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7 September 2017

李显龙的幻象:新加坡人对他的 dishonorable 行为无动于衷。


    李显龙的焦虑,最近特别的明显。焦虑后的行动决策,如,总统选举,李光耀孙子李绳武事件,议长人选,都显示他的幻象。他认为,新加坡人对他的所作所为,无动于衷。国人心里虽然不满,但是,在高压和照顾既得利益者的背景下,新加坡依然可以保持稳定,经济继续成长,政治上没有改变。

    李显龙当然有焦虑,正如他的妹妹和弟弟对他的指责:Dishonorable son。李显龙害怕人们对他的诚信起疑心,因此,在国会搞了一个自辩。既然国会没有提出相关资料证明他的诚信有问题,那李显龙就是清白了。

    同时,李显龙也明白,自己的清白,只是国会里才站住脚。在国会外,当然有不同的解读。李显龙还不至于把英国广播公司BBC给关掉,因此,英美的广播和新闻,还是,可以对新加坡政治发展做出评论。李绳武在脸书上对纽约时报对新加坡司法的评论文章,就让李显龙焦虑不已。通过私人管道,进入李绳武的私人脸书部分,焦虑的把私人空间,公开化并且告上法庭。李显龙不顾个人隐私,既然为了个人的焦虑,不惜进入别人的个人空间,这简直就是内安法恐吓手段的升级版。

    新加坡人真的如李显龙幻象中的,无动于衷吗?原本上个星期六,在演说者角落,有一场抗议总统选举的活动,由于当局的种种限制,最后不得不叫停,从室外的公开活动,改成日后的室内活动。这不也是李显龙的焦虑吗?

    李显龙的确有焦虑,但是,他却认为新加坡人很乖,很听话: 给你们什么总统候选人,你们就会认命接受; 想提告什么人,就提告,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没有人有意见; 给什么议长人选,国会就认命接受; 地铁误点误事,任何解释,人民都会接受; 无现金就是无限金,跟不上是你的错; 糖尿病就少吃白饭,多吃糙米饭;。。。。

    这是一种李显龙独特的焦虑幻象。他很焦虑,自己无法做得比老爸好,甚至连吴作栋都不如。他也焦虑在后工业时代,新加坡无法创造高薪职位给年轻人;新加坡无法照顾贫穷老弱,无法为他们提供医药服务; 接班人无法胜任挑战; 新加坡人在无限金时代,成了乡下佬; 地铁和教育服务提不上来; 。。。

陈川仁自愿减薪出任国会议长,不论是升职还是降职,已经充分说明,他在国会外,在行动党的职业保护伞外,无法找到一份比国会议长,还要高薪水的工作。
这点显示他不如海军出身的吕德耀。吕德耀即使找不到高薪职位,也毅然离开内阁和国会。
陈川仁,为李显龙成川成仁,却也凸显接班人的素质问题和骨气问题。他们离开了行动党的大树,如何面对现实生活?李显龙能够不焦虑吗?问题出在,李显龙越焦虑,他自己就制造出更多幻象。

    因此,李显龙幻想创造自己的幻象: 利用修改宪法,制造司法独立的假象; 利用马来人总统候选人,制造虚假社群和谐; 利用无限金,表示国家进步; 利用李绳武事件,表现大公无私; 利用支持一带一路,表示和中国亲近; 利用5元特价体检,表示关心人民的健康;。。。

幻象中看不到行政管理赤字 Governance Deficit#

    李显龙在为自己制造的各种假象,幻象中,不忘自我selffie,自我留影,在脸书上炫耀一番。他看到自己,只顾自己,就像国王的新衣,没有理解国人的感受。

    新加坡一向来以行政效率高,生产力高(?),来推动经济发展。政治上也是如此。一旦出现对李显龙,行动党不利的局面,就马上纠正。选举政治的不断改变,经济政策的改变,在一党独大下,可以很快进行,如:集选区,候选人资格认证,官委议员制度,公积金最低存款,媒体管制,假新闻等。

    在李显龙的幻象中,他没有看到行政管理上出现赤字。简单的说,在一直干扰政治、经济、社会等各方面的活动后,往往出现不协调的问题,导致效率和生产力不如从前。从西方的角度看,他们在经历了高度发展后,也觉得本身出现行政赤字 - 低成长,一些行业出现低生产力,低效率,管理失效,错误,冲力不足,等问题。

    在新加坡,我们看到地铁的问题;一些政府部门的浪费,甚至,没有适当授权,也可以将合同合法化; 公共服务跟不上; 补习成风; 突然发现没有理工人才; 突然发现跟不上无现金时代; 突然发现外交无间道; 突然发现南中国海方向不对; 突然发现成了(一马)洗钱中心;。。。

    李显龙连表面的行政赤字,都看不到,或者选择性的看不到, 那么,在他焦虑的幻象中,又如何看到人民的不满,一种内存的爆发力。当然,李显龙假定,这股爆发力不会爆发,因为,新加坡很乖,无动于衷。

    事实上,很多国家就是没有看清这股爆发力。苏联解体,阿拉伯之春,国民党惨败,特兰普上台,英国脱欧,似乎看起来不可能发生。爆发力发生的时候,并不是这些国家政治经济最坏的情形,但是,人们在心理上还是觉得值得一试。

    李显龙焦虑有其道理,他害怕国家败在他的手里。但他在解决焦虑时,充满幻象,他认为可以通过高压手段,限制言论,管制媒体,操控政治,垄断(国营)经济,修改宪法,来达到目的。而他最大的幻象,就是认为,新加坡人,对于他一举一动,无动于衷,没有反对,没有出声。 这就如庄子的【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李显龙没有看到幻象后面的危险,他考虑是个人的焦虑问题,把国家面临的挑战,置之不理,考虑的只是个人的焦虑。因此,Dishonorable son (of Singapore) 的称呼,合情合理。

#
http://www.huffingtonpost.com/pascal-lamy/addressing-the-global-gov_b_4646573.html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