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 June 2016

新加坡的两面镜子:权力膨胀和权利克制

新加坡的两面镜子:权力膨胀和权利克制


人民行动党调教下的新加坡务实,权利的自我克制、自废武功,导致的结果是当权者的权力膨胀。最近发生的几件事情,尤其是从相片和录像中,我们就可以很清楚的看到这种现代文明的怪现象。

或许,我们已经变成惊弓之鸟,如果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还是作为一个旁观者好些。依照行动党的规划和方式生活,也是一种选项,有些人还乐在其中,享受行动党所安排一切。

谁来监督权力膨胀

新加坡警方的权力,很可能比你想象中还要大,几乎可以说是大膨胀。而以下这些相片和录像,你很难在主流媒体中看到。

一句“arrestable offence”, 就可以无需搜查令进入屋内,带走个人物品。原来警方一接到选举局的投诉,就已经认定这是”serious breaches of the rules”#1, 想好下一步要什么做了。

#1http://www.straitstimes.com/politics/wp-concerned-about-police-investigations-into-online-posts-related-to-bukit-batok-by

选举局,警方和政府要这么想,一般人是无可奈何的。甚至,有人还鼓掌叫好。或许,有人认为这是选择性办案,但这是新加坡人务实的地方。也确实如此,这样的发展,当权者的权力才会在没有监管下,膨胀起来。尤其是在我们自我克制权利下,膨胀更快。

下面的报道,让我们看到务实选择的代价。当然,如果我们听话,我们就能享受看到别人不务实的后果。

police search teo

Roy NgerngYouTube)


自我矮化、克制权利:

新加坡宪法给予公民的权利,很多人不知道。即使知道,也尽量克制。国家的稳定最重要,个人牺牲是务实的选择。所以,我们选择放弃权利,而让政府更有权力。

singapore-reporters-without-borders-2016

第一个例子,当然就是新闻的自由度。目前新加坡的世界排名是第154。这个排名已经肯定告诉我们,我们的主流媒体的功用何在。事实上,不需要克制,不需要指导,主流媒体已经知道怎么做了。


第二个例子是有关法院。大法官说的很清楚,我们强调集体利益在个人利益之上。这种对法律法制和集体利益的信任是’舒服的并存‘。

(CJ Menon said Singapore's fidelity to the rule of law has "coexisted comfortably" with an emphasis on communitarian - involving dialogue, tolerance, compromise and placing the community before self - over individualist values.)

大法官在向美国人诠释新加坡法制时指出,最终分析,法制的强与弱取决于其他立法架构(政府)如何看司法。以及政府是否诚实,有能力,和独立的行动。

(The CJ said: "In the final analysis, the robustness of a nation's rule of law framework depends greatly on how the other branches view the judiciary and whether it, in turn, is able and willing to act honestly, competently and independently.")

美国最高法院,被认为是世界上权力最大的法院,因为它对美国宪法有诠释权。总统和国会也要尊重它的决定。听了新加坡大法官的这些发言,不知有何感想。

事实上,这篇报道的标题是:政府的承诺对法律法制尤为重要。(Commitment of Government critical for rule of law)
http://www.straitstimes.com/singapore/courts-crime/commitment-of-government-critical-for-rule-of-law-good-governance-chief

大法官的这些话,值得三思,回味无穷。谁来决定集体利益?谁能了解政府对司法的看法?

第三个例子,说出来都不好意思。我们大家都知道,就是说不出口。为什么我们只听到来自新加坡的好消息?(Why there is only good news from Singapore.)
onlygoodnews.png

这才是问题的所在。原来我们一直不敢说真话。因为大家都知道务实,也知道代价。

在回答为何国内外只有新加坡的好新闻时,这位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前首席经济师说,我们一直在自我克制,不敢直言,因为代价太高。不论学术界,商界,还是其他行业,大家都“明哲保身”。

这位经济师形容这是历史上最成功的“以市场经济为主导的威权专制政体” (market based authoritarian regime)。 除非我们打破’这个政府只需要预定价格,其他人跟着服从的制度‘,不然,我们的命运就是如此这般 - 继续听着好消息。无奈的等待行动党对新加坡、新加坡人的命运安排。

权力膨胀和权利克制的结果

一方面当权者的权力不断的扩大,另一方面,国人对于本身的权利,却自愿放弃,自我克制,自己审查自己(不是PAP’s self checks 行动党自己审查自己).

这一比较,两者的距离有多大?悲剧发生的可能性无形中增加了。当然,对于行动党政府来说,这些都是个别事件,行为失当的结果,政府只是依法办公吧了。

当我们看下面的画面时,的确,看热闹的人很多,其中只有一个老外还多管闲事,多说了几句。

amos-yee-jurong-point

不幸事件,人命伤亡,也是可能发生。但是,这些可以避免的悲剧,可以减少的悲剧,在经济效益,在“以市场经济为主导的威权专制政体”背书下,似乎是无关痛痒的事情。

Teens may not know their legal rights  Teen death in Yishun raises issue  AsiaOne Singapore News.png
http://news.asiaone.com/news/singapore/teens-may-not-know-their-legal-rights-teen-death-yishun-raises-issue

在克制权利,放任权力膨胀的背景下,少数人的个人利益,必须在集体利益下被牺牲。大法官已经表明立场。因此,我们只能祈祷自己不是一个牺牲者。难怪人说:识时务者为俊杰。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