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12 August 2012

行动党变法求存?vs. 新加坡变法图强?


不再白衣白裤,红白相间,这是一种表面改变,还是实质的改变。设立新委员会,纳入新的年轻的部长,全面思考检讨政府的政策,这是一种变法吗?如果是的话,那也是行动党的变法求存,而不是新加坡的图强之道。

为何如此的否定?难道行动党的变法,不能成为新加坡的变法图强吗?行动党政府不是一直在呼吁人民给予意见吗?对政策给意见吗?

这里我们要谈谈行动党的气度,肚量,还有格局。你看到李显龙领导的政府有这个高度吗?有贤人相助吗?为何我们还停留在一人安危,牵动全国?不是说集体领导,同舟共济吗?

回顾一下过去,或许我们真的能够看到一些迹象,说明我们新加坡的格局是越来越低,布局是从国外回到国内。一味的在新加坡这个小红点上加码,把房地产炒高,把人口增加,双翅膀的增长,变成单飞单引擎的增长。

1965年独立的时候,我们的格局就像新航一样,飞向世界各地,本土的规划高度是居者有其屋,工业化,两胎化政策,统一的学校语言,(虽然有些政策未必完全正确)从第三世界变法成为第一世界国家。协助时任总理李光耀的贤人部长,真的可以说是具有国际视野,国际水准的人才。

到了1990年,吴作栋任总理时,格局是双翅膀的国内国外经济发展。高度是乌托邦的瑞士生活水准。虽然如此,任内还是能够让新加坡渡过97年的金融风暴,国民收入还是继续增加。或许,一直是暖席的心态,他的一系列政治改变,反而使到新加坡的民主政治开了倒车:加强集选区,非选区议员,官委议员,民选总统等。政治上的倒车,当然影响行动党的格局,肚量和气度,也自然影响新加坡的经济思路,布局。

国民收入虽然增加,但是国外格局打不开,优雅的瑞士生活达不到,再加上暖席的工作态度,当然,不会想到如何把高度拉高。幸好,暖席者的运气还是有的,一方面有些贤人部长帮助,一方面政治上出现状况,增加了暖席的时间,使到吴作栋安然渡过任期完成行动党的所谓接班工作。

2004年,李显龙上台。在他任内到目前为此,我们看到的是世界第一的部长薪金,赌场,差距更大的贫富距离,住屋,交通问题,上任时所谓的开放,政府不要管所有的事,不做保姆,事实是否如此,各人可以自我解读。 
从人口和国民收入数据的比较,可以看出我们三任总理的表现。李显龙总理的任内7年,很明显的是依赖人口来增加国民收入。新加坡人民的教育和培训素质在他任内可以说是史上最高,为何还要通过人数来拉高所得收入?可见人民教育素质提高,似乎不能相对提高国民收入,而是要依赖人口数目的增加来达到。(人口增加,收入增加,分配不均,贫富差距,这是另话)

现在让一组数据来说话,在表1,我们看到在李光耀政府的25年里,人口年增幅较低,但是,人均所得年增幅却是大的惊人。到了吴作栋政府的14年里,人口年增幅比李光耀政府高了0.16%,人均所得年增幅却低了许多。 李光耀当时,还害怕人们多生小孩呢!怎么人口增幅小,反而所得大增。更何况,当年的人口素质,哪里有现在这高。(如果李光耀是一只股票,淡马锡可一定要买,回报很高哦)

如果拿吴作栋政府的14年和李显龙政府的7年相比较,一个比较明显的地方就是,人口和所得的年增幅都是李显龙政府来得高。人口年增幅为0.87% 而人均所得年增幅则为0.35%。利用0.87%的人口年增长换得0.35%的人均所得年增长,值不值得?(尤其是这0.35%的增长都分配到什么人的手里?)

这也印证了新加坡在李显龙领导下的国民所得增加是依赖人口增加取得的。吴作栋政府时期,人均所得虽然低了一些,但是人口增加却是低些。

11965-2011 新加坡人口和所得年增长

年数
人口年增幅
所得年增幅
政府
1965-1990
25
2.46%
52.08%
李光耀
1990-2004
14
2.62%
6.12%
吴作栋
2004-2011
7
3.49%
6.47%
李显龙

如果李显龙政府要继续取得过去7年的国民所得增长,人口不继续像过去7年一样增加,就很难做到。因此,这是一个心头之痛。新加坡人不要增加这么多人口,所得就无法像以前一样增加,那么部长的高薪如何说得过去,一些财政经济政策可能无法落实,所以,现在要把事情先说明,叫人民给意见,不要到时无法达标,就怪行动党政府无能。

这就是眼界和格局的问题。没有这么高的眼界,没有这么高的格局,没有贤人部长,却一直要追求高所得,这个总理可做得好辛苦呀!

当然,新加坡现在已经是世界富国中的富国,要想像以前那样国民所得大幅度增长,是很难做到的。偏偏我们又遇到一个没有贤人部长的时代,或遇到一个吸引不到贤人部长的政府和总理,当然格局自然就低了,肚量也小了。

这就是行动党变法的格局和肚量,它只是求存自保,不能成为新加坡的变法图强。因为,在人口和所得之间,行动党已经无法变出什么新花样来了。

而变法的意义是要做出大改变,行动党呢!只是要听意见,并没有改变国策的计划。

那么,新加坡有可能变法图强吗?“强”字又做何解释?如何个“强”法?

21965-2011 新加坡总人口和人均所得

人口
人口增幅
人均所得
(新元)
人均所得增幅
时任总理
1965
1,886.9

1,631

李光耀
1990
3,047.1
1,160.2 61.49%
年增幅(2.46%
22,868
21237 1302.1%
年增幅 52.08%
吴作栋
2004
4,166.7
1,119.6 36.74%
年增幅(2.62%
42,455
19,587 85.65%
年增幅 6.12%
李显龙
2011
5,183.7
1,017 24.41%
年增幅 3.49%
61,692
19237 45.31%
年增幅 6.47%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