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7 October 2012

不知民间疾苦住屋难,只知万千宠爱在一身。


80年代从政的总理,在近30年来的政治生涯中,是否有真正了解到民间疾苦住屋难的问题。在无数次的接见选民后,他还是无法解决居民的住屋问题, 因此,他的简单结论就是,破碎婚姻是住屋问题的导因之一。

他对居者有其屋的政策,应该有传承的义务,但是,这20多年来,他一路走,住屋的问题就越严重,最后,他只能说出像晋惠帝那样的活:没有饭吃,为什么不吃肉粥呢?婚姻既然破裂,当然要个别找住屋的出路。总理还希望回复到原点,重新开始。

住屋是民间最基本的问题。为何以前的居者有其屋政策,反而没有出现目前这么严重的住屋问题。从80年代到现在,总理每次接见选民时,他都听到看到,基层领袖也都有记录下来,选民的住屋问题。就是这个基本问题,他亲自面对,亲自体会,每星期最少一次,问题不单没有解决,反而更加严重。因此,他只能感叹,高呼家庭凝聚力:

总理昨晚接见宏茂桥集选区选民后,有感而发,在面簿上留言:“我们接到了大约114个个案,其中有相当大的一部分面对了住屋问题。而住屋问题的根源其实是破裂的家庭。”http://news.omy.sg/News/Local%20News/Po-Sui-Hun-Yin-Shi-Zhu-Wu-Wen-Ti-Gen-Yuan-Zong-Li-Xu-Qing-Guo-Ren-Wei-Xi-Jia-Ting-Ning-Ju-Li-102102

是的,家庭凝聚力是很重要的。较早前,不是有一个报道,一个赌徒会影响家庭中的10几个成员。一个人成败,不是个人的问题,而是家庭成员的共同负担。那么,一个总理的成功,一个总裁的成功,不就是国家成员,公司员工的贡献吗?

总理是否只看到国家的成功,而没有看到成功背后的国人的贡献和牺牲。总理谈到家庭的凝聚力,不要出现婚姻破碎,延伸来说,国家的凝聚力,也是不要出现分裂,才能在出现危机时,共同面对挑战。

居者有其屋的政策就是要给人民一个归属感,这是建国总理的宏愿,他希望国人有家之后,就会负起保家卫国的义务。当总理传承这个伟大的任务时,他是否还记得这个宏愿,住屋问题出现,没有归属感,还会有凝聚力吗?

事实上,婚姻已经破裂,一个家庭变成两个单亲家庭,住屋当然出现问题。住在亲朋好友的家里不是长远的计划,最好能够有一个自己的家。但是,这不符合建屋局的规定,单身(单亲家庭)是没有优先获得分配组屋的机会。因此,总理希望不要出现婚姻破碎,但是,既然已经婚姻破碎了,硬硬要两个人复合,这有可能吗?

我国的社会发展,已经到了婚姻生活出现离婚率远远高于过去的情形。这是现代化生活的一个代价,总理希望不要出现婚姻破碎,是一个理想,但是,现在婚姻问题出现了,导致住屋问题出现,这个现实问题,却需要马上解决,不是讲道理的时间。

深一层的想这个住屋问题,有一群人有没有出现婚姻破碎问题,都不会出现住屋问题。因为,他们的高收入可以避免他们陷入这个贫穷人的问题。不但如此,我们还经常看到他们在法庭上争财产呢!

所以,总理遇到的住屋问题,间接来说也是一个贫穷问题。有钱的人还需要到总理的接见选民办事处吗?

千宠爱在一身,关怀温情家何在。

行动党的轮调有时是蛮可爱的,在高度强调个人的贡献的同时,又要强调社会上需要温情,需要家庭的凝聚力。不然,住屋问题就会出现。对贫穷人是一套,对他们认为人才的人却是另一套。因此,整个国家,通过行政手段,把千万的宠爱都加在一个人的身上,还害怕爱的不够,担心这个人不愿意留在新加坡。

所以,一方面高喊高薪养廉,把千万的宠爱都集中在一个人的身上,一个总裁的薪金相等于整间公司员工的工资,使到人人羡慕。这是否是过度宠爱,过度的重视一个人的才华,过度的高估一个人的智力。

林崇椰说:“很多人会把公司营运成本与低薪职员挂钩,但其实有些聘请300名职员的公司,公司高层的薪水就比所有职员的薪水加起来还多。”“总裁一人加薪,其他如首席财务官、首席运营官等也会一并加薪,这对公司的营运成本造成很大的压力。长远下去,会影响公司的竞争力。”林崇椰表示,他较早前提出“休克疗法”时,提到大幅增加低薪工友的薪水,并同时冻结高薪者的薪金增长3年,以拉近两者间的差距。http://news.omy.sg/News/Local%20News/Lin-Chong-Ye-Ti-Yi-Dong-Jie-Gao-Ceng-3Nian-Xin-Jin-102146

这些总裁,首席财务官,首席营运官,还有政府高官,部长,他们当然没有住屋问题,他们的问题是如何选择优质的住屋,即使婚姻破碎,还是房子照住,车子照开。我们的国家和社会对他们的宠爱,真的是万千宠爱在一身。

但是,总理知道富人的住屋问题容易解决,贫穷人的政府组屋问题就是很大的难题。因此,总理只能高喊维持家庭凝聚力,破碎婚姻是住屋出问题的原因之一。事实上,婚姻良好,收入不高的快乐家庭也会出现住屋的难题。

一个原本快乐的家庭,会因为孩子的婚姻组屋房价上升而变得不快乐。迟迟没有获得组屋分配而不快乐。孩子的收入远远赶不上房价的上升,而不快乐。

总理接见选民近30年,难道还看不懂人民不快乐的原因吗?政府把宠爱都加在一个人的身上,这个人当然没有住屋问题,生活问题。与此同时,没有得到宠爱的人,越来越多,不单住屋有问题,生活也成问题。

从政这么多年,还停留在“没有饭吃,为什么不吃肉粥呢?”的阶段,这对行动党,对新加坡,应该不是住屋问题这么简单,而是更加重要的生存和前进的问题。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