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16 August 2014

政治前途茫然 两行乒乓泪下


李美花不再寻求连任乒乓总会会长一职,泪晒记者会。她是为自己的政治前途感到茫然,还是不舍得乒乓总会?

行动党在每次大选前,都会淘汰一些旧议员,人数可以高达百分之20或30,算起来也有20多人。即使面对候选人难找,一些负资产的议员,还是一定要换掉的。

李美花很可能就是其中之一。因此,她在记者会的两行乒乓泪,的确是有感而发。因为,失去了乒乓总会这个平台,对于行动党的后座议员来说,就是失去了一个立功的机会。没有立功机会,下次大选就不需考虑,下课的时间就是总理宣布解散国会的时候。想到这里,也很难怪她不感性的留下乒乓泪。看到乒乓队在多次国际大赛得奖,自己却没有得到连任的机会,政治前途也应该算到了。

这就是政治的现实,人民行动党更是如此。每次大选,行动党都要每个选区都参加,候选人的人数当然就是集选区和单选区加起来的数目。为了给选民一个自我更新的印象,推出新候选人淘汰旧议员的动作,每次大选回回发生,即将到来的大选当然也不例外。负资产的部长在2011年大选后,已经退出部长队伍,下次大选当然就不用上阵。现在,就轮到现任议员了,谁应该退出,谁留下的时候了。谁无法连任或者委以新任务,谁的政治命运就将结束。

李美花不连任乒乓总会会长,已经暗示行动党已经启动淘汰议员的运动了。几个月前,黄永宏已经说行动党新人已经走进基层。既然新人准备进,当然旧人就要准备退出,李美花只不过是一个预告,接下来,陆续我们会看到更多现任行动党议员不连任,或者退出一些公职。间接的告诉选民,这些人下次大选下课了。

负资产行动党议员,以前可以通过集选区这个制度,顺利过关,然后,就被安排霸位,出任社会公职。很不幸的,负资产议员现在不只无法鱼目混珠,很可能还会把主子拉下。2011年的马林百列集选区就是一个例子。

行动党部长,行动党议员的霸位行为,已经是几十年如一日。李显龙做了10年的总理,也没有丝毫的改变。因此,这种政治传承的霸位行为,李显龙也是继续下去,他即跳不出,也不愿改变。

后座议员霸不了部长的位,社会上,社团里,体育活动,就是他们霸位的,搏出位的地方。除了长控职总,人民协会,体育总会之外,通商中国,消费人协会,足球总会,羽毛球总会,乒乓总会,等等都是后座议员做出贡献的地方。如果连这些位子都保不住,那也就是间接的告诉这位议员,下次大选,不用出来了。

在社会上霸位,在体育活动上霸位,难怪我们的活动如此缺乏创意。一党独大的思维,一党独大的教条,深深的植入这些活动中,行动党深怕这些活动离开他们的中心思想,离开他们的控制范围。深深的害怕这些民间活动,离开它的视线,就会有人会作怪。正因为如此,行动党把自己锁在这些范围里,与人民隔绝,离人民越来越远。当然,这样的结局,肯定是社会活动缺少生意,无法获得人民的参与,认同。

在国会霸位,在社会霸位,无所不在的霸位,看起来是把整个国家,整个社会,控制在行动党手中,事实上,却是把行动党自己孤立起来。行动党只有在自己的小圈圈里活动,只能控制自己的小圈圈,离开了这个小圈圈,行动党不知所措,不知道如何面对人民,不晓得如何与人民相处。

霸位是静态的,人类的发展是动态的。国家,社会的发展更是如此。行动党如何面对人民的动态活动,行动党在自己圈定的小圈圈里,做得如何的好,都是无用的。而这个小圈圈,只有变得越来越小,不可能变得越来越大。

或许,行动党永远不能了解小圈圈以外的活动,他们只能霸位,霸位小圈圈。但是,真的有这么多为位好霸吗?一旦政权失去了,霸位还霸得起码?对于李美花来说,提早预告下课,未必是坏事,反而多了准备下课的时间。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