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1 September 2013

以补习精神来学习母语,或许能。。


搞了这么久,原来我们的教育制度是建立在不需要补习的基础上的。但是,为何,偏偏家长,学生甚至学校当局,都不听话,一直认为补习是对的,有用的,能够改变一个人的命运?

我们通过补习精神打败世界一流的新加坡教育制度,这可是一项大突破。因此,如果,我们改变态度,以补习精神来学习母语,或许,我们真的能够一举克服学习母语的难关, 又再一次取得胜利。

新加坡人的补习精神击倒行动党的教育精神
http://sin.stb.s-msn.com/i/A6/88E9F928A3151C0A96F19B275DED1.jpg


更令人兴奋的应该是,平民式的补习精神,如果能够转到选举上,那么,行动党现在就可以数日子了。这就是行动党认为的胜利,却败在自己建立的胜利上。

母语教育在新加坡是个政治问题,这个政治问题,还是要依靠政治来解决的。行动党对母语是什么态度,结果当然就是政治上要的结果。主流媒体怎么报道,当然也是行动党政府的政治立场。这里不是要谈母语的政治问题,而是想通过补习精神,来看教育。在从教育的母语困境,看看补习如何打败行动党的教育制度。

如果我们的教育制度是不需要补习的,那么,我们的每一所学校,都应该是好的。Every school is a good school. 补习精神的体现,就证明每一所学校不是 a good school。因此,学生和家长希望通过补习来进入他们认为的好学校。

回顾一下过去,我们就知道行动党有没有鼓励补习,人们看在眼里,能够不继续发扬补习精神吗?

*年长人士,或许还记得这么一个场面,过年过节,我们的政治家族,有一桌子补习老师围在一起吃饭,这个场景,看在其他人眼里,他们有何感想。有钱有势有条件的,当然就是跟风,因此,补习就从家教开始了。这个补习市场开张了。

*也是年长人士才能体会到的,就是当时的小六会考。当年除了数理语文外,还要考历史地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历史地理退出,只考数理语文,目标少了,同时,数理又有标准答案,因此,补习老师和10年会考指南出现了。目的就是专攻数理,家教之外,会考书籍出版社和补习中心就应运而生了。

*当华校接近尾声的时候,教育分流制度就开始出现了。小三小四分流,一个910岁的小孩,开始为自己的将来害怕,家长更加害怕,怎么能够不提早补习呢!因此,不只补习,甚至把计划提前到学前教育。进入什么样的幼儿园,什么样的小学,就会影响一个孩子的将来。这不单加速补习精神的提升,还把学前教育也给逼到学费贵过小学教育。

*不只如此,父母的背景也很重要。开国总理提出的女大学毕业生的孩子有优先入学的好处,就令很多人不平。怎么办?如果我有钱有条件的话,一定要在补习,学前教育上,给孩子更好的准备。而充分发挥补习精神的就是为孩子找最好的补习,最好的家教,最好的学前教育,只要能力做得到。虽然,这个优先入学的措施最后取消了,但是,却留下后遗症,为补习增加养料,能源动力。


好戏当然不只这些,接着下来,还有双语特选中小学,直通车,IB课程,中学九个等级,初级学院好像只有两所才有奖学金人选。。。

。。。。。。。。。。

行动党政府到了今天才说我们的教育制度不需要补习,那么,为何它一路走来,给国人的信息却不是如此。它说每所学校都是好学校,为何没有人相信。它说不要补习,为何人们还要在主流媒体上大唱反调,高调支持补习的好处。

为何会出现这么样的认知失调?行动党政府说不要补习,补习不重要,不是我国教育的一部分。但是,人们普遍上不这么认为, 还支持补习的正当性,合法性和合理性。到底是行动党认知失调还是我们人民?

从这个认知失调延伸出来,我们就可以理解为何行动党在政治上也认知失调。

# 空置的选票箱,一旦开箱后,就是非管制品,这个认知对吗?

# 内安法不是用来对付政治上的反对者,这个认知对吗?

# 外交事务不应该政治化,应该继续由行动党来主导,这个认知对吗?

# 总理的接班人,由行动党来主导,这个认知你同意吗?

# 新加坡的成就,归功于一个人,这个认知你同意吗?

认知失调当然不只这些,什么双语双文化,什么双语奖学金,什么通商中国,电梯提升,组屋提升,水淹事件,逃马事件,赌城作为娱乐城,烟雾事件。。。

。。。。。。。。。。

因此,当我们看到补习精神的高处,高到打败行动党的不需要补习的教育制度时,我们心里有了希望。行动党是可以被打倒的,行动党的过去和现在的政策,不是完美的,它是有漏洞的。它的漏洞之处在于行动党本身,不认为这是一个认知失调,它和人民的想法,期望,未来美景有一段距离。这个距离越大,行动党失去政权的机会就越大。

那么,行动党有没有可能超越这个认知失调,看清楚人民的真正需求呢?你问我,我问谁呢?不是说行动党现在是处于中年危机吗?认真的说应该是创新危机 如何摆脱过去的旧框框,放弃过去的家天下,过着和老百姓一样的生活,才能渡过危机。

行动党愿意和老百姓一起过着平民生活吗?当我们的母族文化已经消失尽了,我们还会记得行动党吗?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