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1 January 2017

泰极否来的经济?知道问题所在,但却找不到对策?



否极泰来念起来比较顺口,但是,泰极否来却也是一种自然的规律。资本主义的发展,经济发展的结果,却也是如此。有些国家胜出,有些公司壮大起来,相反地,有些国家,有些公司却一败涂地。全球化让中国壮大起来,相对的,欧美日等先进国家却出现问题。

而他们往往把在政治上,选举上的失利,归咎于民粹。就像英国脱欧,特兰普当选,都是民粹在搞鬼。

事实上,大家心里都明白,经济蛋糕没有平均分配,贫富悬殊,中产阶级看不到希望,就如英国首相特里莎·梅说的一样:

【脱欧后更"全球化的英国":愿景和代价

英国首相特里莎·梅周四(19日)在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对各国政商精英发表讲话,设法澄清涉及英国"脱欧"的另一件事:英国将成为全球贸易领袖。
英国脱欧的主要论点之一就是摆脱束缚,独立自由地与全世界通商交易,成为更"全球化的英国"(A Global Britain)。
她对全球化现状的评判包括:
  • 全球化创造了人类历史上前所未见的巨量财富,但许多人感到自己并未受益,甚至受害。
  • 许多商界精英不守规矩,逃避税赋义务,推诿社会责任,没有设法让更多人分享增长和财富。
  • 反全球化趋势正在被那些擅长派系和恐慌政治手段的政治领袖所利用,因此需要全球精英来抵御逆流。
而脱离欧盟、欧洲单一市场和关税联盟之后的英国将成为"全球化的英国",担当起国际自由贸易领袖的角色。】

英国首相特里莎·梅把英国脱欧美化成“全球化的英国”。她认为“反全球化趋势正在被那些擅长派系和恐慌政治手段的政治领袖所利用,因此需要全球精英来抵御逆流。” 她认为全球精英应该一起合作来对付民粹主义的抬头。

但是,全球精英也知道问题出在梅首相所提出的前两个问题:
  • 全球化创造了人类历史上前所未见的巨量财富,但许多人感到自己并未受益,甚至受害。
  • 许多商界精英不守规矩,逃避税赋义务,推诿社会责任,没有设法让更多人分享增长和财富。

尤其是第一个原因。

当越来越多的人认为自己没有在全球化的过程中获得好处,反而好像是受害者的时候,也就是泰极否来的开始。‘泰极’是全球化创造了前所未有的财富,‘否来’却被认为是一种人民没有获得利益的民粹反映。

###

全球化,世界贸易组织推动的开放自由贸易,是一种理想。理想把全球化的经济蛋糕做大,然后把蛋糕公平的分配,这么一来大家就有更加好的生活素质。

的确,全球化的蛋糕是前所未有的大,问题出在分配上。政治精英说,工人,受雇人士,小商人,小企业如果要提高所得,获得多一点分配,就要提高生产力、效率。很不幸的,这些人就是无法跟进,当然,所得分配就会越来越少。

这就像奥巴马的八年总统任期一样,他的理想,被全球化感化了。中国应该感谢奥巴马,他坚持的自由贸易,让中国捉到机会,经济获得快速发展。而特兰普的上任,似乎代表了泰极否来,不稳定的因素增加了,全球化的步伐需要做出调整。

【奥巴马想改变世界,但世界改变了他


上任之际,贝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在海外激起的希望比在本国还要高。通过用一种振奋人心的言辞谈论着“带来变革”的总统,他充分利用了这些希望,而他的承诺无疑也是同样动人的。美国将被带回正轨,与其他国家精诚合作,在他常说的一个“相互依存”的世界里,共同应对种种挑战,从恐怖主义,到贫困、金融危机和全球变暖。

2008年,他于当选总统数月前在柏林发表了演讲,令狂热的人群兴奋难耐;入主白宫不到一年,他便获颁诺贝尔和平奖,奥斯陆的和平奖评审委员会给出理由是,他有着建立无核世界的“愿景”,就好像他是一位诗人而非国家元首似的。世人抱有太高的期待,几乎没注意到奥马巴计划中的矛盾之处:既要带领美国走在一个相对衰落的时代,又要以某种办法取得具有变革意义的成果。最高领导人的身份让奥巴马难以直白地谈及美国的力量正受到越来越多的限制。但没有谁比他更能体会到这种限制有多么激烈——多么令人沮丧。】
http://cn.nytimes.com/opinion/20170119/obama-hoped-to-transform-the-world-it-transformed-him/

奥巴马或许没有想到自己乌托邦的理想,会加速世界局势的乱局。已故的李光耀是这么形容奥巴马:
   
  (新加坡内阁资政李光耀本月2日在新加坡总统府接受美国合众社(UPI)特别任务总编辑博什格拉夫访问时表示,民主党的总统初选参选人奥巴马在竞选演说中轻率地承诺要从伊拉克撤军,令他感到不自在。
   
  李光耀评估美国民主党的总统参选人时,关注的主要是他们对伊拉克战争的立场。他因此对奥巴马感到不安,并看好希拉里会胜出,但他更希望麦凯恩当总统。
   
  他指出,奥巴马倘若当选总统,却又无法兑现竞选承诺,将美军撤出伊拉克,恐怕将因此而公信力大失。然而,如果他履行承诺从伊拉克撤兵,天下却会大乱。)
中评社 http://hi.baidu.com

或许说,奥巴马的当选,也是另一种民粹。只是当时不叫民粹罢了。

看来伊拉克撤军没有带来天下大乱,倒是乌托邦的贸易理想,和国内的分配问题,有机会引起天下大乱。如果奥巴马认为自己政绩很好,没有留下后遗症,或许,希拉里能够凭着他的国内外的政绩加分,事实并非如此。

奥巴马离任了,特兰普上任,天下大乱开始了?现在还言之过早。李光耀猜错了,但是,天下大乱还是有可能,原因不是伊拉克,而是经济问题,贸易大战。李光耀把时间和原因搞错,但是,方向可能是对。

###

奥巴马的理想是一个哲学问题。人类发展到了这个阶段,创造了人类历史上最多财富的时代。但是,人类却不快乐。我们如何走到这一步,下一步如何走下去。

就如习近平在瑞士世界经济论坛说的:

许多人感到困惑,世界到底怎么了?

习近平没有说这是民粹问题,也没有说这绝对是全球化的问题。他提出一个大同社会,大家一起承担,协助人们寻找(失落的)实体经济的感觉
#http://pijitailai.blogspot.sg/2016/12/blog-post_26.html

【习近平: 共担时代责任 共促全球发展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英国文学家狄更斯曾这样描述工业革命发生后的世界。今天,我们也生活在一个矛盾的世界之中。一方面,物质财富不断积累,科技进步日新月异,人类文明发展到历史最高水平。另一方面,地区冲突频繁发生,恐怖主义、难民潮等全球性挑战此起彼伏,贫困、失业、收入差距拉大,世界面临的不确定性上升。

对此,许多人感到困惑,世界到底怎么了?
。。。
“甘瓜抱苦蒂,美枣生荆棘。”从哲学上说,世界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事物,因为事物存在优点就把它看得完美无缺是不全面的,因为事物存在缺点就把它看得一无是处也是不全面的。
。。。
3年多前,我提出了“一带一路”倡议。3年多来,已经有10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积极响应支持,4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同中国签署合作协议,“一带一路”的“朋友圈”正在不断扩大。中国企业对沿线国家投资达到500多亿美元,一系列重大项目落地开花,带动了各国经济发展,创造了大量就业机会。可以说,“一带一路”倡议来自中国,但成效惠及世界。】

相对于世界贸易的不稳定性,‘一带一路’的发展却稳定多了。同时,参与‘一带一路’的国家,注重经济发展,而不把民主放在第一位。(印度和巴基斯坦2017年加入上合组织)。

Belt, Road and Shanghai Security Cooperation - Capitalism first, democracy second.http://pijitailai.blogspot.sg/2017/01/belt-road-and-shanghai-security.html

是的,从义乌到伦敦,火车所经过的国家未必都是民主国家,但是,却能够从互通有无中,获得利益,取得发展。

2000多年前的世界格局
今天世界的新格局?。

但是,全球化所带来的分配问题,是否可以在‘一带一路’中获得解决?它会不会进一步加深贫富悬殊,造成了另一轮的民粹?

###

特兰普一上任,就打着美国优先的路线,同时,他也终结了TPP.

如果我们看他的就职演说,似乎和英国梅首相的‘全球化英国’冲突,就是有一批人在全球化时代没有得到好处。

Trump inauguration  Full text of new president s speech   BBC News.png
特朗普宣誓就职:权力交还给美国人民   BBC 中文网.png

谁是被遗忘的人民?

资本主义的发展竟然产生一批批被遗忘的人民。

难怪,中国习近平会问:许多人感到困惑,世界到底怎么了?

政治精英似乎都明白这个简单的道理,但是,却一直做不到。政治精英已经江郎才尽?

被认为民粹的特兰普,不认为自己是政治精英,那么,他真的能够做到美国优先,为被遗忘的人民找到新的出路吗?

还是,他也像奥巴马一样,‘奥巴马想改变世界,但世界改变了他’?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