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9 October 2015

失望就好,不要绝望。



【鹧鸪天】(东坡谪黄州时作)





林断山明竹隐墙。乱蝉衰草小池塘。翻空白鸟时时见,照水红蕖细细香。

村舍外,古城旁。杖藜徐步转斜阳。殷勤昨夜三更雨,又得浮生一日凉。













昨夜三更雨,浮生一日凉。(消极,绝望)
此词上片写景,下片刻画人物形象,描写人物的心理状态。开头两句,作者以推移镜头,由远而近,描绘自己所处的特殊环境:远处有郁郁葱葱的树林,树林尽头,有座高山清晰可见;近处,丛生的翠竹,象绿色的屏障,围护在一所墙院周围。这所墙院正是词人的居所。靠近院落,有一池塘,池边大约由于天旱缺水,满地长着枯萎的衰草。蝉声四起,叫声乱成一团,令人烦躁不安。在这两句词中,竟然描写出林、山、竹、墙、蝉、草、池塘七种景色,容量如此之大,在古典诗词里不多见。
三、四两句,含义更深邃。从词句上看,这两句描写得比较优美:在广阔的天空,不时看到白鸟上下翻飞、自由翱翔,满池荷花,映照绿水,散发出柔和的芳香。意境如此清新淡雅,颇有些诗情画意。“红蕖”,是荷花的别名。“细细香”,是说荷花散发出的香味不是扑鼻的浓烈香气,而是宜人的淡淡芳香。如果不是别的原因,这样的境界的确是修身养性的乐土。然而,对于词人来说,他并非安于现状,有心流连这里的景致。
词的下片,作者又用自我形象的描绘,作了生动的说明。下片前三句,是写太阳在即将落山的时候,词人拄着藜杖在村边小道上徐徐漫步。这是词人自我形象的写照。但他表现的究竟是怎样的形象呢?是老态龙钟,还是病后的神态?是表现自得其乐的隐者生活,还是百无聊赖、消磨时光的失意情绪?读者仔细玩味,自然会得出正确的答案。
最后两句,是画龙点睛之笔。词句的表面是说:天公想得挺周到,昨天夜里三更时分,下了一场好雨,又使得词人度过了一天凉爽的日子。“殷勤”二字,犹言“多承”。细细品评,在这两个字里,还含有某些意外之意,即是说:有谁还能想到几经贬谪的词人呢?大概世人早已把我忘却了,唯有天公还想到我,为我降下“三更雨”。所以,在“殷勤”两字中还隐藏着词人的无限感慨。“又得浮生一日凉”,是词中最显露的一句。“浮生”,是说人生飘忽不定,是一种消极的人生哲学。
总观全词,从词作对特定环境的描写和作者形象的刻画,就可以看到一个抑郁不得志的隐者形象。



失望就好,不要绝望。
三更雨,让人在梦里惊醒,回忆过去的失败,应该如何向前走?如果读者注意新加坡最近的大选,胜者胜得有些糊涂,败者败的莫名其妙。这和选前的预测,胜负的估算有很大的落差。
东坡在宋代,在没有自由选择政治意向的时代,他的不得志可以理解,而他的消极则受到庄子的影响。《庄子·刻意》篇说:“其生若浮,其死若休。”。“又得浮生一日凉”中的“又”字,分量很重,它表现词人得过且过、日复一日地消磨岁月的消极情绪。
时间回到现在,对于新加坡反对党,虽然失败,无法取得更好的成绩。但是,却不能像苏轼那样“浮生”,因为苏轼处在一个没有投票的时代。即使对国家充满抱负,也无法施展才华。新加坡每五年要来一次大选,有失望就有希望,不像苏轼,他的天才只能在绝望中沉沦。
苏轼无法理解也没有机会“掌握民权,把握未来”。时代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再好的英雄也无法改变自己的政治命运。新加坡却不一样,选民的权利就是改变自己的命运。缺少的只是民权的讯息无法顺利传达而已。

#内容取材网上资料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