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17 November 2018

如何诠释“又老又穷”的新加坡?


高雄市长候选人韩国瑜抛出高雄“又老又穷”的评论,试图引发高雄市民的觉醒、反思。同样的“又老又穷”言论,在新加坡是否会引起同样的觉醒效果?那么,新加坡是否真的有“又老又穷”的一面?

或许,我们可以从马来西亚星洲日报的【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武林大会——从金庸小说话江湖】座谈会#讲起。主讲者为马来西亚的前任和现任国会副议长:翁诗杰和倪可敏。翁诗杰说,金庸小说是(中国/)华人社会的软实力,事实上,这不也证明,马来西亚华人具有这部分的软实力;尤其是针对新加坡来说,此消彼长,证明新加坡失去了这个软实力。想一想,新加坡有几个国会议员能够深度的谈论金庸小说。甚至,把要求放宽到其他的人,又有谁能够信心满满的谈论金庸。能够谈论金庸,最低限度,证明一个人对中华文化有一定的墨水,不然,你可能不明白为何高雄市长选举会出现令狐冲,郭靖,甚至小龙女,以及他们背后的哲理。

俄罗斯总统普京到访新加坡,政府还特地拨出一块地作为俄罗斯文化中心和俄罗斯正教教堂之用。很多人或许忘记,几十年前,南洋大学曾经是本区域的中文教学中心,学生还有来自俄罗斯的。现在,还有人来新加坡学习、研究中文吗?

华文的软实力没有了,学习华文的区域地位不见了,在文化上我们算不算是“又老又穷”?对于世界第二经济体的了解,和马来西亚相比较,我们是不是显得“又老又穷”?

    (台湾目前还可以算是一个汉语中心,如果继续去中国化,那下场很可能是另一个新加坡,对于中国文化、历史的了解“又老又穷”。)

###

几十年来,新闻管制,国际新闻自由度一直处于末班车,在社交媒体广泛流行的时代,这是不是另类新闻通讯上的“又老又穷”?

还有,一党独大,乐而忘返的接班人制度,什么东西都要贴上闪电标志,才是正统,这是不是政治上的“又老又穷”?

    几十年来,低薪阶级没有获得加薪,实际收入没有增加,对于低下层和弱势群体,这是不是经济上的“又老又穷”?

###

或许,文化,政治,自由方面的又老又穷,不算数,这是形而上,精神上的。对于讲求实际利益,功利主义的人民行动党来说,我们要讲钱,要讲利益才算数。

    高雄的现象,其实也在新加坡发生。高雄的经济成长,一直有所进步,大公司继续有钱赚,基础设施也在建设中,但是,为何会出现“又老又穷”的现象?高雄的整体经济,正如民进党所说的,是依靠大公司和国有公司在推动。但是,多数的工作机会还是要依靠中小企业,小商人,家庭作业,农业,渔业,甚至,我们这里所谓的小贩。在一人一票的制度下,这些人才是选民的大多数。

    新加坡经济,事实上就是淡马锡经济,在加上外国公司和本地的大公司。中小企业所占的比例很小,但是,他们的人数,在加上家庭主妇,退休人士,弱势群体,也是选民的大多数。那么,为何高雄人忍受了20年、30年,就开始觉醒、反思;而新加坡选民经过60年,依然没有这种感受?

    民进党的所作所为,其实很像人民行动党。在司法上,在学术上,在言论管制上,甚至在合同工程的发包,高官人事委任等等,都很类似。就连造势晚会,也很接近。PAP的群众大会,如果没有专车载送和晚餐,就会变成一场无人的集会。新加坡的群众大会是不提供椅子的。


    马来西亚选民已经觉醒,高雄和台湾选民也开始再度反思,新加坡选民呢?韩国瑜或许需要加强警惕,新加坡的工人党群众大会吸引很多听众,但是,却吹不出高票。为什么?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xqk3RwnsDk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