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 September 2014

地铁公司先斩后奏, 淡马锡,政府投资公司也可以依样画葫芦。


行有行规,行政、司法制度就是要确保公司,企业,政府部门依据一定的行规来做事。不但如此,作为公益事业,公营企业,国家单位,更是要守法,并且做到公开透明,时时刻刻面对制衡和接受人民、公众的检查。


如果地铁公司,可以因为多做生意或者创意的原因,而不需要守法,自行决定公司的运行和营业方针,那么,淡马锡,政府投资公司,外汇储备的管理,公积金的保障问题,也可以在创意的大前提下,自行制定投资政策,自我安排游戏规矩,不需要考虑到国人,公积金会员的利益。即使,这些出发点,这些创意是好的,归根结底,行有行规,人民的利益是最大的,不能因为创意,就可以不遵守法律。因为如果创意失败,损失最大还是人民。


地铁公司的创意,延伸到淡马锡,政府投资公司,外汇储备管理,和公积金的保障问题,就会出现创意会计,创意投资策略,创意基金管理等等。这些创意,出发点很可能都是好的,目的也像地铁公司一样,表面上不会影响到公众利益,而是通过创意的管理,增加回报。


陆路交通管理局,原本还想要对地铁公司采取行动,现在好像不了了之,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地铁公司夹着创意,竟然连警告信都没有收到一封。如果换做是淡马锡,政府投资公司,外汇储备和公积金的管理,它们如果不理行有行规,是否也可以一样,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呢?


如果淡马锡,政府投资公司的创意投资出现问题,产生巨大的亏损,谁来买单?公司负责人还是全国人民,公积金会员?


这是一个非常严重和可能带来严重后果的创意,人民在没有获知创意的前提下,是否愿意并且同意冒险,去进行创意的商业活动、投资活动。既然行有行规,法律已经规定任何创意行为,任何不合公益事业,国营企业和政府部门的行为,做法,都要先行报告,那么为何地铁公司拥有这个豁免权?同样的,豁免权是否也延伸到淡马锡,政府投资公司,外汇和公积金的管理呢?


创意和守法的不同


当初政府在国会通过法令,让陆路交通管理局设立法律,管理地铁公司的运作和营业方式时,当然也考虑到公众的利益,地铁搭客的方便等等因素。地铁公司获得经营权,当然也知道必须遵守这些条文,行有行规,必须要履行这些义务和责任。


事实上,地铁公司的确有不按照牌理出牌的惯例。从创意业务来说,他们因为看重地铁零售点的出租,高于地铁的维修,导致地铁班次误点,甚至地铁服务瘫痪。现在,出现不守规定,创意出租地铁班车,表面上是创意,但是,却是回到以前的利益思维。


国会如何制衡公营事业


任何有关公营事业的行规,监督制衡地铁公司,淡马锡,政府投资公司等等的法令,法律,都是必须经过国会通过的。国会在人民行动党拥有超过三分二议席的情形下,可以轻易的通过任何法案。当然,要修改这些法令,也可以很容易的加以修改,问题是,会不会有一天,为了创意,国会特意通过修改法令,使到公营事业的创意生意,创意投资,创意基金管理,进一步放宽?


地铁公司没有遵守行规,而陆路交通管理局只是发出一两声叫声,就自动,主动停止。到底国会通过的制衡令,监督令,是如何的执行,难道发一两声,就代表了已经完成国会赋予的权力,执行的力度就真的如此简单吗?


延伸到淡马锡,政府投资公司,公积金局,金融管理局等等,它们的背后也都有国会赋予当局的监督制衡权力,要求它们监督,制衡,审阅这些公家政府单位的工作。同样的,在处理这些单位的创意投资,创意基金管理时,是否也和地铁公司一样,只是发出一两声警告声就够了。

这里举出两个简单创意失败的例子:

新航在马航乌克兰出事后,就急不及待的宣布自己的飞机没有飞过乌克兰上空,事实上,新航最后必须做出道歉。而国会也证实,新航飞机其实只是距离出事的马航班机不远,几十里罢了。连新航这样注重创意的国际公司,并且是新加坡的形象,都会出问题,我们的公营事业,地铁,淡马锡,政府投资公司,也当然会犯同样的错误。


最近东海岸市镇会,在不得已的情形下,对付非法,不守法的脚踏车骑士。骑士们的行为,不是今天才发生的,而是几十年来都是如此。人们为了个人的方便,走捷径,反正当局,也只是发出一两声警告声而已。久而久之,这个创意行为,变成理所当然,对行人的安全造成一定的威胁。这是一个随时都会发生意外的创意。东海岸市镇会在考虑了一定的政治代价后,(行人选票多于骑士选票),最后决定对付骑士。


创意是好东西,但是,缺乏监督,没有制衡的创意,结果将是可怕的。现在,陆路交通管理局在国会赋予权力的情形下,没有好好的监督制衡地铁公司,延伸到淡马锡,政府投资公司,公积金局,外汇储备管理等等单位,极有可能,也会出现同样的监管,制衡问题。

这么一来,国会不是形同虚设。赋予有关当局,监督和制衡权力,结果只是发一两声就不了了之。长期下来,新加坡选民要严肃的考虑这个问题,因为,公积金,外汇储备的管理,也同样可以像地铁公司一样,在创意的美名下,没有得到应有的监督。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