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9 September 2014

新马关系 - 从兄弟到朋友


【新柔长提的过路费事件,凸显新马领导人的私利行为。国阵巫统和人民行动党领袖,不把新马两国人民的利益和方便放在第一位,反而一直在进行政治盘算。难怪这两个政治团伙,越来越失去民心,得票率和公信力节节败退。】

新马分家明年步入50个年头,但是,新马关系却从兄弟般的亲密走到现在的朋友阶段;再走下去,会不会成了普通朋友,远亲不如近邻,似乎我们大家都忘了?不是吗?

不久前,在第二届青年奥运(南京2014夏季青年奥林匹克运动会)会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形容中新两国友好关系有如“兄弟情同手足”。早报如实报道,而身在南京现场的新加坡总统陈庆炎只是表示,“很高兴来南京,这是他第一次到访南京,并祝青年选手增进友谊”。#1

再过几年,当从云南跨境越南,寮国,柬埔寨,泰国,马来西亚直通到新加坡的快速火车到达新加坡时,中国和新加坡,还有中印半岛,马来西亚关系也将进一步加强,到时,中国国家主席,或许,也会说除了新加坡外,中国和这些国家的关系,也是兄弟般,情同手足。

区域政治经济局势的稳定对大家都有利。搞了几十年的亚细安,事实上,并没有加强新马的双边关系,反而是新加坡和印尼,新加坡和泰国,如果不是印尼和泰国的国内局势发展,很可能,新加坡和这两个国家的关系,更胜于马来西亚。

现在,习近平说,新中关系,有如兄弟。这是不是意味着新马关系,已经降格到朋友的阶段?因为,我们没有听到李总理,还是纳吉说,新马关系有如兄弟,更多的时候听到和看到不同的声音,不协调的问题。

新加坡由于务实的政治经济外交政策,很早就是向外看,我们和美国,日本,欧洲的关系也很好,在改革开放前,即使在改革开放后,和这些国家的关系也一样良好,因为我们一直在扮演好小弟弟的角色。因此,即使新加坡在人权,在内安法,在新闻自由方面,有所欠缺,这些国家还是很体谅我们,有时还会为维护人民行动党政府而辩护。

新马边防越来越僵化

如果在80年代到过欧洲共同体的人一定知道,跨国到另一个国家,有一些不方便。例如从意大利进入法国,从荷兰进入西德,就是等于过境,要看护照,当然,必要时也要申报,报关。现在呢!欧盟的欧陆地区是一个整体,从一个国家进入另一个欧盟国家,是不需要所谓的”过境”的。

从这个改变来看,亚细安真的有很长的路要走,而新马之间,似乎从独立前的没有过关问题,到过关要看护照,再到现在的过关,好像处处提防对方,处处设立人为的障碍。单单从这一点来看,新马关系,真的是从兄弟走向朋友,在走下去就是生意关系,大家似乎都忘记了过去的兄弟情。

这到底是刻意的安排,还是自然发展?从长远来看,想到有一天,人民行动党政府要新加坡人,在没有钱的时候,过境柔佛或者马来西亚其他地方养老,这不是很不方便吗?新柔长提,第二通道将来会更加不方便吗?想到这里,这不是开倒车吗?不管是通商,经商,旅游,投资,我们都力求方便,为何50年后,反而变得不方便起来?

新马政治经济社会的发展,已经渐行渐远。我们已经没有统一的海峡时报,南洋商报,星洲日报,货币分家,航空公司分家,经济发展速度不同,到现在的国民人均距离拉大和货币兑换差距大等等,在语言文化上也出现更大的不同。

而在新马之间出现差距的时候,我们的人民和政治人物对对方的了解,同时,也出现很大的落差。试问,我们的政治人物了解对方吗?两国人民能够互相了解对方吗?人民行动党的新一代领袖,很可能更加了解欧美,甚至中国和印度(因为他们经常中国印度两边跑)。新加坡人呢?尤其是新加入的移民,他们了解新马的过去历史吗?我们的年轻一代,也和政治人物一样,对于欧美,日本,港台的兴趣,更加多于马来西亚发生的事情。

一个比较有趣的发展是在政治上。新马在政治上出现重新洗牌的倾向。两个地方的老政治势力,现在正面对选民更加高的诉求,选民倾向反对势力,反对势力的崛起,同时更多的人愿意投入替代政府的准备工作。

即使,新马两地在国民人均上有一定的距离,在经济发展上,一个已经是第一世界国家,另一个是伊斯兰世界的模范,虽然道不同,但是,在政治发展上却出现互相映照的现象。马来西亚反对势力先走一步,新加坡方面也跟进。

这样一个”异曲同工“的发展道路,将会为将来的新马关系,埋下一个什么样的伏笔呢?新马的老政治势力把两国关系从兄弟变为朋友,新的政治局面,是否会更加恶化朋友关系,降格到生意关系呢?(纳吉来新加坡为马来西亚农产品批发中心开幕,不是打着生意的念头吗?) 还是有所转机,提升朋友关系到兄弟关系?如果一边依然是旧政治势力,另一边却是新政治势力,那结果又是怎么样呢?看来,我们只能拭目以待。


#1
http://www.zaobao.com.sg/realtime/singapore/story20140816-378239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