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2 April 2018

李显龙领导有方? PAP人才调零、渐行渐远。


内阁改组,就像庄子的朝三暮四那样,内阁成员玩大风吹,坐一下不同的位置,然后,大声的说,这是团队精神。现在,讲的是人民行动党的团结实力;但是,一点也看不出,李显龙有什么突出的领导素质,反而,凸显行动党的人才调零,政治精英渐行渐远。

李光耀一直提醒行动党,一旦行动党失去人才,就意味着失去政权。而李显龙现在正在做,的确如此。我们看看几个例子,清楚的看到行动党的未来。它正在走着一条类似国民党,马华,甚至,巫统走过的路。

SMRT总裁人选
不知道是世界性遴选工作做得不好,还是有意安排自己人上路,尤其是让一个和前任总裁有着相同背景的人出任,在政治上,只能说是失分。新加坡人是不会介意外人担任地铁公司总裁的,因为,我们有太多的外来人才担任政府有关联的公司总裁。我们的大学,银行等都有外来领导。只要能够把地铁管好,这笔钱由外人来赚,新加坡人是不会计较的。
如果你是新加坡的精英人才,你会这么想? 这似乎在重演淡马锡找总裁的故事。

得罪学术界
放一个不懂学术界游戏规则的部长在听证会上羞辱学术界,虽然能够达到行动党是‘对’的目的。但是,这样做,反而是自取其辱。这样做,将会进一步把行动党和学术界的关系拉远、拉大。李光耀时代,虽然不尊重学术界,但是,他还是一定要在大学里,找几个人出来,担任议员甚至部长。这一点,李显龙似乎做不到。不单做不到,反而这些人跑到反对党那里去。
如果你是学术界人才,看到李显龙这几年做的事情,你会不会摇头?

集选区补选
马西岭—油池集选区原议员哈莉玛,去年9月13日在无竞争对手的情况下,自动当选新加坡第八位总统。因此,这个集选区就失去一位少数种族代表,这是违反集选区精神的。事实上,即使有补选,意料行动党还是会胜出。那么,为何不进行补选呢?找不到少数种族代表,还是,不要让反对党有机会在政治上曝光。即使纳吉,在补选问题上,应该补选就补选,没有回避。
在2017总统选举和这次的补选问题上,行动党都失分。或许说,让一场补选来弥补人民对总统选举的失望,对行动党比较有利。现在放弃这个机会,只有让人觉得行动党更加独裁。
当然,行动党不敢面对选举,候选人不敢对挑战,对于潜在的精英候选人来说,更加却步,不敢面对选战。
因此,那里找候选人,难道又是军队?

不平等的起跑点
行动党要把触角延伸到幼儿教育。尚穆根认为,要从幼儿开始,让贫穷家庭也和一般家庭一样,有一个平等的起跑点。行动党自从独立以来,就是一直提倡平等,甚至在信约里,我们在学校里,就是这么宣誓。几十年来,就是无法做好,或者说,就是不想做好。
幼儿教育的平等起跑点,在补习、名校、家庭背景、人际关系的影响下,最后,还是变得不平等。

我们看一下前面的几个例子,就知道,新加坡现有的制度就是建立在不平等的游戏规则上。地铁公司总裁,学术界,政治机会,如果你是站在行动党的对立里,你的地位就是不平等。你就是管理精英,地铁公司不需要你。你是学术精英,行动党要你做同路人。政治机会,连一点点的民主曝光都不给你。

李显龙做不到海纳百川,他只能搞小圈圈的所谓团队精神。李显龙没有办法把新加坡人才纳入自己的团队。反而,他让这些人离去,或许,有一些加入反对阵营,壮大反对党。李光耀留下的名言:没有人才,行动党失去政权。似乎李显龙听不到,做不到。这就是今天的行动党政府,改不改组内阁,有什么大不同?没有人才,就是一个事实。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