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8 April 2012

总理的面簿 能打开新加坡民主自由之门吗?



总理推出自己的面簿,表现出亲民的作风,但是,我们却丝毫没有看出一点自由之风。原本,总理可以借着这个面簿,展现民主自由之风,看来,那只不过是做给国人看,说给国人听。在外国人眼中,在坚信民主自由的国人眼中,根本是一成不变,换了一个脸,面子还是一样,没有勇气,面对改变,面对现实,面对政治新常态的胡姬花之风。

破产人士是否没有出国的自由,还是这个人的自由,会伤害到新加坡的利益,尤其是行动党的利益。在新的政治常态下,行动党政府有必要面对人民要求更多自由的呼声,而行动党更要面对人民的自由之声,正视人民的民主要求,而不是处处像过去一样为难人民,害怕人民发声,害怕不同的声音。

徐顺全真的那么可怕吗?徐顺全真的是洪水猛兽吗?经过20年的抹黑(?),怎么还是有人相信徐顺全的一些做法,最近民主党提出的医疗政改方案,虽然不能说是十全十美,但是,这也是一个替代的方法,如果,大多数人民支持,这个不行的政策,也会成为可行的方案。新加坡就是太缺少替代的声音,所以,一旦有些替代方案出来,一言堂的主流媒体,就会跑出来大声的指责,好像这些言论违背了建国之道,这些人成了汉奸似的。最近,提出的大幅度提升低薪工友的工资,老年保险计划,也好像是洪水猛兽一样,不受欢迎。

一个成熟的新加坡,应该可以接受更大的民主自由空间,一个政治新常态,应该不害怕让人民指指点点,如果连这个最基本的接受挑战的勇气都没有,那么,政府的政策,措施,怎么能够包容更多的意见,更能为人民的利益为先。

从今年的预算案开始,一直到现在五一劳动节,政府一直在高喊包容,包容的社会,要照顾人民,但是,这个包容,也应该包容人民发声的自由。看来,行动党要的是人人包容它,而不是行动党包容人人。行动党要人民给它自由的包容,而不接受人民要求包容自由。这是一种单方面的包容,就像,曹操的宁可天下人负我,我不负天下人一样。哦,搞了这么久,才知道包容的真正意义,原来包容有里外之分。

行动党或许自我感觉良好,不知道现实已经改变了。民主党在徐顺全默默耕耘下,虽然在去年大选中没有取得国会议席的突破,但是,选票却有上升。试问,一个不值得信赖的徐顺全如何能够把民主党的得票拉高,同时还招揽一批专业人士,怎么还有这么多人和他一起疯呢?我们真的要好好地想一想,到底是谁在讲真话,还是真中有假,假中有真?结果搞得选民真假难分,不知所终。

有关徐顺全不准到奥斯陆出席国际自由论坛的会议,主流媒体较少报道,尤其是中文报纸,好像只字不提。在网上言论越来越开放的时代,和20年前相比,这种选择性报道的做法,实在是太落伍了。这就好像拿着大哥大手机,想上网看总理的面簿一样,那当然是什么也看不到。看来,总理虽然有了面簿,但是思想还是处于大哥大的时代。

希望他能用智慧型手机,上网看看国际人权基金会写给他的信,然后在他的面簿上给予回答。



既然有了面簿,何不借着这个机会向国人说清楚,不让徐顺全以破产之身到奥斯陆去的原因。或者,让他去,看看他能发表什么自由的言论,发表什么替代的看法。或许,政府还可以借机反驳他的替代言论,指出他的错误,让国人看清徐顺全的底细,是不是夹着洋人的尾巴自重。

不让徐顺全出席国际自由大会,反而让国人觉得行动党政府有所隐瞒,害怕徐顺全说出不利自己的话。我们新加坡政府是这样一个经不起考验的政府吗? 只有极权国家才会这么做,现在连缅甸政府都让异议人士翁山苏姬出国,难道我们的自由程度要拿来和缅甸相比吗?这是倒退,不是进步。

在国际上,新加坡的自由嘴脸和政府所倡议的包容社会在自由程度上有距离,或许,我们不应该依赖洋人来告诉我们什么是自由。发言的自由,原本就是去年胡姬花之风的一项要求,难道行动党政府还没有听进去吗?难道徐顺全的替代言论就真能动摇新加坡的国本吗?这也太少看新加坡人的智慧了,我们如果没有这种判断能力,而一直要政府来下指导棋,那么我们如何立足成为第一世界国家,如何创新,如何博雅,如何面对更加困难的挑战。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