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31 December 2014

2014年行动党进一步加深与人民的代沟,信心信任下降。



岁末,李总理在脸书上引日本为例子,提醒国人不要出现老年人和年轻人之间的代沟。他说,日本年轻人不满意他们需要为老年人的福利和医药付出财务负担,而老年人却抱怨年轻人没有孝心和同情心。

总理的话,其实是老调重弹。行动党一路来都不愿意为国人的福利,医药付出,同时,一直不断提醒国人,人口老化的结果是年轻人要付出更多的财务负担。日本的例子,正好给总理看到,就加以发挥。这当然是可以理解的。

新加坡年轻人和老年人是否出现,总理所谓的代沟,冲突,矛盾等问题?过去的一年里,老年人有没有对年轻人的无理不满?年轻人有没有对老年人不满?年轻人有没有对建国一代,乐龄人士获得政府的津贴而不满?还是行动党,政府有意无意的想要激化冲突,想要稳住老年选民的票,为固票而出的花招。

2014年,行动党不但没有做到凝聚国人,加强人们的归属感,反而是令老年人更加不满,年轻人更加生气,从公积金,人口问题,外来人才,医药,组屋,到部长薪金和就业机会,似乎都令人失望。再加上一些部长和议员的言论,失言,狡辩,更是令人大失所望。

2014年,不是老年人和年轻人出现代沟,而是行动党,行动党政府和人民出现代沟,渐行渐远。难怪,人民对行动党的信心,信任一直在下降,这才是所谓的代沟,人民与行动党的代沟。

回顾2014年,行动党的所作所为是进一步加深人民间的代沟,进一步分化人民。老年人在建国50中分到一些蛋糕,2015年新生的婴儿有红包,一系列的庆祝建国50的活动,似乎人人有份,却又好像不是人人都有蛋糕,红包。是否如此,你问一问自己,就知道了。

2014年年头,行动党企图推出民主社会主义的口号,希望与人民共同享受,这些年来国家所取得的成就,因此,改良了公积金的使用,医药保护,建国一代的配套等等。但是,这些所谓的改良和改进,都是建立在不透明,不公开的背景下。人民问公积金储备金,海外投资的问题,行动党顾左右而言他。

最令人奇怪的是,总理还跑到英国,大谈反对党玩假球,根本不是要做替代政府,而是利用那个假球现象,来获得更多选票。到了年底,他又说反对党根本组不成政府,选民要三思,接下来的大选是行动党的生死存亡,当然也就是新加坡的生死存亡,因为,反对党没有人才管好新加坡。因此选民需要三思,一旦反对党执政,新加坡很可能出现何去何从的问题。这是分化选民,恐吓选民,还是行动党的自我顾虑?

2014年还有一些怪现象,体育场竟然种不出野草。第一世界国家,竟然出现鼠患。新加坡生活费高,说的是在这里居住的外国人,和本地老年人,年轻人无关。当然,还有生产力必须走在加薪前面的老调。在这一年里,我们还看到总理第一次告博客,而芳林公园却出现小对抗,人民发声管道进一步受到管制。

总理也在国庆群众大会上,要求人民改变思维,做出文化转向。但是,真正的改变,恐怕是何光平的预言,行动党在15年内,将会失去一党独大的专利,无论喜欢还是不喜欢,这个改变的趋势,已经开始了。

这个改变不是总理说的老年人和年轻人的代沟问题,而是行动党和人民之间出现代沟问题。行动党依据本身50,60年管理新加坡的经历,继续老方法管理新加坡,当然会出现与人民的代沟问题。

当行动党离人民越来越远的时候,它的得票就下跌,它的一党独大地位将不保。因此,行动党和人民之间的代沟才是问题所在,年轻人和老年人的代沟,只是行动党和总理拿来做借口,试图再度改变历史,蒙蔽人民的视线。在新的一年里,我们可要看清楚,如果真的有投票的选择,那可要做出真正的改变。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