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30 November 2018

台湾的未来在高雄?高雄的未来看中华民国?


前一个是经济问题。后一个是政治问题。也可以说是价值问题,甚至精神的取向。

停滞20多年的台南经济模式,在2018年的‘九合一’选举中,出现转机。高雄人民要求经济改革,希望通过政权的变迁,改变又老又穷的命运。又老又穷比较贴切的说是希望通过政党轮替,改变过去的旧框框思路 - 宁可日子过得苦些,也只效忠一党。人最终还是希望过好日子,意识形态毕竟无法填饱肚子。更何况,高高在上的当权者,想的是如何继续政权,维护自己的利益,所以依据当权者的利益来安排接班人。当平民百姓在生活线上挣扎,当权者却只想着个人利益的时候,民主的自由选择就成了出气筒。

(新加坡人民行动党的接班人制度,在经过60多年后,是否还可以继续走下去,不受干扰?)

高雄会不会成为美国的纽约,意大利的米兰,西班牙的巴塞罗那,甚至,印度的孟买,越南的胡志明市?现在言之过早。但是,在中华民国的旗帜下,它曾经有过短暂的四小龙光辉。那时,高雄飘的是中华民国的旗帜。

或者说,台南经济模式,已经蔓延到了北部。尤其是民进党第二度执政后,这种模式开始在全岛展开。当高雄在寻找新的出路的时候,台北会不会变成另一个高雄 - 又老又穷。台北人当然认为不会,但是,年轻人失业六都之冠,似乎意味某种趋势。

高雄在韩国瑜的带领下,真的能够走出一个春天吗?如果它的文创、连续剧能够比美韩国,旅游能够比美香港,行政效率能够赶上新加坡,再次成为货运中心,双语教育成功,。。。

(和新加坡相比,高雄不太可能成为金融中心,但是,却可以参考新加坡的海空港的管理,石化、医药中心,旅游、教育方面的经验,在文创,甚至本土科技力量方面肯定能够超越新加坡。)

路是人走出来的。中华民国曾经在台湾很打拼,这点是不容忽视的历史事实。这种打拼精神是否能够重新再来,成为高雄的动力,再次起飞的引擎?韩国瑜虽然是非典型国民党人,但是却具有一股早期中华民国的打拼精神,从夜袭看出‘黄埔’精神。

20多年后,中华民国的国旗能够和高雄市旗一起在高雄飞扬,这是否代表一种新的力量?新的动力?新的精神?新的转变?

(新的务实主义的民主,就像新加坡一样?还是,高雄的变天,让我们再次检讨PAP的务实民主,是否是建立在鲁蛇losers的身上?PAP的第四代领导是否具备过往的打拼精神?)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