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2 December 2014

生产力放一边,安倍经济学要企业为员工加薪。行动党 会怎么说?


【安倍闪电大选后,在记者会上#1承诺要企业给员工涨工资,他并没有提到生产力一定要提高,这和人民行动党的说法背道而驰。安倍为何要这么说,而且,加薪还是决定安倍经济学成功的要素,这简直是和行动党的经济学完全相反。我们如何解读?】


事实上,安倍经济学,提醒我们替代方案、替代政府的重要性。

失落超过20年,日本经济不见好转,甚至需要提前大选,来延续、完成下一个安倍经济学,重整日本经济。这意味着,在日本的民主制度下,一党独大再好,也会出现问题。二次大战后,自由民主党一直垄断日本政治,中间只出现短暂的政权流失。

因此,日本战后的经济成败,自民党是不能推掉责任,更不能说失落的年代、泡沫经济和它无关。正因为,日本人认为自民党是唯一的依靠,即使认为安倍经济学是失败的,还是要含泪投票支持。而日本反对党的积弱,提不出替代方案,更加深问题的严重性,一个烂苹果比没有苹果好?

安倍经济学给新加坡人的提示是,当我们有选择,而在野党肯献身,为国家服务时,这种难得的机会,我们是不可以错过的。我们不能保证新加坡不会出现失落的年代,而我们一旦出现失落年代,日子将比日本人还要痛苦,日本毕竟是一个很大的经济体,有一定的工业,科技基础,创新和团体精神。新加坡的贫富问题,小经济,如果遇到失落年代,中下层人民的日子将不堪设想,

日本的失落年代,起源于80年代末的泡沫经济,日元高涨,企业有钱,到处高价收购房地产,国内大量消费,产业价格高不可攀。相对比较,新加坡企业没有这样的豪气,但是,我们的公积金局,储备,淡马锡,政府投资公司,却是很阔气,每年国家收入,通过主权基金的方式,在国外进行大手笔的投资和收购行为。事实证明,经过多次金融风暴,我们的海外投资的确损失惨重。甚至到现在都没有恢复元气。因此,公积金的回报问题,管理问题,一直是人民关心的事情。同时,要求政府透明,公开有关公积金的投资细节。

是不是一党独大的民主政治,就会出现失落年代?而欧美的经济,在经常出现替代政府的情形下,也只不过比日本好一点。欧洲甚至也有可能陷入失落年代。因此,我们似乎在比较一个独大的烂苹果和两个烂苹果之间的好处和坏处。是否真的如此?还是这是东方日本民主和西方民主的差别?大和民族寻求一个整体的单一的民族团结,在没有外来人才的背景下,自我更新,发展,找出路。因此,不需要一个替代方案和政府的更替,来完成国家的持续性增长。这其实是很牵强的解释,当然,这个想法符合行动党。人民行动党为了继续一党独大,当然要搬出来,以日本为例,高调告诉新加坡选民,只有行动党才是新加坡的救世主,唯有行动党才能领领导新加坡向前迈进。

行动党是不可替代的?

在行动党的妖魔化下,新加坡在野党是没有能力管好新加坡的。他们提不出有效的方案,对政府行政也不熟悉,对国际大事,更加一无所知。行动党勾画出来的在野党,真的是如此不行吗?这不是和自民党一样,只有自民党行,别人不行。如果真的是如此,为何日本会失落20年?如果安倍经济学第二版失效,日本将会失落30年。泡沫经济时,自民党做政府,失落年代和现在还是自民党做政府,如果自民党真的有办法,失落10年就应该恢复元气了。

我们看回新加坡。行动党治理新加坡政治,经济,社会的药方,已经开始失效了。我们的问题比以前更加艰巨和困难,而行动党依然活在旧框框里,拿着过去50年的药方来为新加坡持续增长,这不是和自民党一样吗?

再加上,我们在处理问题的态度,团队精神上,不如日本。因此,一旦出现失落现象,将会变成一场危机。

所以,行动党不是新加坡的唯一。这个立论,只会加速加深新加坡走向失落年代的风险,只有一个强大的制衡和替代政府能降低这个风险。

新加坡为何不同,需要替代政府。

新加坡在这一点上和日本不一样。我们是一个多元种族,文化和语言的社会。我们有比较多的可能性。我们的部分居民在国家遇到困难的时候,很可能远走高飞,不会像日本人那样留下来死守。相对来说,我们也比日本缺少东方传统和国民团结。自发运动,社会原动力也远不如日本。

因此,我们需要一种和日本不一样的治国方式。日本式的一党独大的民主政治,不适用于新加坡。不单是我们比日本更加西化,而是我们比日本更加需要制衡,替代政策的出现。制衡和替代声音,将能刺激行动党,端出更加好的牛肉,不然,新加坡将会和日本一样,只有一个安倍经济学,一个行动党经济学。

日本曾经出现短暂的替代政府,结果失败。我们不能否定替代政府的再度出现。安倍晋三提早大选,就是要延续第二个安倍经济学,如果再次失败,或者在野党痛定思痛后,找到一个替代方案,替代政府再度出现也是有可能的。

安倍经济学要涨工资,行吗?

安倍晋三在闪电大选胜利后,提出要为日本雇员涨工资,在经济困难的时候涨工资?为什么?在新加坡,我们的口号是生产力不提高,涨工资免谈。为何安倍晋三要违背这个经济原理?
安倍说,在他领导下虽然企业盈利高、股价高;但是,对于人民来说,却没有得到好处。竞选期间,他在全国走动,看到普通市民和小企业很痛苦,物价和原料价上涨,对他们造成很大的压力。
(欧巴马也有类似的例子:如提高最低工资,合法化非法移民,增加消费。)
安倍的话用在新加坡也一样适用。新加坡底层员工的薪金,已经10多年没有涨了。最近才看到微调。而且,不管是政府,行动党,还是工会,开口闭口,一定要和生产力沟在一起。加薪的前提是生产力必须先提高,不然免谈。

那么,为何安倍认为生产力和加薪可以脱沟呢?企业可以不理生产力,而给雇员加薪呢?一方面当然是盈利高,应该分一些给雇员。另一方面和消费有关。在上一篇博文中,提到新加坡经济是依靠不断的消费来提高增长率,刺激物价,房价和企业盈利。而新加坡的消费,尤其是高消费,其实是依靠外来的消费和本地高收入人群的消费做到的。和日本的小企业和普通市民一样,在这个消费过程中,新加坡小市民没有得到好处,反而很痛苦。

安倍认为加薪有利于他的经济学,因为整个日本的消费,如果只是赚钱的企业和有钱人在玩,大部分日本人没有参与,就像大部分人不参与投票,对安倍经济学冷感,那么,整体日本经济将推不上来。到时,安倍只好下台,日本再失落,进入第三个失落的10年。这听起来很可怕,失落,沉默30年。

过去20年来,尤其是李显龙任总理后,新加坡经济增长一直很亮眼,但是,普通市民并没有得到好处;房价,物价,医药费用等,都是人民的痛苦指数。因此,普通市民在全国的消费比重处于低水平,安倍其实在推出安倍经济学第一版时,已经看到这一点,但是,他还是无法做到加薪的目的。因此,只好再度承诺,并且加码和安倍经济学的成败连在一起。

看到问题,做出承诺,安倍晋三也不一定能够完成安倍经济学的使命。

在新加坡,行动党还是死死的捉住生产力为先的先决条件,忽视普通市民的消费能力。因此,我们必须要有替代方案,替代政府的准备。不然,失落年代的风险将会增加。而新加坡的长治久安,持续增长,比以前将有着更大的变数。


#1
http://www.wsj.com/articles/japans-abe-vows-to-increase-wages-1418624998

Mr. Abe acknowledged at a news conference that higher stock prices and corporate profits under his administration have yet to translate into worker gains.
“As I toured around the nation during the election, I heard the opinions of ordinary citizens who are suffering from price increases and small-business owners in difficulties due to price hikes in raw materials,” Mr. Abe said, adding that he will draft an economic stimulus package by the end of the year.
For the second year in a row, the conservative prime minister and his historically pro-business Liberal Democratic Party find themselves in the position of imploring corporations to cut into their profits and give workers more. Mr. Abe said he would summon executives and labor leaders to a meeting Tuesday to make his pitch ahead of next spring’s annual wage talks.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