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13 October 2012

全国对话=党内民主,这能确保代代贤人吗?


党内民主是否真能确保国家代代出现贤人执政,把国家社会管理得头头是道,这是个没人可以完全正确回答的问题。因此,给予党员民主,倒不如给全国人民民主,真正意义上的民主,不是更好吗?

尤其是新加坡,我们原本就有议会民主的机制。当我们在1959年取得自治地位,1963年加入马来西亚,1965年独立的时候,民主的议会代表制和法制就一直伴随在我们左右。

因此,当听到有人提到学习党内民主这套东西,真的让人感觉到新加坡是否在开倒车。难道,在过去这50, 60年,我们不止做不到国家的民主,甚至连行动党本身也没有党内民主,所以现在要学习中国的党内民主?

105日举行的中国的未来:过渡还是转型》论坛上,主席徐冠林教授提出新加坡可以学习和了解党内民主。他的提议是随着其中一位主讲者孟庆国教授的看法而提出的。孟教授说随着中国改革开放后,经过经济改革,社会改革,现在进入政治改革的阶段,而党内民主就是改革的一部分。

因此,徐教授提出自己的看法,借题(中国的未来:过渡还是转型》发挥,新加坡也面对过渡还是转型的未来。或许,我们也可以学习和了解中国的党内民主。徐教授的本意是什么,我们不知道,也无需猜测。

不过,这似乎把党和国看成二而为一,看成等同。难怪,他会加上这么一句,和中国一样,新加坡也有一个很强大的一党。因此,新加坡可以学习他人的党内民主。

这似乎告诉人们,最少在新加坡有一部分人认同行动党=国家,党内民主就等同国家民主。这些人,还是到过西方,认识民主的人。在他们眼中,很自然的小圈圈的党内民主对话,就成了全国对话了。行动党的共识,就是新加坡共识了。

百科名片:党内民主
党内民主是指党员和党组织的意愿、主张的充分表达和积极性、创造性的充分发挥。党内民主的四大部分 :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中国共产党所有党员不论职务高低,都享有党章规定的权利并应履行其义务;党的各级领导机关应由选举产生;党的各级委员会实行集体领导和个人分工负责相结合的制度;党内讨论决定问题实行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党员有权了解和直接参与党内事务的权利http://baike.baidu.com/view/186545.htm

党内民主就是给予党员民主的权利,让他们作为党员可以尽到做党员的义务,做到“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这样的解释,不知道是否说,在(以前)没有党内民主的情形下,党员是没有民主的权利,不可能在选举、决策、管理、监督上尽一份力。

这是否在说‘此地无银三百两’,行动党的党员也没有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的权利。现在学习党内民主,就是要给党员这个民主的权利。难怪,新加坡人感觉到自己没有很大的民主空间,因为,即使行动党党员在党内也没有这个民主权利,更何况普通新加坡人了。所以,他们现在要学习党内民主。

原本就已经有的民主机制,为何还要学习?这50多年来,我们不单没有把民主的机制发挥的好好的,反而开了倒车,个中缘由当然跟一党独大有关系。想不到的是一党独大可以独到需要学习党内民主,就是说一党独大的结果是连党内都没有民主。从党内再到党外,新加坡全国当然就可想而知了,民主的空间当然也就更小了。

2011年的大选,行动党得票低落得原因之一,就是没有聆听基层的声音。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基层的民主声音没有得到重视。或许说,行动党上层根本没有让党员参与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的权利。

行动党要做到党内民主,就要有一些动作。因此,全国对话就此出现了。

借着全国对话的窗口,欢迎全国人民参与,事实上,就是安慰党员,现在你们有机会,有权利说出基层的话,把你们的心声说给党听,行动党需要你们的反馈。

搞了这么久,原来全国对话就是行动党的党内民主。行动党党员,过去没有机会说话,没有发声机会,没有党内民主权利,现在有了,而且还要做给全国人民看,全世界看。

因此,行动党希望全国对话的结果有个共识,行动党党员的共识,那么,下一回大选,大家(行动党党员)就有一个共识,团结在一起,为党努力,保卫行动党的江山。

所以,全国对话 = 行动党党内民主,全国共识 = 行动党党员的共识,所谓的对话和共识,就是为行动党在下一届大选做好准备,不然总理怎么会说,要做到70岁呢!不早做准备怎么行呢?

假设有了党内民主,对话和共识后,行动党能否推出贤人出来竞选?这是行动党确保政权的保障,但是,就这点,行动党都有心无力了。

即使国内有民主,我们也不能确保贤人政治的出现。更何况现在是一个行动党的党内民主,更是无法确保贤人出来参政。与其让行动党一党独大的搞党内民主,为何新加坡人不自己出来争取国家的民主,把民主的市场做大,让全国人民参与,而不是行动党一党专有。在投资上,这叫分摊风险,而不是只投资一只股票,即使这是一只蓝筹股。

1 comment:

  1. 新加坡的总体风险的确因“全国对话”而加大而非减少,
    如今“精英Elite PAP” 未必从中得利(如取得下次大选之前的主导权),
    弊端反而更明显,
    "另一阵营" 大可放心。

    market2garden pjtl 2012.10.14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