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8 January 2012

减薪不是数字游戏,而是要正视救民,便民和利民的问题


如果行动党政府能够把社会下层的人,也像上层的人一样,把他们的薪金提高到第一世界的水平,那么,人民还会在意让当官的多拿一点吗?就是因为,这个差距太大,人人看了才会眼红,就连第一世界富国的领袖都要流满一口水。

行动党政府似乎还搞不清楚状态,不知道减薪的目的,还以为这只是一场数字游戏。人民不喜欢高薪,我们就减几十个百分点安慰安慰一下民心。千万不要忘记,数字减了的背后意义,这不是,大声告诉人民,我减了多少,人民就应该在下一次大选,回馈选票给行动党。

这笔账不是这么算的。但是,一向迷信数字的行动党,能够摆脱这个数字游戏吗?

干鱼的提示,色盲的迷惑,减薪者能够明白吗?

慌了, 行动党开始慌了,国会辩论地铁事件前,先叫地铁总裁走路,做个替死鬼,然后,部长可以大论一番,地铁事故的来龙去脉。堂堂一个总裁,上个月还说不辞职的,现在却不得不下野了。说到底,她是一个中了数字毒手的可怜人,她一心追求利润,最终还不是败在数字中吗? 她的高薪,不也是顺着行动党的游戏规则进行吗?何错之有。

行动党政府在减薪声中,要记得国中还有需要帮助的人民,在人民处于危难的时刻,要有江湖救急的风度和急迫感。在数字游戏的过程中,要看清楚方便人民,利益人民之道,要有忘利见危的意识。


干鱼的提示,救济最需要救济的人

先说,枯鱼之肆 - 干鱼的故事。这是一个很多人都知道的寓言故事。庄子没钱开饭,就向当官的朋友借钱,朋友要他等到明年等有收成时才借钱给庄子。庄子就说了这个干鱼的故事。一只快要渴死的鱼,要求人们帮忙给些水解渴,那人却说让他找人开一条河过来。鱼说,到时他就成了一条干鱼,只有到市场上才找到它这条咸鱼了。

行动党政府在下层人民最需要帮助的 时候,是否有伸出援手,还是只是照规矩办事。比照同样的道理,来衡量工人党毕丹星的说法:救济人民是政府的责任,不应由议员来承担。他说:我们不希望陷入得自行推出福利计划的局面,因为这将让国人不去关注政府为什么没有帮助穷人,这也会把照顾穷人的责任放在反对党手中,那是不对的。碰到前来寻求经济援助的居民,这名负责友诺士区的议员会请他们到友诺士民众俱乐部,向那里的社区发展理会职员申请援助。

毕丹星的这番言论被认为是不负责任。我们扪心自问,毕丹星有开一条河的钱吗?他有国家资源可以动用吗?社理会有钱,难道还不拿出来救济人民吗?

减薪者是否可以从庄子的寓言中得到一些启示,政府手中的资源,就是要拿出来救济急需救助的人,工人党没有这个资源,而有这个资源政府,就需要出来帮忙,不然,减了薪金,还是没有学到治国的硬道理。

以全国人口来说,这些人可能是少数人,但是,却是最需要救济的一群人。那么,对大多数的人,行动党政府又是什么数字游戏呢!看看地铁的例子。

色盲的迷惑,见利忘义,不知道主人是谁

老子道德经第15章,就警告人们不要被颜色,声音,味道等迷惑,而导致心发狂。

“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聾,五味令人口爽,馳騁畋獵令人心發狂,難得之貨令人行妨。是以聖人為腹不為目,故去彼取此。”

对照一下领取高薪的苏碧华,我们就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她为何会有辞职的下场。她管理地铁公司,利润年年增加,红利多多,股东高兴,投资人欢喜,她最擅长和最关心的是零售出租面积的增加和使用,而不是维修的好坏,乘客的安全和舒适。这对她的上司,最大股东-政府,当然是很好,但是,她忘了谁才是真正的主人。

她已经被利润,红利,金钱所迷惑,蒙蔽,而忘了地铁的运作是为人民服务。方便人民,利益人民,是地铁公司的最基本工作,但是,她只听政府的话,投资人的话,股民的话,她成了这批少数人的宝贝,但却成人民公敌。可怜的她,迷失在颜色,声音,味道的数字游戏中,最终,还是逃不过最后的大老板-人民的否定,她忘记了人民才是她真正的主人。

再补充一下庄子的见利忘危的故事 - 庄子的另一个精彩寓言螳螂捕蝉 黄雀在后。苏碧华看到地铁公司盈利大增,见利忘危,不知道背后有个人民在监视着她,几年来,她看着业绩报告,心里算着股东红利是多少,本身分红又有多少,这些数目字,越算越开心,开心到不知道自己有多危险都不知道。最后,只有一条路可以选择辞职。说的白一点,是人民主人要她走路。

但是,我们的部长在减薪措施实行后,不知道有没有看到这一点。有没有看到本身的危险。因为,不论怎么找替死鬼,最后的主人,依然是人民手中的选票。

减薪者能够明白吗?

部长薪金检讨报告前天出炉后,傅海燕在面簿上发表有关部长薪金检讨报告的意见时表示薪金多寡并不是她在六年前考虑是否从政的主要因素。她说:失去个人隐私、自己和家人受到公众的监视和失去个人时间,以及从政会如何影响我的事业发展才是重要考量。  她也指出,若薪金平衡点继续倾向一个方向,将让往后考虑担任政治职务者面对更艰难的决定。

傅海燕却是说出心里的话,只是她没有看清楚这场数字游戏的背后故事人民的力量。行动党找不到适合的从政者,不表示新加坡没有人要从政。数字对有些人,好像地铁总裁,还有好多政联公司总裁,政府高官,是一个色盲的数字游戏。行动党可以借此遥控着这些人,减薪后,我们部长的薪金仍然是世界第一,未来一,两年,经济不好,大家的收入可能都不好,现在先演绎一套数字游戏,以后再想方法补回,也不是不可能的。

部长,高官,总裁们都一直相信行动党的游戏规则,不知道还有数字以外的玩法,不知道,人民才是最终的审判者。他们忘记了庄子的寓言,提示,看不清老子的警告,色盲。最终,倒过头来,自己成了干鱼,螳螂,还心发狂。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