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3 October 2017

李显龙鼓励不劳而获。别人的忧不如自己的乐。


    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不劳而获这回事。不需要出钱,不需要出力,大把赞助人等着排队津贴圈定的候选人,这就是新加坡今年总统选举的戏码。

李光耀所谓没有免费的午餐,原来不是那一回事。在李显龙的导演下,免费午餐,不单可能可行,更是活生生在新加坡上演。

只要政治正确,站在人民行动党的预订方向,所谓的总统选举,真的是不劳而获。所有可以预见的风险,困难,阻力,行动党都可以一一替候选人解决。甚至,候选人还可以预先购买好屋子,演一回坚持住在组屋的闹剧。

Untitled drawing(4).jpg

李显龙塑造的新加坡,竟然是这幅光景: 选举可以随意炒作,赞助费的津贴高过开支,草草了事的就完成总统选举的程序。对于选举造成的族群分裂,社会不和谐,只是懂得呼吁人民团结。

不过,真正威胁新加坡生存的大问题是国会辩论,竟然沦落到是非黑白不分,论据前后矛盾,说过的话,可以否认。并且,以另一种论据来推翻之前说过的话。这意味着在行动党的严格控制下,不单没有制衡这回事,还可以自由变更游戏规则,只要是自己人,免费午餐到处有,不是自己人,出头的机会难上加难。

【有识之士,应该作何打算?】

新加坡每一年放弃公民权人数有1200人。这个数目和想成为新加坡公民和永久居民的人数相比,少了很多。因此,很多人要进来,出去的很少。这是物以稀为贵的现象。

作为一个有识之士,看到行动党政府过去50年来的记录,政治正确和不正确之间,代价很高。甚至,政治正确,如果不为所用,那么,就算才高八斗,表现的机会也是有限的。因此,有办法的人,就会想到出走。因为,在新加坡,如果对手有免费午餐,又有津贴,竞争当然就是不公平,反而,在西方民主国家,在相对民主的机制下,本身又掌握英文,机会反而多些。

看到这幅光景,社会精英会作何打算?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还是刚好相反。既然斗不过人民行动党,又考虑到新加坡的前途,捞了一笔后,选择离开,很可能是最好的选择。资深律师,明明最懂新加坡法律,却要让孩子逃兵役。这代表了什么?难道,他不知道出走的代价吗?

一个专业人士在新加坡,生活的好好,事业也好,为何会让孩子知法犯法?难道只是身体不适,这么简单的原因吗?还是看到新加坡的前途,这种津贴式的政治,这种免费午餐式的竞争,如果孩子(在体力,智力上)斗不过其他孩子,倒不如到国外享受人生,更加写意。反正,老子赚的新元,到国外还是坚挺,受到欢迎的。

免费午餐,津贴式竞争的政治,就是造就一批不劳而获的人。这些人并不一定局限在政治圈,在社会上,在商场,在非政府组织,在宗教团体里,都会出现一大批不劳而获的人。

李光耀或许能够控制不劳而获的人数,只是针对少数有利用价值的人开放。但是,李显龙在能力不如老子的背景下,就只有开放和扩大不劳而获人群,来稳定政局。

这种结果,当然就不会出现: 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既然以不劳而获为前提,当然就是乐先于忧。从直通车总统,早早就买好房子,考虑的不是人民的忧,而是自己的乐。所谓的选举,根本就不需要担心钱的问题,有心人会站出来作为赞助人。这就是为何开支22万元,收到的捐款却有80万元。

资深律师的情形也是如此。孩子出走,他根本没有考虑对国家社会的义务,即使他懂得国家的法律,他还是乐见孩子前往他国,寻求乐园。他没有考虑到这个国家让他有机会发财,而他有机会让孩子快乐出走的基础,其实是建立在新加坡其他的人身上的。

李显龙倡导的“不劳而获”精神,的确无法考虑“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李显龙鼓励的是政治正确,就能够不劳而获,人民的忧虑排在个人利益之后。

上面的两个例子,时间上有先后。逃兵役在先,而玩弄、操弄总统选举在后。这意味着新加坡的高级知识分子,在很早之前,已经看到行动党治理下的新加坡的前途。如果能够选择离开,最好在服兵役前就离开,这样就可以先两年完成大学教育。而不用服兵役的女孩,就更加没有这个顾虑了。

李光耀辛苦建立起来的刻苦耐劳的美德,能者多劳的精神,在李显龙鼓励不劳而获的破坏下,还能维持多久?事实上,李显龙弟妹在控诉李显龙不光彩的一面时,就清楚的点出这一点。他们认为李显龙干涉政府的运作太多,破坏了李光耀精神。我们从李显龙鼓励不劳而获的实际例子,也应证也这个不光彩的事实。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