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6 April 2015

遗愿未了,遗嘱被绑架,李光耀死不瞑目?


{李光耀一生,读法,懂法,用法,依法治国;解决问题也用法律。因此,遗嘱也是白纸黑字写清楚的法律文件。可惜,在所谓的民意和国家大事下,李光耀故居的善后工作,悬而未决,未必能够依据遗嘱来处理。李光耀走了,他走得安心吗?瞑目吗?他会从棺木里跳出来争取自己的权益吗?}

这样的开头,似乎对往生的李光耀不敬。但是,仔细看了玮玲和显扬两位遗嘱执行人和信托人在4月5日的声明后,李光耀是坚决要把故居拆除掉的。而作为长子的李总理,似乎更加乐意让民意来决定,总理在4月6日的国会上说,暂时不拆除李光耀故居,而把这个问题延后,让以后的政府来处理。

民意、国家大事应该尊重李光耀遗嘱呢?还是,遗嘱应该尊重民意,国家大事的规划呢?李光耀已经没有说话的机会了,他的两位遗嘱执行人,也尽了力,发表声明,强调李光耀对故居拆除的意愿。接下来怎么走,还未定案。

因此,暂时来说,李光耀的遗愿并没有完成。而他的两位遗嘱执行人希望国人理解李光耀的遗愿,尊重李光耀的最后愿望。这么看来,李光耀愿望未了,似乎是死不瞑目。要让李光耀死又瞑目,只能配合他的遗愿,把故居拆除,夷为平地。

建国总理李光耀2013年曾立遗嘱,坚持在他死后拆除欧思礼路住家,即使不拆,也不对外开放。李光耀女儿李玮玲和次子李显扬昨天发表声明说,将严格执行遗嘱,也希望国人尊重父亲遗愿。http://www.wanbao.com.sg/local/story20150413-52361


事情的发展,令人有很多想象的空间。

两位遗嘱执行人选择在国会开会前的一天发表声明。事实上,声明的内容,已经是公开的信息,李光耀生前已经很多次表明,希望拆除故居。他们希望国人尊重这个遗愿,也希望代表民意的国会尊重这个遗愿,因此,选择国会开会前一天,再度提醒国人要尊重这个遗愿。作为遗嘱执行人,他们的责任就是坚决执行这个遗嘱的内容。

为何总理不是遗嘱执行人?可能,李光耀认为贵为总理,他要为国家大事忙,没有时间处理好遗嘱的执行和信托事务。遗嘱执行的事情还是留给其他两位没有涉及政治的孩子来处理比较适当。这或许是李光耀的高招,他一向都看得很远,对于故居的处理,他生前已经看到两种结果,因此,一而再再而三的不断重申,故居要拆除。果然,我们今天看到他的这个顾虑。现在玮玲住在故居,可以暂时不处理,这样解释,李光耀满意吗?瞑目吗?

法律和人情世故

李光耀一向来以尊重法律,严格执法为名。李光耀的遗嘱具有法律效力。因此,两位遗嘱执行人的声明也是通过律师楼来发出。这处处显示,李光耀的身后事,要以合法的途径来处理,完成,并且两位遗嘱执行人要坚定的执行。这符合了李光耀的法治精神。

李光耀生前已经看到很多负面例子,中正纪念堂和机场的更名,好多独裁者的故居,铜像,纪念碑被人破坏。没有人能够意料未来发生的事情,行动党即使保得住政权,也可能像国民党那样,看着老蒋的铜像,纪念碑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失,被破坏,而无奈,无力处理。

现在,因为造神运动造过了火,一时无法停下来,因此,只好借着民意,希望通过民意把故居问题暂时的冻结起来,让以后的政府来处理。但是,火不可以灭,一灭就很难再生火,鼓动起来的民意,更加不可以就这样就灭了。

最大的讽刺-什么是民意?

李光耀认为自己过去所做的一切都是合法,有民意基础,通过国会合理的执行民意。

但是,李光耀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的白纸黑字的遗嘱,居然在民意下,在国会上,无法顺利执行。两位遗嘱执行人的声明,只能作为民意的参考,而不是最后的决定。两位遗嘱执行人只能呼吁国人尊重李光耀的意愿,而无法完成任务。李光耀自己设计的法制和遗嘱,居然在民意下低头。

延伸来看问题,这也不无道理。过去50年来,我们的法制,法律的执行,事实上和法制法律的原本意愿有时候出现很不相同诠释。内安法,煽动法,诽谤案件,到底是依据民意,还是行动党的一意孤行?行动党打着民意的旗号,国会的大多数,就制定出一套法律制度,然后根据自己的意愿来诠释,来制定经济政策,人口政策,以及如何处理不同政治意见的人。

这样的做法,这样诠释法律精神,就导致今天李光耀本身的遗嘱,无法顺利执行。遗嘱的内容,就如法律法制那样,在诠释的时候,在执行的时候,要根据民意,要根据行动党,要根据国会来走。而不是根据李光耀白纸黑字的遗嘱的内容来执行。呜呼,这样一来,不是反将了自己。

李光耀看得再高再远,算得再准,都无法逃过自己设计的这套诠释法制法律的方法。而继续使用这套做法的人,就是他自己的孩子,以及他领导的行动党。这是命运在作弄李光耀吗?还是政治的现实?李光耀白纸黑字的遗嘱无法顺利执行,这算不算最大的讽刺?这样子,李光耀还能死而瞑目吗?

李光耀往生后,他就已经失去话语权了。他的白纸黑字的遗嘱不一定要根据它的内容来执行,而是要通过所谓的‘民意’,人民的意识,大多数人的意见来处理。而作为长子的李总理,更加不能不考虑这个所谓的政治民意,他需要顺着民情走,而不是他父亲的白纸黑字的遗嘱走。

这令人想起秦始皇。秦始皇白纸黑字的遗嘱是要让长子扶苏继位。可惜,赵高,李斯把内容改了。秦始皇归天后,没有看到遗嘱如何执行,更加无法想象秦朝这么快就完蛋。同样的,李光耀也没有看到自己白纸黑字的遗嘱如何完成,更加无法想象行动党的命运,会是一个怎么样的结果?

秦始皇没有后宫,皇亲国戚干政的问题。但是,秦朝之后,这种现象非常普遍,甚至今天的政治,我们还看到这种现象。马来西亚的纳吉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李光耀遗嘱的执行,悬而未决,时间拖得越长,人们的想象空间就会越大越多。这对新加坡来说,未必是件好事。对行动党来说,可能火越烧越大,灭不了火,而反烧到自己。

李光耀的遗嘱,遗嘱的全部内容,遗嘱的精神,真的不是那么的简单。如何落实,如何尊重它,如何坚定执行,还真的是一个难题。家事变国事,国事变家事,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国国有条难解的法律。这就是今天的真实新加坡!

1 comment:

  1. 这篇的势头很猛,说理尖锐,概括完整,不可多得。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