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17 June 2012

专权思维摆脱不了 创新意识只靠麻醉

从一个政治专权的国家,到另一个政治专权的国家,人们的思维还是摆脱不了政治专权的模式,那么,就只有靠药物毒品来麻醉自我,在忘我的神仙境界,才能找到创新之路,造出好像苹果乔布斯那样的产品,名利双收。

中国学者从中国来到新加坡,还是依然留念专权政治下的思维模式。即使像新加坡这样西化的专权加民主的国家,还是无法让中国学者摆脱专权思维的枷锁,一样留念旧的和在中国同样的思维模式,忘记了没有自由的空气,就是想创新也创新不来。乔布斯的创新理念和点子,难道就是依靠麻醉自我就能达到吗?如果是这样简单,人人只要吸上一些毒品,就都成了创新人物了不成。隐君子不就成了创新人的代名词了吗?

看来从中国到新加坡,只不过是从一个专权国家到另一个专权国家,其中的思维模式,创新理念,并没有改变。因为,在这种国家的改变中,创新元素的一个重要条件 – 自由,并没有在考虑之中。在百思不得其解下,就想到麻醉放纵自己,才能达到创新的最高阶段。

美国之所以能够取得今天的地位,就是因为在自由女神之下,全国充满了自由民主的气氛,社会涌现一股朝气。虽然,现在经济前景不是很明朗,美国的经济动力依然不可忽视,创新的源头,创新的底气还在,再加上产权保护的健全,才使到乔布斯这样的人,得以施展创新的理念,在资本主义鼓励消费的背景下,取得个人,企业双双成功。美国作为这个创新原动力的主体,载体,当然也获得国家利益。

那么,是不是没有自由就创新不了呢?中国的‘嫦娥’已经奔月了,新加坡人均收人已经排在世界首几位,难道一定要有自由,才能创新,只有创新,才能为国为民创造财富吗?因此,专权政治还是有其拥护者,为何我们不能牺牲一些自由,换取经济的大饼,让更多的国人富有起来呢?问题是经济大饼在专权政治下有获得公平分配的机会吗?

即使有公平分配,经济的发展,从低度到高度发展,会遇到一个瓶颈,想要再进一步,冲破经济局限,经济枷锁,就要依靠创新。这就是为什么新加坡政府,中国政府现在在注视创新的发展。我国的第四所官立大学,不是有着一个‘设计’在校名里吗?博雅学院不也是想要在人文上有所突破吗?这些跟创新有没有关系?

外来人才的思维问题?

行动党在为引进外来人才提出的一个硬道理就是,这些人才能够为新加坡带来新的活力,新的创新理念,为我国的竞争力加分。但是,如果他们依然没有摆脱专权的思维模式,依然保留专权政治下的创新意识,不追求自由,而认为要靠药物毒品才能有所创新,这么一来,到底是为新加坡加分还是减分呢?

即使从欧美自由国家来的人才,在新加坡特有的专权政治下,能否如愿发挥创新的念头,创新新的思维,创新新的产品和方法?还是,固步自封,依靠着专权政治的保护,行动党的指挥,创新出所谓的创新产品和理念来。

难怪,新加坡人普遍认为,新移民对行动党有利,在投票时,这些人就会投选行动党。因为,他们无法摆脱专权思维,同时,只有专权政治他们才活得踏实,才能施展才华,才能有所创新。这或许是新旧公民的另一个鸿沟,一个要求更多的自由民主,另一个要靠药物来创新。

这么一来,新移民不是变成行动党延续政权的救命仙丹了吗?当选举成绩越接近50对50时,专权思维的投票方式将能起着决定性的作用。看来我们不只要新移民尽快融入我国社会,更要让他们知道了解,新加坡人期望更多的自由,民主,而不是专权。

这是一项很艰难的工作,外来人才当然赞成行动党的政策才来新加坡,当然也知道行动党是个什么样的政府,甚至在利益在上的背景下,他们也不愿意改变。这样一来,2011大选所取得的一点突破,是否还有更大的突破,发展的可能性呢?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