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5 August 2017

老子用法,儿子乱法,孙子受罚。


老子用法整人害人;
儿子乱法变本加厉;
孙子依法受罚受害。

    这是李家的现世报。可悲的,这也是新加坡人的现世报。我们现在活生生的看到李家这面镜子,从用法、乱法、到下一辈被司法和法律整、玩、用和处罚。从李家折射出来的大问题,就是每一个新加坡人,都有可能成为受害者。既然李光耀的孙子,都被用法,乱法伤害,一般普通人,能够幸免吗?

李光耀的“用法”道德价值判断,从新加坡独立以来,众所周知。这一段血泪史,不容否认。人民行动党把这个伟大的价值,奉为金科玉律,发扬光大,恶名遍布全世界。

李显龙利用修法,改法,来变本加厉他的“乱法”认知,现在已经越来越明显。孙子受罚,只不过是其中的一个例子罢了。他不但没有意思在国民教育和意识比以前高的背景下,拥抱民主自由,反而开倒车,趋向专制。

陈清木的民选总统上诉案,被判失败, 就是一个典型“乱法”例子。我们想一想一个以微差落败的2011总统候选人,现在,都受到用法和乱法的伤害,新加坡人有必要认清这个现世报,这不只是发生在李家,而是遍布全国,与我们每一个人息息相关。陈清木说,国会要求林瑞莲向法庭寻求解释 -第一任民选总统的定义。但是,现在,法庭却把球抛回给国会,法庭说国会具有最后的决定权。

再来看民选议员的权力和市镇管理权。现在,变成民选工人党议员,却要由法庭来决定,他们在管理阿裕尼-后港市镇理事会时,是否失职业。选民已经给予工人党管理市镇理事会的权力,现在却要被法庭来决定有没有滥权渎职。这不是乱法的另一个实例吗?

独立52年,新加坡取得辉煌经济成就。但是,当我们步入智慧国的同时,我们是否应该反省,在我们的智慧心灵中,是否要继续依赖行动党那一套用法的价值判断,和乱法的认知。我们一再的容忍李显龙和人民行动党的“用法乱法依法治国”理念,即使新加坡被称为所谓的智慧国,我们的脑袋也是空空如也,是非不分。难怪,新加坡部长到了上海,就成了乡下人。或许,他根本不知道,在中国,抗议示威是常有的事,尤其是为不公而上访和房地产纠纷有关的事。(《我不是潘金莲》,《人民的名义》)

    新加坡典型的用法,乱法现象,其实就是一种民主倒退。新加坡人在经济进步的热潮下,愿意妥协,让行动党为所欲为,只要大多数人有钱赚,少数人跟不上,赶不上,不是大问题。这是一种 “Authoritarian Bargain”独裁者的妥协。人民不要理政治,而放权让行动党为所欲为。什么制衡,国会,修法,全部由行动党来包办。

    事实上,在52年的用法,乱法的过程中,行动党并没有把人民的贡献放在第一位。他们关心的是李光耀和建国元勋的贡献。

新加坡政府同意建国元勋纪念堂设在滨海东_新闻中心_新加坡新闻_手机版.png

    新加坡之所以有今天,正如李光耀所说的,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是新加坡人,老一辈不同族群人士的努力贡献。因此,行动党称这群人为建国一代。这种情形和差不多同一时期发达的中东产油国一样,国家都变成有钱起来。一个依靠努力打拼,一个吃着天上掉下来的馅饼,不劳而获。所以,他们没有建国一代。

    现在,产油国面对低油价的问题,国内财富再分配出现问题,民怨四起。过去,他们可以利用高油价所得,为人民提供各种福利。但是现在,钱从哪里来?
    我们看一看新加坡,过去,经济成长高的时候,人民,尤其是建国一代没有得到好处,低薪的继续低薪,生活没有改善。行动党并没有把国家的经济成长所得合理分配给他们。再想一想,在未来,当我们步入智慧国,经济成长放慢,行动党怎么可能做到财富合理分配呢!
    李显龙,以及他所谓的接班人,就是害怕做不到合理分配,因此,才频频利用“用法”,“乱法”的动作,来达到一党独大,为所欲为。当然,在过程中,他们不会忘记给一些好处,李显龙在国庆群众大会说的学前教育,对抗糖尿病,以及智慧国的概念,就是一种朝三暮四的独裁者的妥协。
    智慧国新加坡的国民,是否有足够的智慧心灵看懂行动党的居心,读懂李显龙的用心?
【缺少自信心,Republic of Fear 恐惧惊吓共和国】
    就像产油国那样,过去有丰富的外汇收入,现在趋向保守,甚至反民主自由,就是要维护他们的专制统治。这里面当然有我们熟悉的各种恐吓手段,时不时的出击,才能取得最佳效果。归根结底,就是没有了天下掉下来的高价馅饼,中东产油国,无法满足他们与人民协定的独裁者的妥协。
    同样的,李显龙和行动党在面对低成长的未来,在缺少自信心的情况下,如果要继续一党独大,就要采取比李光耀和吴作栋更加专制的手段。这些手段表面上比内安法来的文明,通过司法法律来达到目的。(除了亲兄弟以外)
    上面提到的李光耀孙子,陈清木,工人党市镇会等例子,再加上已经通过的媒体管理制度,假新闻的定义,电眼广泛设立,资讯管制,等等;一方面表示李显龙的自信心出问题,另一方面,也显示李显龙希望他的接班人也依然故我,走着和他一样的专制路线。难怪,吴作栋会提出警告,下一批接班人不要Group Thinking集体思维。
    可惜,李显龙就是要把新加坡创造成为一个集体思维的智慧国,继续进行他的独裁者的妥协。问题是,他的妥协,如公积金问题,外汇管理,高官的选择,已经越来越不公开,不透明,越来越有心无力。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