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7 December 2012

市镇会是政治组织还是商业机构?


追债的大字报,催钱的律师信,这些商业手法对行动党管理的市镇理事来说,就是争取经济效益,提高工作生产力的指标,不然如何降低应该收到的账款,营运收益表又怎能和商业机构相比美。

不单如此,收到这么多钱后,还要会理财,懂得投资,才算是懂得管理。因此,行动党的市镇会也学淡马锡一样,搞些投资,结果呢!把居民的血汗钱,每月交的组屋月费给赔了。这难道不是商业营运的指标之一吗?

不难想象,行动党是把市镇会当成商业机构一样来处理。他们就是恨不得能够有更多更大的权力来管理市镇会。最好,就像地铁巴士的垄断经营一样,要让它赚钱就赚钱。经营地铁巴士比经营市镇会容易多了,不会有‘应收账款’的问题,没有钱你就不用想上地铁巴士,地铁巴士的门不会为你而开。

管理市镇会,就有这个麻烦,有些人没有准时交上每个月的组屋月费,又不可以关他的门,像地铁巴士那样,不让组屋屋主进屋。因此,讲效率的行动党市镇会,就发律师信催钱。对大多数善良的新加坡人来说,如果有钱,哪有不还组屋月费的道理,但是,作为一个依照商业模式管理市镇会的行动党人来说,不管有钱没钱,不管是假装还是真装,时间到就是要给月费。

行动党或许已经忘记了,当年设立集选区,市镇会就是政治目的排第一。当年,就是笑你们在野党无法管好市镇会,选民才害怕选在野党。顺顺利利了这么多年,怎么知道这套把戏被人民看穿了。

建屋局是不是政治组织?兴建组屋有没有政治目的?当年把建屋局的部分任务交给市镇会,就是把部分政治任务交给了市镇会。但是,行动党却灵活的利用市镇管理,设立管理公司,利用所谓的专人管理,提高效率。除了制造多几个肥缺外,实在看不出有什么比建屋局这个‘一局独大’管理来得效率更高,更有大规模生产的经济效率。

所以,行动党忘记了市镇会设立初年的政治约定政治目的。越往下走,市镇会就越忘记政治目的,而只顾商业目的。因此,它忘记了,有些人是有可能还不起每月的组屋月费,即使政府提供了一些月费的津贴,但是,他们还是出现经济问题。

为什么?如果你是低薪人士,10几年来,工资没有获得提高,组屋月费年年上涨,你会有钱交每月的组屋月费吗?如果加上通货膨胀,10几年来,工资的收入是负增长,孩子又一天一天的长大,这个担子,就是行动党的政治义务而不是市镇会的业务了-应收账款的商业营运问题了。

行动党把政治义务商业化,设立了应收账款(组屋月费)的指标,表面上告诉国人,他们很行,收钱催钱很厉害,没有应收账款的问题,但是,是不是人民害怕收到律师信而不得不交钱,却因此照顾不了家庭和孩子的生活。又或许,行动党政府通过某些行政行为,补贴了这笔应收账款(组屋月费)?

这就像柏默事件一样,真正的故事,就像主流媒体报道的那样吗?因此,国家发展部发表的市镇会管理表现报告,就真的如该报告报道的那样吗?就正如主流媒体所报道的那样吗?工人党的市镇会出现红字,和延迟交上数据吗?

工人党管理的阿裕尼-后港市镇会,应收账款(组屋月费)出现红字,达不了标,而行动党管理的市镇会却没有这个问题,这表示了什么?这正好表示行动党把组屋月费当成应收账款的商业行为,不还钱就出律师信催钱。而工人党却多多少少有考虑政治因素,因为,市镇管理真的不是商业行为,而行动党政府是不会给在野党任何的财政津贴改善区内的设施,不幸如果像行动党市镇会那样投资失利,那就是管理是失败,主流媒体就会大贴大字报了。

行动党已经把新加坡商业化了。把政治义务也商业化了。Singapore Inc. 到底还能走多远,还能再继续承受这股商业化多久?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