看的清楚,看得明白,行动党的方格子将会收缩,变得越来越小。

’真实新加坡‘网站并不完美,也不全面,更加不科学。因此,在行动党政府眼中,就成了造谣生事,只为钱财的网站。同样为盈利而活的主流媒体,难道就完美,全面和科学吗?这个差别,就是身处哪一个真实新加坡,行动党版的,当然没事,还要加以保护。不幸看到一个真正真实的新加坡,那就要冒风险了。

什么是强权治国?那就是以行动党的标准来治理新加坡。在行动党版的真实新加坡里,我们看到各种各样的解决政治,经济,社会等方方面面的强权。和行动党标准不合的,就是要加以对付。好像余澎杉这个’小‘大人,连投票权都没有,就因为不符合行动党的标准,而被告上法庭。同样的,他也面对未审先判的命运。一开始有人说他的父母管教出问题,后来,被人扇了一巴掌,有人还说打得好。

不论是未审先判,还是强权治国,司法单位的检察和提告就变成一个十分重要的、依法治国的大前提。在法庭里,政府律师和检察官的素质,是一个大问题,这也是李光耀生前,十分关注的事。素质低,很可能让强权治国失去合理性,正当性。即使行动党在国会拥有绝对权,但是司法独立,最少在观感上,还是十分重要。

如果我们仔细观察过去几年的一些大案件。检察提告的素质似乎出现问题。难道,李光耀担心的事发生了吗?就以余澎杉的案件为例子,总检察署提告三项控诉中的两项,暂时放下(stand down) 对’辱骂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的控诉。这是不是,控方的敌意行为,还是另外有其他原因。另外有些案件,急匆匆就提控,然后又修改。对于检察人员出现这种现象,应该不是素质问题,而是这些政府律师和检控官,分不清真实新加坡和行动党版的真实新加坡。他们感到困扰,依法治国的最后,也要听取民意,不是行动党版本,说了就算了,新加坡人的感受,真实新加坡的真正涵义,不能不考虑。

检察单位,政府部门,法庭应该回归到真实新加坡,而不是行动党版本的真实新加坡。法定机构,公积金,外汇储备,甚至总统的权力,也要回归到真实新加坡去。选民有必要分清楚这两个不同的真实新加坡。只有在分析它们的不同,区别后,才能做出正确的选择。


2 comments:

  1. “方”有棱有角
    迟早与“圆”产生物理摩擦
    多次的摩擦(量变)最终难以避免造成“质变”。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