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7 October 2013

《洋人不准进入》,新加坡日弄巧反拙。

新加坡可是越来越威风了,在洋人的地盘竟然不让洋人进入新加坡日的庆祝会。真想不到,新加坡政府在澳洲的一小片短暂的不到一天的租界,竟然表演出一幕《洋人与狗不准进入》的种族歧视风波#1

行动党政府真的是流年不利,做好事竟然变成坏事,我们的副总理张志贤还特地的赶到新加坡日大吃会现场,拉近与海外新加坡人的感情,与新加坡人同乐,却不与澳洲人同乐,难怪一些澳洲人,感到为何在自己的国家,竟然会有当年上海租界的《华人与狗不准进入》的同样感觉。

你说,新加坡威风不威风。我们有钱,有能力把小贩飞到澳洲去,短暂的借用你们的公园,和国民一起玩乐,一起怀念新加坡的美好日子。虽然说是短暂的经济建设,但对澳洲经济来说,不也是一小庄贡献吗?为何说我们歧视澳洲白人,看不起你们,不让你们进入会场,还向电台投诉,新加坡人忘恩负义,忘了澳洲人曾经为保卫新加坡做出牺牲#2

或许,我们真的忘了二战,我们真的忘了(英澳纽新马)五国联防,我们真的忘了洋人还真的有过为了保卫新加坡做出牺牲,为了新加坡经济出过策划做出贡献。因为,50多年的行动党政治,好像只有行动党在做牺牲,行动党在做贡献,连辛劳的新加坡人都没有贡献,怎么会轮到洋人呢!

澳洲洋人白人感觉受到歧视,不能到新加坡日大吃会上吃到新加坡美食,心里愤愤不平,因此投诉澳洲电台,觉得这是不公平,其他国家在澳洲办大吃会,欢迎澳洲白人,目的是推动主办国的美食,欢迎洋人参与,为何新加坡人的想法与人不同,还拒人千里之外?

为何在国内,口口声声说我们是一个包容的 inclusive  社会,到了国外,就改变嘴脸说这是一个exclusive 大吃会。

洋人白人可能根本不知道资本主义的运作。他们又怎么知道新加坡行动党政府是如何操作资本主义的。有没有听过美国运通的会员是有特权的。当那一片小地方成了新加坡暂时的小租界时,新加坡人就有这个特权。

这里再举一个特权的例子。每年F1在新加坡的会期,不是在市区圈出一些地方,让跑车跑圈圈吗?你要到圈里去吃喝玩乐,你就需要买票入场,不论洋人黑人还是其他人,没有买票就不能进入。买了票,你就有普通权进入会场。但是,澳洲白人还是不甘心,我们想买票,还是不行,新加坡方面不卖票。对了!即使在F1会场,你只有VIP特权,才能进入VIP的招待所,这些地方是不卖票的。明白吗?这是商业运作。

洋人白人还是不明白,你们新加坡日哪里是什么商业运作?明明白白就是让人大吃大喝,让新加坡人高兴而已。如果是这么简单,那就不是行动党政府。行动党绝对不相信免费的午餐,哪里有理由给人家吃免费,让新加坡人在澳洲免费吃喝玩乐?

澳洲洋人白人或许根本无法想象行动党政府是结合商业运作,政治活动,包容保外的高手。行动党所花的每一分钱,都要考虑回报的。什么回报?洋人还是不明白。大选的时候,洋人或许就会明白。

不论是大选,补选,还是总统选举,在关键的决定胜负的最后关头,或许有一天行动党必须要依靠海外选票才能赢得选举的胜利。因此,在海外,行动党并不对洋人inclusive, 而是对国人inclusive。洋人是应该被exclusive 对待的,因为他们手中没有新加坡选票。
没有这个特权,怎么能够来新加坡日免费的大吃大喝呢! 
在榜鹅东补选中,行动党候选人在海外选票中胜出。在27张海外选票中,行动党得19张票,工人党只有7张,另一张为废票。#3

新加坡日的成本不轻,以上回在纽约的集会来看,每个人头成本大约1000元。这回出席澳洲新加坡日的人数超过6000人,你说这要花多少钱?因此,花钱搞新加坡日活动,是要讲商业运作,讲投资回报的。希望你们吃喝玩乐后,告诉自己也告诉家人未来怎么做,在关键时刻,做出正确的政治经济判断。

洋人白人这么单纯,他们怎么会想到这么多,如果要想这么深,他们可能就不来了。不只是不来, 他们很可能反对在市区画圈圈,阻止跑车在他们认为的公地跑动,搞商业活动,吸引外来投资。

哎呀,洋人白人如何能够了解行动党政府,说白了,就连我们新加坡人又如何看得透行动党的居心。免费的午餐,门都没有。


#1

#2

#3
Of the 27 votes, 19 went to the People's Action Party and seven to the Workers' Party. There was one spoilt vote.

1 comment:

  1. mail@yuenco.com:
    Your comment is awaiting moderation.
    October 18, 2013 at 7:11 am (Quote)

    the blog address is pijitailai.blogspot.ca so it is a Chinese person living in Canada; not sure whether he/she was actually in that Australian park to witness the event himself/herself, or only heard someone else’s recounting; also not sure why he/she only complained about white people being excluded from Singapore day feast; surely PRC people would have been excluded too, and maybe that’s what he/she was really upset about?

    in any case, it seems not unreasonable to exclude non-Singaporeans from the event; excluded people having some annoyance, that’s understandable, but the way this guy/girl went on about it is, shall we say, interesting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