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5 May 2013

爱国还要分先后,许文远‘我们有这么笨吗’?

在国会的服务期限比他人久,就比别人爱国。这是哪一门的道理?行动党想要赢回阿裕尼,那就派多几个部长过来,最好是由许文远带队,这么一来,就不会有人高声说你所谓的“我们真的有这么笨吗?”是玩真的。

爱国要分先后,越老越爱国?

许文远比在野党议员林瑞莲先进入国会,但是表现却一届比一届的差,当然,这也不能完全怪他,因为,行动党的政绩,也是一届不如一届,所以得票率一直下降。或许,因为这个缘故,老羞成怒的他,不得不倚老卖老,教训一下首次成为当选议员的林瑞莲: 
【他情绪激动地说:我们当中很多人在她(林瑞莲)进入国会之前,已在新加坡服务了几十年,请你不要表现得好像只有你爱国。】(早报514日)
许文远自认国会年资高过林瑞莲,为新加坡服务了几十年,因此,有资格批评林瑞莲,爱国的人大有人在,不只林瑞莲一个。到底谁在爱国,谁在为民服务,选民看的很清楚,八块钱动个心脏手术,还沾沾自喜,不解民情,到底是爱国爱民,还是害国害民?

许文远发表的伟伦的确不少,什么建屋局不赚钱,什么读大学无用没有增加价值,什么到新山养老,上网看看还真不少。不知道这些算不算爱国表现?

组成部长团队,赢回阿裕尼

信心满满,许文远最好的爱党爱国的表现,就是在2016年的大选,带领一个五人部长团队来阿裕尼集选区竞选。那样才叫做玩真的。不然,我们只能说行动党在玩政治游戏,说说而已。而下面这句话,我们也只能当成耳边风: 
【他说:我们最大的政治动机是什么?是要赢回阿裕尼集选区,而不是搞些小动作让大家生气,让我们永久地失去阿裕尼。】(早报514日)
到底是谁在搞小动作,行动党还是工人党?国会里答非所问,是谁在浪费纳税人的钱?当然,如果要如实回答,面子上就会不好看。不管好看还是不好看,行动党上下都不能脱离AIM爱门事件的阴影,现在没有说清楚,将来后遗症将会更为严重。

行动党阿裕尼落选候选人已经走了七七八八,根本没有一个部长级的领头人物,如果真的要收复失地,最好的做法就是派五个部长一起来照顾这个集选区。不过,看来行动党的头头,就像大禹治水那样,过了阿裕尼的家门,也没有空进来坐一坐,还害怕被卷进来,被当成代罪羔羊。

这一点,行动党还不如巫统。巫统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振林山一战,为了不让林吉祥胜选,硬要把马华拉下,派了前柔佛州务大臣阿都干尼上阵,虽然最后失败,但是求胜之心还在,就是不让林吉祥轻易中选。或许,行动党连这个勇气都没有,更没有自告奋勇的部长愿意到阿裕尼来。更何况,还要出动五位部长组成团队。真是难上加难。在这一点上,行动党比较像马华,连决战之心都没有。

对行动党的笨失望还是对工人党失望?

早报报道:身为行动党主席的许文远强势回应工人党的指责,批评林瑞莲以恶意的眼光看待AIM交易,根本是杯弓蛇影,令他感到失望

到底是谁对谁失望?行动党对工人党失望,还是选民对行动党失望?爱门检讨报告,工人党全部拒绝,选民会对工人党失望吗?还是选民对检讨报告失望,直接的就会对行动党失望,这样一来,才是行动党的最大损失。

许文远连续两次反问(林瑞莲)我们有这么笨吗?许文远应该问选民这个问题,连续的问两次,看看结果是什么?许文远问林瑞莲是问不出结果的,因为只有选民能够回答这个问题。选民手中的选票决定谁笨谁聪明?做了这么多年的部长,许文远为何不明白这个道理?或许,行动党根本就不敢面对选民,尤其是阿裕尼选民。不相信的话,就请许文远下次大选到阿裕尼来,看看谁才是这么的笨。

合约给政党支持者和给政党公司有何不同

行动党就是喜欢顾左右而言他,因此,早报的标题大大的打出:“许文远:工人党市镇会 给支持者公司合约。”这样的标题很容易误导读者,让人以为工人党和行动党一样,都是用自己人,但是,行动党却用了自己的公司。这是有所区别。

当然,还有很多关于AIM爱门事件的问题,行动党是无法回答清楚的。工人党议员在国会都没有办法问得清楚,选民又如何可以获得明明白白的答案呢?这些问题网上都有讨论,这里不再重覆。

爱国理念的不同诠释

行动党的爱国理念就是和世界大趋势不同。行动党认为参与国庆大检阅,国庆群众大会,全国对话,人协活动,就是爱国的表现。那些参与芳林公园大集会反对人口白皮书的人,参与网上批评政府的网民,更不用说,那些参与在野党政治活动的人,这些人在行动党眼中,不是爱国。

最可怕的是,爱国还有先后之分,先霸位的就是最先爱国。以不公平选区划分制度霸了位之后,还沾沾自喜批评他人,不知道什么是爱国,自认吃盐比别人吃米多,当然,爱国也比别人先,别人多。爱不爱国,最后还是选民说了才算数。

或许,有一天,新加坡人在国外示威抗议我国选举不公时,行动党政府也会像马来西亚政府那样,指示驻外代表,不要协助公民,那是他们自作自受。行动党的爱国标准和巫统标准一样,都是过去式,因此,行动党很难认同新的爱国行为,不止如此,连新加坡人在芳林公园声援马来西亚的不公平选举,内政部还派人录像留念。

那么,什么是新的爱国行动呢?
【民主行动党全国副宣传秘书张念群表示,马来西亚驻新加坡最高专员莫哈末胡欣应该为在新加坡参与抗议活动而遭逮捕的21名大马公民伸出援手,而不是落井下石。 
毕竟这21名大马公民,并不是因为贩毒丶走私而被捕,他们是因为关心我国的政治和民主进程,虽然身处异地,也决定聚在一起为大马打气! 
她说,这群大马公民的行为,无疑已凸显了他们的爱国精神;然而,莫哈末胡欣的言论却让人怀疑这个国家的政府,是否还爱她的人民。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29955

如何诠释,马来西亚年轻人爱国还是不爱国?

新加坡需要这样的年轻爱国人士,不论身处何处,都关心新加坡的未来,这样才叫做爱国,新加坡才有希望。这么做的结果,许文远和行动党就会感到很失望,就像许文远在国会里对林瑞莲那样的失望一样。

行动党的失望,不也就是新加坡人的希望吗?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