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3 May 2016

邻里民主斗士徐顺全VS.变色的政二代穆仁理

邻里民主斗士徐顺全VS.变色的政二代穆仁理



人民行动党可以诋毁徐顺全,以‘虚伪,狐狸,没有工作,没有介绍信’等字眼来形容他,但是,行动党怎么样也无法否定他不是一个战士,不是一个斗士。而且,徐顺全还是一个在建屋局组屋区生活,和大多数新加坡人住在一起的邻里斗士。

相反的,徐顺全在武吉巴督的对手,却是一个道道地地的变色政二代-阿穆,穆仁理。阿穆的父亲是站在行动党的对立面的反对党人。阿穆在群从大会上向已故父亲鞠躬,感谢他的教诲。阿穆穿着行动党的白色党衣,证实他的变色政二代身份。

阿穆不单是变色政二代,很可能也是富一代。他的父亲搞反对党政治,当然和徐顺全一样,富不起来。傅海燕很可能看不起阿穆父亲,因为他没有漂亮的介绍信,赚钱能力有限。阿穆就不同了,去年大选,根据林文兴向阿裕尼选民报告,阿穆管理100多个律师。林文兴还挑战工人党,他们的律师候选人管多少个律师。林文兴似乎在炫耀阿穆的富一代身份,我们想一想一个管理100多个律师的领导,他很可能是极富极贵了。

难怪,行动党就要跟反对党比钱,而不是为民服务。行动党先是告诉阿裕尼选民,穆仁理(当时不叫阿穆)多么有才,手下有超过100个专业人士。现在,行动党告诉武吉巴督选民,阿穆多么有财,有钱,傅海燕才拿阿穆和徐顺全相比。

相比之下,徐顺全当然没有钱,没有推介信,没有才,人品差,虚伪,狐狸尾巴,等等。行动党忘了为民服务,以钱作为人生目标,而把追求理想,没有金钱作为后盾的人,当成社会的失败者。

武吉巴督选民,徐顺全就像普通住在邻里的居民,他有自己的理想斗争、有自己的奋斗目标。我们多数的人都不能拿到奖学金,都不能大富大贵,在行动党看来,我们都是失败者。无才又无财的人,永远都被人看不起。当然,要进一步击倒这个失败者,就加上虚伪又狡猾,让他名誉扫地。

如果我们看不起徐顺全,不给他一个机会。那么,我们也就看不起自己的孩子,不给孩子一个机会。不论大人还是小孩,无财无才,就是失败者。那么,95%住在组屋的武吉巴督选民,绝大多数都是失败者。这怎么可能,怎么可以。

父母看不起无才无财的孩子,妻子看不起无才无财的丈夫,孩子看不起无才无财的父母。这就是人民行动党的精英赛,行动党的理想国---失败者无才无财,还很可能虚伪和狡猾。

25年前,徐顺全以愤青的姿态出现,向吴作栋高喊,今天却落得一个狐狸的美称。虽然如此,从民主愤青到民主斗士,徐顺全依然保持他的战士精神。和富一代、变色的政二代阿穆相比,坚持信念,拥抱民主,公平,正义的徐顺全,可以说是高高在上,根本无需计较无才无财。

武吉巴督选民在看华语新闻,华文报章的时候,千万要想一想,徐顺全生活在邻里,和组屋居民住在一起,这和富一代的阿穆相比,是有所不同。新闻报道的虚伪,狐狸,介绍信,无才无财,种族主义,没有工作,是不是映射组屋居民?普通老百姓不可能是富一代,政二代,不过,也不能都是行动党形容的失败者。




###
或许,选民可以从“人生的歌”中,得到一些启示,徐顺全的现实是为别人而活着。而他独自一人在坚持理想,在“孤单走我路”时,如何的‘傲然獨舞永沒停步,不管終點何日到。’

我们局外人,很难理解,徐顺全的内心深处,而行动党人,看到他的傻劲,更是乐开怀。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