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1 August 2016

越来越没有自信心的李显龙政府 - 不敌精灵宝可梦

越来越没有自信心的李显龙政府

当李伟玲批评哥哥李显龙的政府不如前任人民行动党政府;事实上,也间接指出,李显龙对于治国越来越没有信心。

前两任的行动党,为何对于治国比较有信心?第一任李光耀政府,作为威权政府,当然是信心满满,并且被认为是国际政治家。第二任吴作栋政府,虽然是温席,过渡总理,但是有李光耀指导、指引,间接地也有信心。

甚至在李显龙担任总理的第一阶段,李光耀在世的时候,李显龙在两位资政的协助下,信心依然还在。

现在是李显龙政府的第二阶段,李光耀过世,1995大选大获全胜后的行动党政府; 也就是李伟玲所谓的【现任行动党政府不如前任行动党】的阶段。

为何大选大获全胜,反而没有信心治国?李显龙解释为当前世界经济不稳定,国家国人要团结一心,恐怖活动,还有大家可能根本没有想到的精灵宝可梦。

李光耀和吴作栋的国庆群众大会需要呼吁新加坡人放下宝可梦,大家一起来听总理的群众大会讲演吗?李显龙说这关乎未来新加坡15年的发展,大家应该来看一看,听一听。李显龙应该自我反省,为何他前任不需这么做?为什么国人关心宝可梦,这个虚幻的梦,而不想李显龙设计的梦?是不是,李显龙的梦和宝可梦一样,都是一时的快感?

不久前,李伟玲说李显龙“滥用权力,建立王朝”,最近,在批评“司法维护法案“的时候,她认为这项新法案在规定惩处各种藐视法庭行为时,很可能成为压制言论自由的工具。

司法维护法案已经快速三读通过,目前已经成为法令。这是李显龙政府的最新工具。为何法庭没有自我判断能力,而要国会给予这个增加的权力。美国法院绝对不会要求总统或者国会,给予它多一些权力。因为,美国法院就是宪法的最终诠释者,不需要什么多加的权力。当然,美国民主和新加坡民主是不一样的。新加坡法庭需要国会立法来保护法庭的尊严,而美国法院作为一个独立的机构,可以自我决定和保护自己的尊严。

一个人或者一个机构,要获得尊严、尊重,是要自己去争取的。

李显龙为新加坡法庭增加权力,通过司法维护法案,这难道不是他对治国没有信心的表现吗?

当然,他没有信心的治国还表现在总统选举制度的改变。他在这个时候改变李光耀奇思妙想出来的总统选举制度,刚好是李光耀过世和大选大获全胜一年后,为何这么快就做出根本性的改变?大家想一想,很值得回味。他当然没有信心面对明年总统选举可能出现的不利局面,所以先下手为强。

当然,他也管制媒体,不论主流媒体还是社交媒体,我们的新闻媒体的自由度,在李显龙政府时代,没有上升,反而下降。至少,吴作栋在1999年,同意开放芳林公园作为国人的演说角落,比李显龙还稍微开放一些。难怪,国人喜欢宝可梦而不喜欢群众大会,宝可梦可以自由的玩,新闻自由却不是国人玩得起的。


李显龙政府如果要国人观看群众大会,大可创新精灵宝可梦,把50年的愿景化为各种精灵宝可梦,还有把CPF、储备、国库、淡马锡、医药、教育、就业、经济、国防变成魔头、道场,让精灵宝可梦去除妖灭魔。

我们有这样的创意吗?

李显龙有信心把法庭、储备、淡马锡、经济、公积金等变成道场,让精灵宝可梦去侵占吗?去发表意见吗?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