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1 August 2017

不适当总统,不适当总理,国难当前,真正的PAP党人和国人会站出来吗?


    2017年只走了八个多月,新加坡的政治乱象已经层出不穷。目前,摆在我们面前的,可以肯定的,就是一个不适当的总统 -不论是现任还是准备上任的。同时,也出现一个不适当的总理-一个认知出现问题的领袖。

    以往,不适当总统,原本就不是问题,因为,总理和内阁团队,可以在人民行动党创党精神,信约精神,李光耀价值,和国人勇于牺牲,刻苦耐劳感召下,克服困难,取得成果。

    但是,2017年却告诉我们,无论总统选举是否是直通车,答案已经很清楚,行动党要一个看不懂账簿,不知道外汇交易,更加不知道国内外经济的前任议长,来担任民选总统。因此,这是一个货不对办的民选总统,国人不可能对未来总统寄予厚望。连熟悉财经的陈庆炎都无能为力,无法履行民选总统的职务,前任议长行吗?这里完全是以总统作为一个新加坡人来看问题,与种族背影无关。因为,我们立国以来,就是一直强调能者胜任的原则。

    (李光耀如果还活着,对于李显龙推出这一号人物,不知是否要从棺材里跳出来,高呼一声“不”。)

    很不幸的,总统人选的问题,也突出李显龙的认知问题。从修改宪法,陈清木高庭上诉,到人选的种种决策上,李显龙都是背着民意走。李显龙的认知问题,也出现在外交上,现在不只是假新闻的问题,李显龙似乎连假情报也分不清楚。当然,最大的问题,李显龙一直到现在还不知道为何自己被套上 dishonorable son 的称号。

    一个不适当的总统,遇到一个不能胜任的总理,虽然2017年预测经济成长2.5%,新加坡表面的经济稳定,这只不过是一个表象,内部的腐烂,经过一段时间后,如果不及时制止,那么,新加坡50年来辛苦建立起来的经济,也将会一下子迅速倒下。这不是不可能发生的事,而是很可能发生的悲剧。

    国难当前,为避免悲剧发生,真正的行动党党人和爱国人士,会站出来吗?

    自从李显龙担任总理以来,我们就看到一些爱党爱国的人士出来发声,有些人笼统、简单的把这些人归纳为行动党B队。他们对李显龙团队有所不满,只是没有公开反对罢了。

    1.行动党B队。这个比较明显,以陈清木为主。他们没有公开反对行动党,只是希望能够制衡政府,要求一定程度的政治开放。

    2.学术界。李显龙在挑选国会议员候选人的时候,无法吸纳大学和学术界人才,反而,反对党中出现这些人才。最近,由于假情报事件,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似乎成了反李显龙的学术组织。

黄靖的错误消息,“假情报”事件,凸显李显龙无能的认知问题。到底这是一个单面还是双面间谍的问题,新加坡外交部,没有说清楚。甚至,也可以是无中生有,方便为李显龙认知问题找借口。当然,也可以是学术界的两派之争。

    几年前,学术界出现过,对于人力部的统计数据提出不同解读,而被部长训话。也出现过,10年来低薪雇员没有加薪的论点。

    3.李玮玲、李显扬、知识分子。这些人本着爱护新加坡的心,提出和李显龙不同的看法和意见。他们希望行动党内部纠正错误,本着李光耀价值来治理新加坡。何光平,许通美,还有其他一些知识分子,对于新加坡未来也提出一些看法。

    4.奖学金得主。2011和2015年大选,出现不少奖学金得主加入反对党,他们相信信约精神,政府为民服务的价值。可惜,他们无法突破行动党的围困,进不了国会。他们的失败,导致一些愿意献身政治的人,却步反对党政治。这间接造成李显龙的认知错误,以为反对党成不了气候,那么他就可以为所欲为。

    5.潜伏的B队。即使李显龙在行动党党内一手遮天,行动党内部还是有一股势力,温和的开明派。这个温和派,往往在关键时刻,还是默许李显龙的所作所为,最近的国会辩论,李显龙自吹自擂,自己没有渎职滥权,好多行动党议员都没有说一句话。或许,这是明哲保身,也或许时机未到。更或许,就是在捞好处。我们可以期待潜伏B队,对国家做出贡献吗?

    新加坡其实没有缺少和李显龙、行动党不同意见的人。只是现行的政治局面,行动党一党独大,令人却步。任何时代,都需要爱国具有献身精神的人,每个人有不同的解读,有些人认为是时候了,而大多数的新加坡有识之士,却认为,时机还未成熟。这无形中,进一步加深了李显龙的认知失调,一错再错,最后,连李光耀的老本也输光。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