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5 July 2016

英国脱欧之政治算计和新加坡

英国脱欧之政治算计和新加坡

英国脱欧公投原本是首相卡梅伦的如意算盘,但是,人算不如天算,脱欧成功,卡梅伦的首相宝座也跟着没有了。正常来说,一个政治人物不可能做出不利自己的决定。因此,这个结果可以说是卡梅伦的一个冷盘。

【英国政局的政治算计】

但是,脱欧成功,保守党并不是一个真正的输家,真正的输家,很可能是工党。对英国的政治观察,有助帮助我们了解公投后的政治算计。复看新加坡的情形。

  1. 立场鲜明的脱欧派英国独立党,当然是赢家。强力支持留欧的苏格兰国家党,也是赢家。因为,他们能够说服支持者,支持他们的立场。下一次大选,支持者还在。
  2. 保守党虽然有大多数领袖支持留欧(60%),也有一定数目的领袖支持脱欧(40%)。对于保守党来说,支持者还在,没有全数流失。政府还是由保守党领导。下一次大选,选民还是会支持。
  3. 虽然保守党说没有脱欧的B计划,但是,保守党政府的反应,还是可以的。在新首相上任前,应该不会出现失控的局面。这可以给选民留下一个将功赎罪的印象。
  4. 最倒霉的很可能就是工党。工党的领袖在公投中表现最差。公投虽然是保守党的事,但是,这是全国投票,不可能置身事外。而工党原本就是支持留欧的,却为何却催不出票来。事实上,工党支持者,根本没有听工党的话。如果,听话的话,结果很可能改写。这对工党在下一次大选,不只胜选做政府的机会大打折扣,更加可能失去更多席位。

政治算计中的老二,往往比较吃亏。2010年,英国自由民主党和保守党联合组成政府,结果在2015年的大选,输得很惨(从57席到8席),从而让保守党在不需要盟友下,拥有国会的绝对多数。英国选民认为自由民主党背信弃义(让大学学费增加),因此,反对自由民主党。

工党的命运是否如此?在这次脱欧公投,工党是老二,被动的支持留欧。工党领袖,甚至被误传是脱欧人士。工党现任领袖,不论在脱欧问题上,还是政策上,也比较没有魅力,能力。这无形是雪上加霜。因此,保守党要换领导,工党也有同样的要求。工党是否换领袖,做出改变,很可能决定下一次大选的命运?

作为新加坡政坛老二的工人党的如何面对挑战?

【民粹的政治算计】

脱欧成功,很多分析认为这是民粹的错。当然,也是民主的错。好东西好政策在民粹下,民主投票下,未必能够成功如愿的实现。难怪,李光耀当年建议有一些人,如,长者,结婚有孩子的人,可以有多一张票。

无论如何,卡梅伦还是要承认这是人民的选择,民主选举的结果,欧盟也尊敬这个结果。事实上,这才是稳定世界经济,政治,社会大局的基本因素。如果,英国和欧盟都不承认这个结果,那世界将会变得很的乱,金融市场将会更加不稳定。

最少,脱欧这条路,将会通过谈判,用时间来和平解决。这从国际金融市场,外汇市场稳定下来看出来。相对于不民主的选举,没有民主选举,利用少数服从多数的民主方法,还是有它的功用。

什么是民粹?难道52%英国选民真的是在民粹的误导下才投票支持脱欧?民粹是建立在什么基础上?

英国在1980年代,撒切尔出任首相后,就一直在走经济第一, 贫富悬殊,全球化和外包的政策。即使工党上台,也是如此,没有改变。2010年,保守党上台,当然继续老方法。这对伦敦人有利,当然不脱欧。乡野和其他地区的发展却没有跟进。

即使是贫富悬殊,英国人都要求一个最低的生活水平。而留欧几十年,再加上移民,就业,医药等问题,生活水平也没有改进。脱欧派利用‘民粹‘心理‘,每周3亿60万英磅的欧盟会员贡献,当然能够拉动人心。


但是,这不是民粹这么简单。当选民的生活素质,生活水平,几十年没有提升,他们当然会不满意。尤其老年人,对国家贡献几十年,到头来,生活越来越苦。

这和新加坡很不一样,行动党无法提供瑞士的生活水平,甚至不想再提。英国选民,考虑的是先进国家的生活水平,他们对生活有一定的要求,不愿意接受低水平的生活。既然入欧几十年来,做不到,不如脱欧,独立自主,试一试。

对最低的生活标准有一定的要求,而在民主机制下,能够利用这个方法来做出改变,这可以被定义为民粹吗?

【人民行动党的政治算计】

行动党在脱欧成功后,首先对民粹作怪,表示担忧,害怕民粹被利用来投反对票,反当权的政府。

事实上,行动党表面担忧,心底下很高兴。因为,新加坡选民和英国选民不一样,反而,会更加信任行动党,给予支持。

英国民粹有最低标准。他们要求一定的生活素质,条件,即使脱欧派利用选民的‘民粹’心理,他们也愿意一试。新加坡的民粹心理,没有底线,也没有标准。行动党做不到瑞士生活水平,选民也没有太多怨言。

反而在大选的时候,只要派上几百元,给老年人多一些照顾,选票就会自然而然的送上。因此,行动党根本就不会过于担忧英国脱欧的选民民粹反应,反而坚信新加坡选民没有最低生活素质要求的民粹,才是硬道理。


英国和新加坡选民对最低生活的民粹反应,当然会造成不同的结果。一个对于生活抱着最低的希望,另一个却没有这个要求,只要给予一些甜头,就感觉满意,忘了瑞士生活。可以预见,投票结果也不一样,反而对行动党有利。


从政党的算计来看,工人党作为老二,2015年输掉了榜鹅东单选区,也可以说是新加坡另类民粹的写照。感恩再加上小惠,民粹是可以掌握在行动党手中的。而老二的身份,应对的不适当,时机不对,领袖不对,也会改变一个政党的命运。 

换一个角度来看,上一届新加坡总统选举,不正像英国保守党留欧和脱欧派之争吗?我们只是在行动党1号和2号间做选择而已?1号和2号加起来,差不多就是2015年新加坡大选,行动党的得票率?即使如此,行动党还是认为很危险,需要修改总统选举法,以更加‘新加坡式的民粹’,来达到政治算计。 

对于行动党来说,最害怕的是卡梅伦第二的出现,最害怕的是英国式民粹的出现。英国选民抱着希望-明天会更好-投票,而新加坡选民抱着害怕-失去行动党-投票,这个政治算计怎么算?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