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3 May 2015

两套标准的真实行动党:不见安全网,只见弹跳床。


行动党对自己人提供安全网和弹跳床,

对人民却是另一套标准没有安全网,有限弹跳床。

为何对行动党候选人提供安全网和弹跳床,对人民又另一套标准呢?

seadiaspora.com
即使有安全网,弹跳床制度已经无法保证行动党人平步青云。


it.wikihow.com


真实的人民行动党,真的是一个50年不变的行动党。2011年大选后,行动党说自己向左走,走民主社会主义的路线,改革公积金,给人民医药保健等等,结果听了尚达曼在瑞士的演讲,更加肯定这个行动党50年不变的真实。并且,行动党将会继续不要改变的事实。


尚达曼是少数行动党内,比较理智,开明和让人肯定的部长。因此,他在瑞士发表的弹跳床伟伦,只能加强选民对行动党不求改变的事实,继续过去50年走过的老路。相当肯定,即使有尚达曼这样的人,行动党还是不会改变,那么,行动党内还有谁能够改变行动党呢?


改朝换代,是唯一的选择!


尚达曼说,行动党政府不向人民提供安全网,人民要有个人责任,利用行动党建立的弹跳床制度,向上弹跳,有能力跳多高就跳多高。所以,什么向左走,什么民主社会主义,什么照顾人民,都是建立在弹跳床上。因此,说到底,就是一个没有安全网的社会。难怪,作为司仪的英国广播公司的评论员认为,这是一个无情无义(ruthless) 的社会。


事实上,有好多新加坡人,可能连接触弹跳床的机会都没有。行动党刚刚公布70万年过60的人,可以获得建国50的更多红包,这些人敢在弹跳床上跳吗?根据尚达曼的说法,这些红包不是安全网。说白了,这是一种过渡性安排,大选过了,红包走了,弹跳床机会当然也没有了,安全网更加不用提了。


对于行动党来说,一个更加可怕的事实是:自己设计的弹跳床制度,也没有百分百的保障。因为,这个制度,无论如何,都要通过选民这一关。行动党的高薪养廉的弹跳床制度,依据所谓的个人努力,个人责任的伟大言论,还是要经过选民的认可。就像杨荣文的团队那样,弹跳床就这样在2011年被选民拿走。(见下文)

说到底,唯一能够做出改变的就是人民,就是选民手中的那张选票!


弹跳床到底是什么概念?


尚达曼的意思很明白,弹跳床是一种提升,晋升机会。人人努力,人人负起个人责任,捉紧机会,就能够向上提升自己,提升家庭。因此,行动党政府提供这个机会,人民要懂得珍惜这些机会。在学校读书,最好能够多多补习,把成绩搞好,然后,争取奖学金,这样弹跳床的功用就能显现出来。成绩好,就跳得高,成绩不好,跳不高,很可能连跳的机会都没有。这里产生的后遗症就是,每个学生要补习,补得好的,就跳得高些。


行动党政府只提供弹跳床的学习机会,但是,弹跳床的机会是要争取的,不是每个人都有的。有些家庭条件不好,或者学习能力不佳,或者身体条件不行,就很可能得不到弹跳床,或者得到不理想的弹跳床。这些人其实占了多数,因为,大学学位有限,奖学金的机会更加有限,失去弹跳床的弹跳机会,就等于失去提升机会。当然,行动党政府会说,你要努力争取下一次的机会,你要个人负责,捉紧下一个弹跳床机会,久而久之,孩子们在家长的压力下,在政府的压力下,在本身负责任的背景下,就越来越机会主义了。


行动党当然不同意这个说法。要拥有弹跳机会,就要付出代价,个人要努力,家庭要督促,不然,机会就给了别人了。而新加坡是一个开放社会,公平社会,依据能力来给予弹跳机会,所以,这个弹跳机会,并不一定就是属于新加坡人,别人比你聪明,比你努力,这个弹跳机会就是别人的。


因此,为了一张弹跳床,行动党政府制造了本地人和外国人的对立。弹跳床的供应有限,要得到弹跳床的学生很多,因为学生都没有安全感。学生们都知道行动党政府没有提供安全网,如果失去得到弹跳床的机会,前途就不安全了。


事实上,行动党就是要学生个人负责。学生不够努力,争取不到弹跳机会,和行动党政府无关,学生拿不到好的弹跳床,也跟行动党政府无关,因为,或许你的补习老师不够好,你的学校不够好。虽然在行动党眼中,每一所学校一样好, 但是,家长,学生,社会都知道它们的不同。有些家长不惜铤而走险,误报地址,就是为了提高孩子的弹跳机会。

弹跳床的理念反映在社会上,在职业上,在工作上,就更加让人害怕。为了争取弹跳床,不论本地人还是外国人想尽方法利用各种手段来捉紧弹跳机会。因此,利用假文凭争取弹跳床是一个方法。管理宗教团体的人,也可利用传教,来争取原本不属于自己的弹跳床。新加坡身份证,护照有一定的价值,因此,也可以作为弹跳的筹码。请不到工人,就说新加坡人不愿工作,懒惰。因此,向政府要求弹跳床,增加外劳,外国工人。即使,行动党本身的基层工作,也有些差别,一些提供弹跳床,一些看到吃不到,根本没有安全网。当然,人人要弹跳床,在行动党基层里,谁还会想到为人民服务。


高薪养廉的弹跳床,给人留下的印象是,一旦获得奖学金,投入行动党阵营,就可以平步青云,越弹跳,弹跳床越大越高。站在弹跳床上的行动党人,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个直通车弹跳床,有一天,居然就这么轻易的失去了。


杨荣文为何失去弹跳床?


2011年,行动党失去了一个集选区,这就表示这些候选人全部失去了他们曾经拥有的弹跳床。这包括两个部长弹跳床,一个高级部长弹跳床,一个凖部长弹跳床,还有一个政联公司(职总)高位弹跳床。


人民的力量,选民的决定,打破了行动党的弹跳床制度。杨荣文说,他没有辞职,是选民不要他。


行动党直通车的弹跳床制度,一下子面对严重的考验。原本行动党设立集选区安全网,选区划分安全网,可以直接让心目中的人选,通过弹跳床平步青云。行动党万万没有想到,弹跳床对于本身精心培养的下一代接班人,造成一种危机。不健全的安全网,让行动党人和一般新加坡人一样,要面对严峻的挑战。他们不但会失去原本的弹跳床,还很可能会和一般新加坡人一样,争取另一个弹跳床。


杨荣文是幸运的。他不需要安全网,在失去弹跳床后,也能遇到知音人,高薪聘请他出任高职。杨荣文最近出版了一本新书,他在书中表示本身有着儒家,道家和天主教的信仰。在落选后,对于得与失有着更加深的体验。是否参与2011总统选举,在行动党表态支持陈庆炎后,他就淡然处之。这或许是他儒家,道家和宗教心态的反映。


杨荣文和一般新加坡人不一样。他的哲理心态,不是每个新加坡人都具有的。他的总统奖学金,更加是少数中的少数。一般新加坡人需要不停地为弹跳床而努力,为了一个没有安全网的生活而奋斗,更加没有阴阳调和,宗教支持的智慧。


我们想一想,行动党精心设计选区的安全网,炮制弹跳床来保障候选人能够顺利的扶摇直上。它懂得为候选人设立安全网,难道它没有想到人民更加需要安全网吗?行动党的候选人是人才,连他们都需要安全网,一般人不是更加需要安全网吗?


尚达曼说,行动党政府不相信安全网,相信弹跳床。现在,我们清楚看到行动党对自己人是提供安全网再加弹跳床。对于人民,不但没有提供安全网,而弹跳床的供应,更加有限。


因此,新加坡人唯一能够改变现状,改变命运的方法,就是我们手中的选票。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