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5 January 2014

行动党最爱的人伤行动党最深


行动党最喜欢强调外来人才的重要,强调他们对新加坡的贡献,哪里知道最后却被这些人出卖了。这种出卖行为,如果没有社交媒体,就很可能不了了之,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主流媒体也懒得跟进,我们想想看,在没有社交媒体的时代,这样的新闻能够见报吗?

安顿·凯西(Anton Casey)只是在面簿上留言,羞辱地铁搭客为贫穷人,看不懂德士师傅的行为,还投诉要把身上因为搭公交的恶臭洗掉,就能正常过活了。搭地铁的人占人口的大多数,得罪了这些人,就是和自己的选票过不去。因此,行动党不得不出动部长来批评凯西,尽量把这种出卖行为的伤害减到最少。

是谁让凯西的嚣张行为膨胀?是谁让凯西拿了好处,还反过来咬了行动党一口?这是行动党最伤心的地方。行动党自己最清楚,自己精心制造出这么多高薪职位,把这些外来人才引进,就是希望他们好吃好住开得上跑车,不要牵涉到本地人的事物,社交圈子也在上流社会之间,不要和本地人有太多的接触。

哪里知道,事情都是会出现状况,跑车需要维修,不得不坐一回地铁。不幸的是只坐一次地铁,就把行动党给出卖了。害得尊贵的凯西要为自己和孩子消毒,防止地铁搭客的恶臭长留他们身上。我们的地铁服务真的好可怜啊!今年已经发生4次停车事故,现在,还要背上传播恶臭的罪名。

看来在小印度事件后,行动党的禁酒圈地范围要进一步扩大,不只是低薪的外劳需要管制,限制他们在一定范围喝酒,一定范围娱乐休息的双规外,对外来人才,也要进行双规:只准在高档的地方出入,只准私人的交通服务(怪动作的德士服务不准)。

这样一来,外劳不会和外来人才接触,当然他们也不会和本地人接触,因此,形成一国三制。前两者没有投票权,因此,把他们隔离开,不与本地人接触,就会减少摩擦,国人的不满也会减少。小小的新加坡真的能够一国三制吗?

行动党这么爱惜外来人才,现在却要对他们进行双规,真的有点说不过去。但是,回头想一想,得到好处的既得利益者,会是这么想吗?他们在美酒加咖啡后,会感恩行动党给他们这个发财机会吗?行动党的痛,就是痛在这里,那些得到好处的高薪者,最好不要发言,不然就会得罪选民。现在是行动党这任政府的中期,如果继续有人出卖行动党,后果就是不堪设想。但是,只要社交媒体存在,面簿推特在,犯错的机会多得是,行动党能够防得了吗?

凯西的言行,不论在东方还是西方,都是行不通的。问题是为何他不对英国地铁的恶臭有所表示,而对有恩于他的新加坡地铁有所怨言,是不是行动党把这些人给宠坏了,让他们得以如此的嚣张。行动党现在才感受到被这些人出卖,是不是太迟了呢!在西方的资本主义社会,政客们都知道一人一票,贫穷人占了大数,任何人得罪贫穷人,就不用中选。但是作为外来人才,既得利益者,凯西就没有行动党的政治压力,他不需要为行动党的政治资本着想。凯西得罪了选民,他一家人可以远走高飞,可是行动党不行,除非行动党的头头也跟凯西一样,也想在领了高薪后,可以远走高飞,那行动党就不需要理地铁恶臭的后续问题。

地铁频频出现问题,已经深深的影响了行动党政府的诚信,效率问题。小印度又出现外劳问题,再加上凯西影射出来的外来人才问题,看来我们的人口政策需要一个更加深入的思考,而不是单单690万人这个简单的指导方针。


建国50年,需要新点子来庆祝,如果交通,保安,组屋,社会问题没有解决,社交媒体又加大管制,多些新规定,我们还会有心情想新点子吗?更为重要的是,凯西会是最后一个出卖行动党的人吗?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