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0 March 2015

每一个预算案,都是为大选而准备。


每一个预算案,都是为了更美好的明天而准备的。您有听过,不为明天而准备的预算案吗?事实上,每一个预算案,都尽量要做到让每一个人都满意。如果无法做到人人满意,最少都要做到大多数人满意。不然,选民如何愿意在大选时,投你一票,让你继续做下去。只有大多数人满意,这个政党才能继续执政下去。

如果行动党的预算案是为了满足少数人,不为多数人着想,那才是真正的不为大选的预算案,那将是一个自杀式的预算案。那又何必说这是一个左倾的,罗宾汉式的预算案。

问题是,这样的‘好康’是不是来得太迟,无法挽回人民的心?而’好康‘又在哪里?真的是’好康‘吗?

我们从两个方面来看这个问题:行动党的狼来了和对行动党分配不公的处罚。

从2011年大选过后,每一年的预算案,行动党政府都希望考虑到大多数人的利益。希望给多一些利益,让选民高兴一下。因此,从民主社会主义出发,一直到今年的所谓的罗宾汉预算案。从数据上看,的确如此,行动党政府是给了人民一些‘好康’。但是,这算不算是狼来了?

每一次的预算案,都说是为人民好,照顾下层人民多一点,照顾贫穷人士和不幸家庭多一点。但是,每一次,人民的实际所得和行动党报告的‘好康’,以及主流媒体报道的‘好康’相比,就犹如狼来了一样,失望一个接着一个,这种感觉就像是‘祭之丰不如养之薄也’。说的这么好听,实惠却是这么一点点,久而久之,越来越多的人,就不相信狼来了。就正如财政部长尚达曼说,这不是一个为大选准备的预算案,行动党的预算案是为了新加坡的长远利益而准备,又有几个人会相信呢?

行动党的狼来了预算案,已经发生了太多次了。尤其这次,说不是准备大选的预算案,还有几个人相信。虽然尚达曼被认为是行动党的智者,但是,就因为智者的身份,才能再来一次狼来了。他从智者变成脑残,才能成功扮猪吃老虎,再来一次狼来了。我们想一想,自从李显龙出任总理以来,所谓的利益人民的预算案,为新加坡长远的利益的预算案,哪一个不是狼来了 - 人口政策,生育问题,教育提升,组屋交通,一直到今年的所谓福利政策等等。

因此,现在的问题是,到了大选,有多少人相信狼来了,有多少人不相信狼来了。相信狼来了的人是否比2011年来得多,增加的幅度,是否足够改变历史?

认不认同狼来了,其实和预算案的利益分配有关。当人们觉得不公平,越来越多的人认为分配不公正,他们就会觉得反感,任何的好处,即使比以前多一点的 好处,人们都不满意。因此,他们就会对行动党过去和现在分配不公给予行动党处罚。

这是一个心理问题。行动党政府一向都有主动权来分配国家的所得。行动党政府习惯性,自己先把蛋糕分好。例如,开始的时候,行动党政府和人民50:50对分,没有问题,双方满意。经济发展后,进入80年代,行动党政府和人民的分配比例,就成了60:40,(是否记得80年代初,行动党政府给人民涨工资)。到了90年代,就成了70:30,人民开始不满,害得行动党输了4个国会议席。不过,狼来了又一次成功说服人民,但是,所得的分配比例进一步倾向行动党,到了80:20的地步。到了部长薪金位居世界第一位时,本地人才有无有武之地的阶段,这个分配比率,再度上升到90:20或者85:15.

而这个时候,尚达曼却告诉人民,这不是大选预算案,这是长期利益的预算案,人民是否会相信这个狼来了。

新加坡人其实是务实加老实的。 当分配比率从50:50 变成60:40 的时候,人民还是可以容忍的。即使到70:30的比率,老实的新加坡人,还是相信行动党的狼来了。但是,一旦比率上升到80:20的时候,人民的怒火就开始爆发了。人民不单不相信狼来了的预算案,更加要处罚行动党。因为,这关系到一个人的尊严,当行动党欺负人过了头,人民的尊严受到伤害,反映在选票上当然对行动党不利。

行动党政府现在所谓的’好康‘,’福利‘政策,罗宾汉角色,只不过是把分配比例,从90:10 降到85:15或者80:20. 和过去的日子相比,还差得远呢?

最近,有一个调查,问人民,下一辈子是否要做新加坡人。只有50%的人,愿意再做新加坡人。为什么?新加坡的经济现在比过去任何时候都好,人均所得名列前茅,为何不做新加坡人?受访者表示,怀念70,80,90年代的好日子,没有人觉得现在有什么’好康‘。为什么?

狼来了,分配不公,尊严受到伤害,反而认为过去的日子比较好,现在的日子难过。行动党的预算案,如果真的好像尚达曼说的不是大选的预算案,那么,行动党的苦日子将会更加多。因为,行动党即不承认狼来了,也不承认分配不公,更加没有考虑人民的尊严,这样的行动党苦日子还会少吗?

是谁偷走了人民的蛋糕?是谁偷走了人民的尊严?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