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7 July 2015

渴望 * 改变


在人民行动党看来,2011年的大选,还是小儿科,小改变而已。2015年的大选才是真正的分水岭。 主要原因是李光耀不在了,行动党的“诸葛亮”不见了。因此,这是50多年来,第一个没有“行动党神算”的大选。 所以,行动党才觉得何去何从。


提起在今年3月23日逝世的建国总理李光耀时,黄永宏一度语塞,眼眶泛红。他说:“即使李光耀先生在25年前卸下总理职务,他一直都在我们身旁提供献策……来临大选,是一场没有李先生的大选。我们不再有一个李光耀来告诉我们什么才是更好的决定,我们也不再有一个李光耀来为我们做的决定提出意见。”】http://news.omy.sg/News/Features/story20150727-362494

现在,行动党才公开的告诉国人,这50,60年来,真正的行动党指导是李光耀。他的离去让行动党上下不知所措,在面临政治的新常态时,失去信心。


当然,这个2015分水岭的最高意义,还是改变。李总理昨天说:


Show the world what Singapore can be.
其实,应该说成,

Show the world what Singapore can be without LKY.

Show the world what Singapore can be without the PAP.  


总理告诉新加坡年轻人,要向世界宣示新加坡“能”,其实,他忘记说出重点:


一个没有李光耀的新加坡,我们还是“行”的。


一个没有行动党的新加坡,我们还是“行”的。


不然,分水岭的意义就显示不出来。不然,就是看不到改变。


黄永宏没有进一步说明,但是,分水岭就是改变。不然,为何说2015大选是分水岭。分水岭当然要和以前不同,不同就是改变。


渴望改变, 终于来了。


这50,60年来,即使在李光耀掌控的高峰时期,也有20多, 30多百分点的新加坡选民不满行动党。2011年已经高达40百分点。2015年,如果要成为分水岭,那当然就是要增加更加多反对票了。


“神算”已经不在,行动党没有底,李显龙也不知道。他只能叫黄永宏出来说,这是分水岭。但是,又没有讲清楚,新的百分点是多少?所以,黄永宏只能眼睛红红,说“诸葛亮”不在,所以,出现分水岭。


事实上,这个新的百分点,大家心里都没有数,不同的选区,不同的候选人,就会出现不同的百分点。


而行动党现在,正在需要“诸葛亮神算”的时候,却偏偏没有这个精神支持。看来,这年薪几百万元的总理,部长高位,越来越难做了,做到了尽头了。您想一想,很多政联公司的头头,如新电讯,甚至地铁公司总裁也是百万以上收入,但是,却没有这个政治风险。


总理,部长为他们创造这么丰厚的工作,自己却要面对改变的命运。难怪,黄永宏要哭出来。


改变的时刻已经到来,渴望已久的改变终于有了眉目。分水岭后,行动党“纸上谈兵”的将军们,又有多几个会步杨荣文将军的后尘。


其中,有个吕将军,似乎是自废武功,集选区被废,他只能喊冤。另一个陈将军,在丹绒巴葛,叫反对党不要把他当成战利品,不应该把战胜李光耀的选区,当成是一个荣耀。不过,最岌岌可危的却是另一位陈将军,因为,他遇到一只下山的老虎。


改变是为要成就一个更好的新加坡,一个没有李光耀的新加坡,一个没有行动党一党独大的新加坡。



悠悠岁月 欲说当年好困惑 亦真亦幻难取舍
悲欢离合 都曾经有过
这样执着 究竟为什么?
漫漫人生路 上下求索 心中渴望...真诚的生活
谁能告诉我 是对还是错
问询南来 北往的客

恩怨忘却 留下真情从头说
相伴人间 万家灯火 故事不多
宛如平常一段歌 过去未来共斟酌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