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0 March 2016

‘Long Long Time Ago’ 是什么戏?


前几天到电影院看电影,同伴说想看一部中文片,站在柜台前看不懂片名内容。就问售票员,‘Long Long Time Ago’ 是什么戏?原本还以为是狄龙的爷孙电影,回答说不是。

新加坡的几乎所有电影院,都会出现上述相同的事情。如果没有预先做好功课,售票处显示的电影片名,都是英文。明明一套有正式中文片名的电影,就是看不到中文片名。当然,马来,淡米尔电影,还有其他语言的电影也应该会出现同样的情形。

现代科技已经容易使用’cut and paste’, 即使不懂中文,马来和印度淡米尔文,把电影的正式片名收录在售票处的电脑里应该不是一件难事。但是,为何中文电影却没有出现中文片名呢?而要电影观众自己先做好功课,才来看电影?马来西亚的情形,我们可以理解,但是,新加坡出现这样的情形却令人费解。

或许一点都不需要费解,根据最新的数据,新加坡家里说英语的比率已经第一次高于说华语的家庭。在这样的背景下,一个是市场占有率增加,一个却减少;从商业、务实的角度出发,只提供一种语文选择,也没有策略不正确的地方。

偏偏这不是一个简单的数学题,也不是C+++的逻辑问题。

这是一个文化选项,哲学问题。50年的建国路,我们已经发展到中文电影不需要中文片名的地步。再走下去,这将会是一条什么路?令人不敢想象。

***
同样令人不敢想象的是新加坡华人参加反IS伊斯兰国的举动。正如行动党政府所担心的,在国外的斗争行为和思想,有可能会被带回新加坡来的。这是一把双刃剑,没事大家都不出声,有事真的是惊天动地了。做政府如果只是看到好的一面,拼命的宣传好处,到头来,很可能伤到自己。

立国50年后,大举引进移民后,行动党做梦也没有想到,在移民融入方面,我们真的做得不足。我们已经进入中文电影不需要中文片名的阶段,而有些人未必能够跟得上这个步伐。同样是华人,走的路却很可能是各走各路。

这个课题,我们很难想象。行动党本身,也很可能没有算到。但是,却是越算越害怕,越想脚越软。这个问题,可以超乎想象之外。表面的假象,在潜移默化的过程后,就变样了。。。太可怕了。读者自己去想象。。。

行动党想问题是务实的。但是,这尤其是关关系到文化,思想,哲学方面的问题,行动党想到全是造神运动。他们只有通过造神来团结国人,但是,原住民和外来的移民未必相信,未必欣赏造神的内容和内涵精神。我们在行动党的务实教条下,想到的是务实的回报。

什么我们已经渡过没有李光耀的阶段,后李光耀的过渡工作安排的很好,这些都是行动党的一厢情愿。我们在文化,在哲理方面的过渡,正在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硬体的问题,当然可以举出恐怖主义对我国的威胁,伊斯兰国在东南亚的可能发动的恐怖活动,以及我们为何必须安装这么多的电眼来烟雾人们。但是,在软体上,我们要如何跟进?难道只有一个造神运动吗?

中文电影不需要中文片名,反伊斯兰国多了一个新加坡华人,我们在50年前想象的到吗?想到的人,或许会被当成华文沙文主义来看待,被内安法伺候。

行动党开出的药方,有时候就像不良制药厂,只是报告医药效果,而不报告药产生的副作用。一时之间,病人好了,但是,过不了多久,副作用发作,病情反而更加严重。

***

在没有中文片可供选择后,最后选了《伦敦倒了》(London has fallen) 来看。’Long Long Time Ago’ 真的太遥远了, 上天了。《伦敦倒了》是一部恐怖份子在伦敦进行恐怖报复行动的电影。

原本想看《美人鱼》,结果却看了《伦敦倒了》。从周星驰的理想国到恐怖攻击报复,人生的选择有时受到很多限制,这种限制选择的情形,往往在造神运动中被完美的遮盖住,让人看不清楚。

看戏,看中文电影,还要先做好功课。难怪,行动党把大选期限定得那么短,就是不让选民做好功课。不只如此,抹黑也是行动党的一绝。就像即将来临的武吉巴督单选区补选,民主党很可能,在造神运动中,被抹黑到和恐怖主义一样的危险,是国家的安全、稳定的一大威胁。

选民可要先做好功课,才去投票。不然,就像看电影那样,在选择受到限制的背景下,不知道中文片名的情形下,看不到自己想要看的电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