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3 December 2012

为何处理辞职果断,提起补选迟疑。


主流媒体形容行动党政府在处理该党前党员柏默的因色辞职事件为果敢果断,但是在总理面对补选的选项所表现出来的迟疑,却没有对这个果敢果断的恶果做出评论。

这个补选的恶果可不好吃。柏默已经付出代价,但是这个补选的恶果,行动党和总理却不能退却。作为一个有果敢果断的领袖,总理已经失去了他的黄金24小时。这是后港补选问题后,他第二次在政治选项上,失去了他的黄金时刻。

从政将近30年,从小接触政治,为何表现出如此的迟疑。议席落空,自然要补选,或许,他从小的政治教育,没有这套培养,一党独大,何须顾虑这些问题。从政以来,也从来没有人跟他提起民主,教导他只有,“如果没有议员,就让议席空着,反正有其他行动党议员可以帮忙照顾”。

如果他在第一时间就宣布补选,不再迟疑,没有违背自然的常规,那多漂亮啊!或许,人们还会给予掌声,说他顺应潮流,给予人民选择的自由。偏偏他的家庭教育,政治教育,学校教育,从政经历,管理经历,没有好好的培养他作为一个现代政治人物的条件。他依然喜欢第三世界的政治作风。

说到第一时间的迟疑,他的处事方法和作风,也不只是补选这个课题。地铁巴士司机罢工时,他在那里?逃马事件发生时,他有没有在第一时间安抚人民?马来西亚废除内安法,他的反应是什么?

所以,总理的迟疑决策,不是第一回,也应该不是最后一回。因为,根据他的解释,他很忙,要处理很多事,中央社报道:李显龙说,政府现在关注几个议题,包括「我们的新加坡对话」进展顺利,人口白皮书即将完成,将在明年1月进行国会辩论,同时政府在准备2013年的财政预算。

这些就是他迟疑的借口,迟疑的理由。这算是借口和理由吗?作为总理,拿着世界上最高的政治工资,他不做这些,那他做些什么呢?人家北韩昨天发射一颗导弹,世界政治领袖需要在第一时间发声,他有这个重担和压力吗?这些领袖的薪水比他低多了,麻烦事却比他多多了,是不是没有这些重担和压力,总理就有条件迟疑?整天想着如何修理fix在野党,
“Supposing you have a Parliament with 10, 15 or 20 opposition members out of 80, then instead of spending my time thinking what is the right policy for Singapore, I will spend all my time, I have to spend all my time thinking of what is the right way to fix them, what’s the best way to buy my own supporters over”.
http://www.youtube.com/watch?v=2zAy8DbxPNo

难怪他这么迟疑,因为他把大部分的时间花在修理在野党的工作上。如果榜鹅东单选区出现补选,他将如何修理在野党呢?原本这块蛋糕就在自己手中,现在却要出现竞争,不幸补选输了,手上的蛋糕就要给别人吃了。

总理应该做总理应该做的事情。迟疑应该迟疑的事。世界局势变化莫测,国库储备的安全处理,为本地人制造高素质的就业机会,缩小贫富差距,。。。 等等才是他应该做的事。在这些大课题上,是应该迟疑的,考虑多一点点的。但是,绝对不是补选这个自然应当的事情。

补选的自然规律,就顺着自然的运转运作,而不应该刻意的去违背,去阻止。违背了这个规律,就会伤身,伤家庭,甚至严重到连国家也伤到。就像柏默一样,伤到自己,伤到家人,甚至伤到国家失去一个好的议长。

总理如果连这样的小事,这样自然规律的事,都要迟疑,那么,遇到大事,不是更加迟疑迷惑了吗?这对新加坡人来说,选出这样的一个总理是幸运还是不幸运?我们是否可以放心的把国家交给一个处处迟疑迷惑的总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